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承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地位

  • 齊勇明

中國宣佈承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為該國“管理當局”。而對中國遲來的聲明有人說這是中國在利比亞問題上的被動表現﹐也有人說這凸顯中國外交成熟的明智之舉。

星期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宣佈,中方當天向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通報了中國政府承認該委員的決定。中方表示﹐利比亞過渡委對此深感高興﹐期待已久。

中國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最後一個承認利比亞過渡委地位的會員國﹐加上中國公司最近曾跟利比亞政府軍洽談武器出售的消息﹐外界指責中國押注失算﹑見風轉舵。

對此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的研究員沈世順說﹐中國承認利比亞“過渡委”是外交成熟的表現﹐因為利比亞的局勢發展已經非常清楚了﹐到了可以做出決斷的時候到來了。

沈世順對美國之音說﹕“目前利比亞過渡政府已經成立﹐前政府也倒臺了﹐事實已成定局了。也就是說利比亞大多數人民選擇了現政權﹐我們也尊重他們選擇的自由。”

沈世順認為﹐如果利比亞還處於全面內戰的情況﹐那麼就不好做出決斷。

他說﹕“而現在形勢已經明朗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做出這種選擇﹐應該說是和利比亞人民最終的選擇取得了一致。”

中國官方媒体《人民日報》13號也發表署名評論,稱中國適時而靈活地調整立場正體現了中國穩健的外交風格。

該評論認為,利比亞形勢動蕩後,中國政府著眼於利比亞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地區和平穩定大局,為推動緩解戰事衝突,與卡扎菲政權和反對派雙方進行接触,同國際社會保持溝通和協調,積極勸和促談,表現可圈可點。

美國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11號發表評論說﹐ 利比亞變局,中國蒙受的經濟損失最為慘重,當時撤出的勞工數目也最大。中國對利比亞反對派勢力若即若離的態度,給人“腳踏兩頭船” ﹑偏向卡扎菲的印象。

文章說﹐中國機械地堅持所謂不干涉內政的外交原則,更把憂慮茉莉花革命的“國內視野”,投射到對利比亞局勢的觀察之中,內心期待卡扎菲當局能夠挫敗“反對派勢力”,無法客觀看待利比亞的變局。

8月底,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領導人公開宣稱,未來新的石油合同或者其他重建合同,會優先照顧最早支持“過渡委”的國家。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的研究員沈世順說﹐他不擔心中國會在和新的利比亞政府合作上受到歧視。

他對美國之音說﹕“實際上我們和這個過渡政府早就有接觸﹐早就有聯系。因此承認該政府﹐不取決於最後宣佈的日子﹐而是取決於我們在前期已經有了很好的合作。”

他說﹐中國是非洲絕大多數國家最堅定的支持者﹐按照非洲國家的說法﹐中國是他們“全天候的朋友”﹐非洲也有很多國家是在最後才承認全國過渡委員會的。

香港明報的署名文章說﹐利比亞重建不可能完全撇開中國﹐因為利比亞90%商品都要進口﹐而2008年的數據顯示﹐中國是利比亞的第二大進口國﹐僅次於歐盟。因此不是中國離不開利比亞﹐而是利比亞離不開中國。

沈世順說﹐承認一個國家合法與否﹐是否與之建立外交關係﹐應該是一個綜合的考慮﹐經濟僅僅是一個方面。還要看這個國家大多數人擁護怎樣的政權﹐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經濟上的考量只是各種因素中的一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