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都市安全在埃及革命後引起憂慮

  • 阿羅特

在開羅﹐一位母親擔憂安全親自接孩子放學

在開羅﹐一位母親擔憂安全親自接孩子放學

埃及的民眾革命運動開始了幾個月以來﹐這個國家裡有很多人感到﹐這次的革命付出了一項代價﹐那就人身安全。原來前總統穆巴拉克倒臺之後﹐埃及的個人安全感有下降趨勢。

像生活於開羅的許多家庭一樣﹐納迪亞﹐索赫伊爾和艾哈邁德過去從來沒有擔心過開羅的犯罪問題。可是今年不同了﹐任何一宗小事﹐都可能被看成驚心動魄的大案。

年齡四十開外的納迪亞在旅遊業工作。她說自從革命發生以後﹐安全和安定再也看不見了。她回憶起上個月間﹐她的一名親戚在街上駕車﹐遭到幾個手持機槍的蒙面人攻擊的情形。那名親戚逃脫了﹐雖然人沒有受傷﹐他的汽車和其它財物都被劫走。納迪亞又說﹐這類事件﹐還包括綁票之類罪行﹐是埃及新的犯罪形態。她說﹐暴力已經成為出現在犯罪中的現象。

她的姐姐索赫伊爾也有同感。索赫伊爾是一名五十多歲的家庭主婦。她說﹐她很擔心入侵家中的犯罪案件。她的家庭住在開羅高級住宅區裡。他們因為安全的顧慮﹐在住家前門加裝金屬安全門框。

但是索赫伊爾最擔心的﹐還是她的兒子艾哈邁德的安全。他是一名機械工程師﹐必須外出工作。索赫伊爾說﹐她知道她的擔心﹐會讓兒子感覺尷尬。她還是經常在兒子上下班的路上﹐查詢他是否安全。

**軍事執政當局藉機恢復緊急狀態法**

埃及現任軍人執政者﹐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主席穆罕默德侯賽因坦塔維﹐基於對犯罪問題的重視﹐本星期決定恢復適用已經廢棄的緊急狀況法。

他說﹕“如今歹徒可以在街上當着男人面﹐綁架他們的妻子。”

但問題是﹐埃及罪案的增加﹐究竟嚴重到甚麼程度﹖根據阿布扎比蓋洛普機構的調查﹐並不很嚴重。阿佈扎比蓋洛普機構說﹐雖然埃及革命後人民對犯罪的恐懼直線上昇﹐實際上的犯罪數字﹐多少還和往常相似。

那麼﹐問題出在那裡﹖開羅美國大學政治心理學家塞德‧沙德可相信﹐埃及是已經變得不大安全了。

沙德說﹕“當革命發生了﹐安全系統就會崩潰。中央政府會處於弱勢。經濟也被削弱。因此﹐革命之後﹐自然會經過一段不穩定和安全顧慮的時期。而現在我們的問題是﹐情勢被誇大了。”

**學者歸咎媒體誇大報道懷疑政治動機**

沙德克指責媒體﹐要為這個現象負大部分責任。煽動性的報道不但有助於媒體在市場的行銷﹐而且還可以藉此達到政治上的目的。他說﹐很多媒體仍然和舊政府有關係。反動勢力誇大不穩定的情勢﹐可以削弱革命的訊息。

另外一個問題是﹐革命以前﹐埃及的犯罪案件有多少﹖沙德克說﹐過去的領導階層刻意掩飾不光彩的數據。但是至少有一點可以說的是﹐開羅過去比埃及其它城市安全﹐部份原因是由於它處於軍事安全的嚴格管理之下。這種處境下﹐即使細微案件的可見度﹐也相對增大。

同時﹐埃及警察的任務也是一項問題。沙德克說﹕“記住﹐我們曾經長期有過一支只在政治問題上發揮效能的警察部隊。但是當犯罪問題﹐哪怕是普通的罪案發生時﹐他們就變得缺乏效能﹐很多人必須付錢給警察﹐使他們認真辦案。”

*警力薄弱 尋求自我保護*

索赫伊爾經常擔心兒子艾哈邁德駕車外出時的安全問題。艾哈邁德也認為﹐由於警方過去和現在的辦案態度不同﹐影響人民報案的數字。

艾哈邁德說﹕“人們知道安全警力並不存在。即使他們報案了﹐也看不見任何解決問題的行動。所以基本上﹐他們就省得麻煩自己去經歷這些過程了。他們採取了另外一套替代辦法﹐就是自我保護。”

艾哈邁德的意思是﹐申請到攜帶槍支的執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