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捕鯨計劃受澳大利亞譴責

  • 默瑟

環保人士九月十六日在義大利米蘭抗議日本捕鯨作業

環保人士九月十六日在義大利米蘭抗議日本捕鯨作業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譴責日本要在南冰洋恢復捕鯨的決定。去年由於捕鯨者和保育人士發生衝突而日本提前結束了這個年度捕鯨行動。日本表示﹐捕鯨有確實的科學理由﹐但是堪培拉和惠靈頓都不接受日本的立場﹐認為這個說法荒唐可笑。

澳大利亞認為捕鯨是[不必要的宰殺]﹐並且正在向國際法庭提出法律措施﹐以試圖制止捕鯨行動。

堪培拉在大約18個月前首次向國際法庭提出起訴﹐高級官員警告說﹐這個案件的進展將會十分緩慢﹔但是﹐法律行動之外﹐澳大利亞看來沒有什麼辦法能迫使日本放棄捕鯨。

*為制止捕鯨澳大利亞採取法律行動*

就在法律程序緩慢進行之際﹐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對反對年度捕鯨活動的人而言﹐他們能做的最好辦法是贏得日本公眾的心。澳大利亞和日本有緊密的經濟和外交關係﹐澳大利亞將不會因為捕鯨問題而冒着跟日本發生大規模外交衝突的風險。

但是﹐澳大利亞農業部長托尼.貝克敦促東京﹐不要讓日本捕鯨者到南極地區。

貝克說﹕“我們對日本說﹐他們不需要捕鯨。繼續捕鯨是沒有道理的。日本不應該派船隊到南冰洋。澳大利亞明確譴責商業捕鯨行為。我們不接受捕鯨合乎科學的說法﹐這種行為不能繼續下去。”

新西蘭外交部長默里.麥卡利指出﹐恢復捕鯨的決定正在使日本把自己孤立在世界其他國家之外。

日本捕鯨者宰殺鯨魚現場

日本捕鯨者宰殺鯨魚現場



儘管日本的鯨魚消耗量多年來一直下降﹐但是經由民族主義和歷史的觀點﹐日本的支持年度捕鯨游說行動仍然具有相當大的政治影響力。

*保育人士準備冒生命危險保護鯨魚*

在這同時﹐保育人士為可能再一次和捕鯨者發生衝突作準備。反對捕鯨的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表示﹐該組織的義工準備冒着生命危險來保護在南冰洋的鯨魚。去年這個組織成功的迫使捕鯨船隊提前結束行動。這一次﹐日本說他們的船隻將有更好的防備。

海洋守護協會負責人保羅威爾遜預期﹐在南冰洋的衝突會很激烈。

威爾遜說﹕“我們會去到南冰洋。我們會找到捕鯨者。我們要封鎖他們船上的滑臺﹐要看看他們要做甚麼。我們肯定會抵抗。我們的戰術總是一樣的﹐那就是﹐我們不會傷害任何人﹐但我們肯定要冒着必要風險來封鎖他們。整個事件的關鍵點就是封鎖他們的運作。如果他們不能把鯨魚搬上船﹐他們就無法殺死鯨魚。”

商業捕鯨為非法行為已經有25年之久﹐但是日本獲准每年捕獲1千條鯨魚﹐因為東京強調﹐這是為了一個科學研究項目。批評人士說﹐捕鯨完全是商業目的﹐只是用了不同名目罷了。

日本的捕鯨船隊每年於秋天開往南冰洋﹐第二年春天返回日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