無障礙鏈接

因病被送返家 姚立法被失蹤

  • 齊勇明

選舉活動人士姚立法(資料照片)

選舉活動人士姚立法(資料照片)

中國民間選舉專家姚立法被失蹤近一個月後﹐因病情嚴重經住院治療後星期天晚上被當局送回家﹐但仍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觀察人士說﹐當局打壓獨立侯選人是普遍現象。

*姚立法回家仍受當局嚴密監控*

湖北潛江教師姚立法星期天晚上9點左右被送回了家﹐但這並不意味着當局要給姚立法自由﹐而是由於此前兩天他腹部出現劇痛﹐負責看守的國保才無奈將他送到醫院治療。因害怕他病情惡化將他送回家﹐但卻沒有對他的病情做任何交待。

姚立法的妻子馮玲對美國之音說﹕“雖然說放回來了﹐但他們還是控制他的人身自由啊。監控室加強了監控﹐昨天姚立法放回來之後﹐門口開始有很多人坐在那裡堵着。他們一直沒間斷對他進行看守。不單安了攝像頭﹐國保還呆在我家樓梯口把守。”

姚立法經過12年努力,1998年當選了市人大代表。多年來姚立法堅持實地走訪、基層培訓、上書建議,成為推動草根階層參政議政的專家。由於多次在公共場合揭發基層政府的違法亂紀行為,致力于爭取民主的鬥爭﹐受到地方當局的嚴厲打壓。

*當局用被失蹤手段對待選舉專家*

姚立法自從8月7號從北京被抓回潛江后,外界一直不知其下落,當局也一直堅稱不知任何情況。

姚立法的妻子馮玲說﹕“我請求市政﹐公安局﹐市長﹑市委書記﹐派出所還有他們學校﹐我都找過﹐要求見姚立法本人﹐但是他們一直都沒有答覆我﹐也沒讓我見姚立法﹐直到昨天晚上他回家前我一直都沒見着他人﹐以前也不知道他一直被關在哪兒。”


事實是,姚立法被抓回潛江后,很長一段時間裡都被關押在潛江和監利交界的西大院農場,後來又轉往江漢油田,看守他的人多達22個,其中包括姚立法所在的潛江實驗小學的副校長汪潛等隸屬於教育局的一幫人﹐有刑警、特警、國保等。

看守者將姚立法嚴密封鎖,和外界隔絕,而且採取了多種方法對他進行折磨,包括剋扣飲食,不准看書,不准看電視,甚至不准說話。

從8月7日到8月30日,看守們每餐只給姚立法平時飯量的三分之一,其中19到30號每天只給兩餐,數量少得可憐。從8月7號到18號最熱的天氣裡不讓他洗澡。

*條件惡劣﹐被關押者健康受損*

馮玲說﹕“天熱不給他電風扇吹﹐不給開空調﹐不給毛巾洗澡﹐連他自己的換洗衣服也不給他﹐關在那裡受折磨嘛。再加上身體不好﹐得不到好的治療﹐所以說就瘦嘛﹐瘦得很厲害。 ”

由於惡劣的生活條件﹐吃不飽﹐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姚立法的體重下降了10多公斤。 他因病回家本應靜養一段時間﹐但事實上他到家休息了僅一個晚上﹐星期一一早就有10多個人要他回到學校工作﹐並明確交待不准帶手機。

馮玲說﹕“姚立法現在人在學校﹐他們今天一大早有十多人來把他接到學校去上班﹐到現在一直沒回來。中午11點40多他打電話給我說﹐中午不回家吃飯﹐學校不讓回。”

她說﹕“姚立法去工作肯定吃不消﹐你看他在家睡覺翻身都翻不好﹐脊柱受傷﹐再加上疾病﹐起床都很艱難。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

*許志永﹕獨立侯選人總遭打壓*

馮玲說﹐因為姚立法只有中午和晚上有時間能和朋友聯繫﹐所以跟隨他的人才不讓他中午回家﹐減少他和外界的接觸。

另一方面﹐星期天晚上姚立法被送回家中時,隨身攜帶的物品﹐如雙手腕部和腰椎的X光片、朋友的聯繫方式等都被搶走﹐拒不歸還。

北京石油學院法律系講師許志永說﹕“打壓獨立侯選人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每一年選舉都有這種打壓﹐我覺得這種行為是不可思議的。”

許志永也是基層選舉的民意代表﹐2003年11月當選為北京海淀區人大代表﹐並於2006年成功連任。

他說﹕“我不知道是什麼人是什麼一股力量總是這樣阻礙最基本的民主。實際上選舉就是憲法的實踐﹐是國民憲法權利的實踐﹐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的話﹐我覺得這個社會是很危險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