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流亡中國作家廖亦武專訪

  • 莉雅

作家廖亦武2006年在一座被四川地震破壞的寺廟前和守寺人與僧人交談

作家廖亦武2006年在一座被四川地震破壞的寺廟前和守寺人與僧人交談

流亡中國作家廖亦武目前正在美國紐約為他的新書作宣傳。這位作品在中國被禁的作家,談及他作為一個作家的使命以及對當今中國社會的看法等多方面的問題。

*在紐約為新書做宣傳*

今年7月逃離中國,途經越南、波蘭輾轉來到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9月10號抵達美國紐約,為他最近由美國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的書《上帝是紅色的》做宣傳。

廖亦武因為撰寫了有關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長篇詩歌“大屠殺”而入獄4年。他星期四在紐約他的經紀人家裡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的電話專訪,談到了他作為一個作家的使命。

*廖亦武:披露中國的現實是我的使命*

他說:“每個人都有他的使命。我的使命應該就是把中國這些真實的、包括歷史的、文學的、現實的狀況一步一步披露出來。”

廖亦武的多部作品在中國被禁。自2001年出版《中國底層訪談錄》但遭到當局封殺之後,他在隨後10年的時間裡沒有在中國大陸出版過一個字。他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是為了寫作和出版的自由而被迫流亡海外的。他說,講述中國貧困山區的人不顧政府限制追求基督教信仰自由的《上帝是紅色的》以及在德國出版的《六四證詞》這兩本書的出版對於他來說尤其重要,因為他們追求信仰的自由與他追求寫作的自由剛好是在一個水平線上。而講述他在監獄裡的經歷的《六四證詞》則披露了中國監獄裡存在的大量酷刑和死刑犯,描述了1989年如何使他這樣一位詩人成為目前的“記憶工作者”和時代見證人的轉變。

廖亦武自稱是“一隻到處打洞的耗子”。他解釋了為什麼自己多年來雖然受到中國當局的打壓但仍然不放棄講述生活在中國社會底層的人、尤其是那些囚犯的故事:

“我從牢裡出來之後,感覺到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殘,就覺着我簡直活得像條狗似的。94年出監獄,社會有非常大的變化。如果說六四以前全國人民都在愛國的話,六四以後全國人民都在愛錢了。我就迅速的被拋棄。我當時心裡面就想,這個牢就這麼白白的坐了,坐了就像一個泡沫一樣消失了,當時就有一個衝動要把這個監獄的生活記錄下來。”

廖亦武說,他當時並沒有甚麼政治上的想法,只是覺得我們這一代經歷過六四事件的人在大家都在遺忘的時候,應該有一個人把他記錄下來。這本書目前在德國賣得很好,也使得他成為德國最受歡迎的中國作家。這本書目前還沒有被翻成英文。

*廖亦武:當今中國社會是一個大垃圾場*

在談到對當今中國社會的看法時,廖亦武說:“當今的中國社會就是一個大垃圾場。它的根源應該追溯到1989年的大屠殺。”

他說,在六四事件遭到中國當局的血腥鎮壓之後,鄧小平通過南巡告訴人們,除了愛國之外,你們還有一條路可走,這就是你們都可以去愛錢。結果人們為了追求金錢而不擇手段,發展到今天,共產黨的主體價值已經崩潰,所剩下的只是利益的鏈接。

*廖亦武:不擔心失去‘根’*

至於自己今後的打算,廖亦武說,他有時想,他的書在哪兒最賣座,他就呆在哪,而目前他的書在德國賣得最多;還有就是哪個地方故事最多他就呆在哪。他覺得紐約華人聚居的法拉盛地區的故事最多,因此也可能會呆在法拉盛。不過他說,他現在手上要寫的東西還很多,他得先把這些寫完了再說。他還表示,那些認為作家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就失去了根的說法是不着邊際的,因為到處都有寫不完的精彩故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