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生活在恐懼之中的利比亞非洲移民

  • 鮑伯

利比亞的非洲移民躲避在的黎波里附近﹐以防被反卡扎菲部隊抓獲

利比亞的非洲移民躲避在的黎波里附近﹐以防被反卡扎菲部隊抓獲

人權組織表示﹐由於忠於前領導人卡扎菲和反卡扎菲的過渡當局的部隊進行數月的激戰﹐在利比亞的數萬非洲移民已經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很多人在臨時營地艱難的條件下生活在恐懼之中。

司迪‧巴拉漁港的緊張局勢愈加嚴峻﹐那裡有大約1千名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工人在尋求避難。儘管在利比亞這個地區的戰事基本上結束﹐但是這些移民表示他們仍然受到來路不明的槍手的威脅。

來自尼日利亞的埃德蒙特‧奧克羅爾在過去六年當中﹐一直從事洗車的行當﹐他說﹐這一切在槍手襲擊了他在的黎波里附近的家之後都結束。

他說﹕“他們搶走了我們的所有﹐我們的錢﹐甚至我們的電話。”

*反卡扎菲部隊射殺外國黑人*

在廢黜了長期執政的領導人卡扎菲的這場革命爆發之前﹐估計有1百萬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民生活在利比亞。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都在歷時5個月的戰爭中逃離﹐但是救援機構估計﹐仍然有大約10萬人留了下來。

來自加納的阿米努‧津博表示﹐反卡扎菲的部隊看來尤其把外國黑人當成攻擊的目標。他不知道甚什麼。

他說﹕“他們來了﹐他們開槍。我們就逃跑。我們的護照還在房子裡。我們只能逃跑。因為他們在那裡殺了很多加納人。他們殺所有的黑人。這就是我們為甚麼決定要逃走的原因。”

反卡扎菲的部隊已經抓獲了成百上千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人﹐他們說這些人是在幫親卡扎菲部隊作戰時被捕的。很多這些在押的犯人表示﹐他們獲得了利比亞國籍或者錢﹐因此為卡扎菲作戰。其他人表示他們原本在監獄服刑﹐所以被迫加入卡扎菲這邊作戰。

但是很多利比亞人把他們視為參與殺害無辜平民的僱佣兵﹐其結果是﹐外國黑人現在都讓利比亞人感到可疑。

克裡斯‧魏治曼斯效力於救援機構醫生無國界組織﹐該機構在這個營地向避難者提供水﹑食品和醫療。他說﹐這裡的人們都有着不同的背景和經歷﹐但是所有人都因為兩大挑戰而緊張焦慮。

他說﹕“我覺得他們一方面非常擔憂安全﹐另外一方面﹐擔心的就是生活條件。如果你在營地裡走走﹐你會看到他們是怎樣生活的。這當然是一個大問題。”

尼日利亞駐利比亞大使星期六造訪了這個營地﹐並許諾把他的國民送回尼日利亞。他的到來受到了營地裡尼日利亞人的公開敵視。由於眾人呼喊要求他滾出營地﹐他的保鏢不得不向地面開槍。

*尼日利亞缺少工作機會*

尼日利亞卡車司機弗雷德‧比諾薩說﹐這是因為回國不是一個選擇。他說﹐很多工人借錢來到這裡﹐如果他們兩手空空回國﹐他們會有危險。

他說﹐在尼日利亞缺少工作機會是一個主要的因素。

他說﹕“我們為甚麼要回到尼日利亞﹐再去過以前的痛苦生活呢﹖我們只希望工作﹐有一個棲身之地﹐我們懇求你們幫助我們。”

這個營地裡的一些移民表示﹐如果安全有保障﹐他們將返回自己在利比亞的家中。但是眼下﹐沒有甚麼可做的﹐只能等待﹐並且企盼能夠再次過上更好的日子﹐或者再度擁有通往新生活的道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