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效果顯著﹕美國追蹤恐怖資金動向


反恐戰爭主要是通過攝像鏡頭的跟蹤和電腦數據庫來展開的

反恐戰爭主要是通過攝像鏡頭的跟蹤和電腦數據庫來展開的

我們在紀念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受的恐怖襲擊發生10週年的系列報道中專門介紹了一場沒有公開的反恐戰爭。美國進行的反恐戰爭一直沒有停止﹐不過﹐這場戰爭不是通過流血的方式﹐而是通過數碼的方式﹐通過銀行帳戶來進行的。

從事打擊犯罪的人員都知道要抓住壞蛋的方法之一就是追蹤資金的動向。不過﹐既使2001年在紐約和華盛頓發生的恐怖襲擊改變了關於壞蛋的定義﹐但一個完全不同的戰爭還是啟動了。這場新的戰爭主要是通過攝像鏡頭的跟蹤和電腦數據庫來展開的。

馬修‧列維特(Mathew Levitt)是華盛頓研究所反恐和情報項目主任。

他說﹕“打擊跨國威脅的金融活動﹐現在看來﹐是擾亂敵人活動的一個有效方法。”

9/11以後﹐恐怖分子要發動攻擊需要的不只是宣傳。美國情報部門開始過慮數據﹐觀察旅行特點﹑電子通訊和資金流動。

列維特說﹕“如果有人給我送錢﹐這就有意思。這可能並不意味着你很重要﹐或者我很重要。但可以意味着我們在某個很重要的事情中充當着中間人的角色。所以﹐只要在資金管道的上上下下跟蹤這些資金的移動﹐最終就能夠發現資金的源頭﹐弄明白資金的去處。”

為了追蹤資金的移動﹐美國財政部裡面增設了一個叫作“反恐與金融情報中心”的新機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斯圖亞特‧列維(Stuart Levy)是這個中心的主任。

他說﹕“財政部設立這個完整的情報機構在全球同行中是第一個。它反映出一個重要的共識﹐就是金融情報具有高度的可靠性。”

反恐與金融情報中心成立以後就發現﹐9/11襲擊行動所使用的資金大約為50萬美元﹐是通過歐洲銀行和中東的銀行轉送到在美國的那些劫機分子手中的。部份情報是來自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金融財團“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

外交委員會的列維說﹕“我所講的這個數據庫是從一個專門提供短信服務的私人企業調出來的。”

通過這些數據庫﹐美國政府下令凍結了那些跟恐怖組織有公開聯系的組織和個人的資產。這些資料還為抓獲基地組織人員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比如2002年巴厘島旅遊勝地爆炸案的主謀--基地頭目翰巴裡(Hambali).

但是﹐政府利用金融信息的能力引起公眾對隱私的擔憂和這種能力被濫用的不安。

列維說﹕“人們以為我們的工作就是梳理那些信息﹐不論我們需要不需要都會把所有信息翻上一邊。而實際上﹐我們有着嚴格的限制。”

這場反恐戰爭中最大的一個突破是在今年5月。美國突擊隊在巴基斯坦的一處私人住宅裡擊斃了奧薩馬‧本‧拉登。美國官員說﹐在這次襲擊中獲得的情報證實﹐基地組織陷入了財政困難。

列維說﹕“奧薩馬‧本‧拉登是一個魅力型的頭目。他在籌款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他在招募人員﹑保持內部團結方面也是舉足輕重的。所以﹐擊斃本‧拉登是打擊基地組織的戰鬥中取得的一個巨大的成就﹐也是一個巨大的進展。當然﹐這個行動還沒有達到徹底消除恐怖威脅的最後目標。”

沒有達到最終目標的原因是恐怖組織在不斷變化。一部份人轉而從事一些犯罪活動﹐比如走私毒品﹑綁架等﹐以此來獲取組織運作的經費。經費用完了﹐他們會轉而發動一些規模較小﹑成本較低的攻擊行動。

列維特表示﹐無論規模大小﹐追蹤資金走向還是值得的。

他說﹕“是的﹐恐怖襲擊的成本相對來說都不很高。但要說由於恐怖襲擊成本相對較低就認為追蹤資金動向沒有效率則是一種誤解。實際上恰恰相反。一﹐你如果需要5000美元﹐這筆錢不算多﹐但如果你拿不到的話﹐我們就勝利了。”

但這並不是說﹐恐怖襲擊就不會發生了。專家表示﹐在對抗恐怖組織旨在濫殺的宣傳活動的同時採取多頭並進的方法阻止恐怖資金的流動需要各方在今後多年中保持警惕﹑堅守承諾﹐加強世界各國之間的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