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卡扎菲效忠者逃走 激怒許多利比亞人

  • 阿羅特

反卡扎菲部隊9月6日開往前線

反卡扎菲部隊9月6日開往前線

有關卡扎菲支持者的一大批車隊已離開利比亞逃往尼日爾的報道激怒了利比亞首都的許多人。美國之音記者阿羅特從的黎波里報道說﹐利比亞人想要看到他們的前領導人及其週圍的人在國內接受司法審判。

據報道﹐一個由大約200輛裝甲車組成的車隊星期一晚上已從利比亞南部進入尼日爾境內﹐有可能是經過阿爾及利亞。隨著這一報道的流傳﹐社會上也流傳著一種揣測﹐認為一些效忠卡扎菲的人可能朝布基納法索的方向走了﹔布基納法索主動提出讓被推翻的卡扎菲去該國避難。

布基納法索在利比亞的問題上採取了騎牆的做法。它一方面承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一方面違背它對國際刑事法庭的責任。國際刑事法庭以戰爭罪的指控發出逮捕卡扎菲的命令。

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發言人加拉爾說﹐他們想讓卡扎菲留在利比亞。

他說﹕“全國過渡委員會一直明確表示﹐他們要求所有鄰國不要當在逃犯的幫凶。我們並不知道這個車隊裡運載的是甚麼。它也可能運載的是黃金﹐也可能是錢﹐還可能是卡扎菲的家人。我們希望車上沒有他的家人﹐也希望沒有卡扎菲本人。”

*卡扎菲 仍然下落不明*

星期二﹐卡扎菲仍然下落不明。早些時候有關卡扎菲也許計劃跟這個車隊一起撤離的報道﹐看來沒有任何根據。星期一晚上﹐卡扎菲的發言人易卜拉欣說﹐這位前領導人仍在利比亞﹐易卜拉欣本人目前也在藏匿中。

尼日爾官員被引述說﹐這個車隊的規模比報道的要小﹐並且堅稱卡扎菲不在裡面。

利比亞人對前領導人卡扎非及其支持者有可能逃跑進行迅速的譴責。在的黎波里的中央烈士廣場﹐會計師法烏茲.約布蘭說﹐卡扎菲及其核心集團的人都必須為利比亞的災難負責。

約布蘭說﹕“他必須在利比亞人民面前交代罪行。就這麼跑了是不公平的。他必須讓他們那幫黑社會罪犯都留在利比亞。”

在附近的尤賽夫也表達了同樣的情緒﹐不過他沒有告訴記者﹐他姓甚麼。尤賽夫說﹕“有關審判地點﹐我希望而且向真主祈禱﹐應該在利比亞進行。因為如果在海牙審判﹐那裡有許多尊重卡扎菲的人﹐因此他不會感到受罪。可是如果在利比亞審判的話﹐他將會知道我們遭受了多少苦難。”

*卡扎菲的家人在阿爾及利亞避難*

卡扎菲的幾個直系親屬已經在鄰國阿爾及利亞避難。這件事也激怒了利比亞臨時政權。

這個裝甲車隊運載的有可能是利比亞一些重要的前政府官員。而就在同一時間﹐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正在努力爭取控制最後一座仍被卡扎菲控制的城鎮。

忠於全國過渡委員會的武裝星期二繼續在班尼瓦里和蘇爾特集結。他們要求卡扎菲的支持者在星期六之前放下武器﹐否則就將面臨攻擊。數日來﹐與部落代表和卡扎菲支持者的談判一直是時斷時續。

班尼瓦里的部落領導人加涅赫樂觀地認為﹐戰鬥是可以避免的。他說﹐班尼瓦里鎮90%的人都支持和平解決﹐並且希望該鎮是利比亞的一部分。

利比亞臨時當局領導人還在一些其他實際問題上取得了進展。的黎波里大多數地區已再度恢復自來水供應﹐供電情況也趨於穩定﹐人們對局勢好轉仍然是樂觀的。

*民眾對前景感到樂觀*

就連想讓卡扎菲受罪的尤賽夫都表現出他完全沒有喪失幽默感﹐他津津樂道地取笑卡扎菲說過的一句有名的誓言﹕要沿著每條街巷﹑挨家挨戶地追捕反政府武裝人員。

尤賽夫說﹕“我們將沿著每條街巷﹑挨家挨戶地重建我們的國家。這用不了多久。”不過他又說﹐他確實想找到卡扎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