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十年內移居城鎮的農民將達1億

  • 楊明

中國農村人口移居城市步伐加快

中國農村人口移居城市步伐加快

中國農村人口城市化的進程持續加快﹐未來10年城鎮將新增1億多農村人口﹐使城鎮人口超過8億。不過﹐這種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趨勢﹐同時更加重了城鎮農村人口面臨的各種挑戰和問題﹐為可能發生的社會不穩定埋下隱患。

中國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日前公佈的 《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1》預測﹐未來10年﹐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三大都市圈新增農村人口人口4千多萬﹐哈長(哈爾濱﹑大慶﹐齊齊哈爾﹐長春﹐吉林)﹑閩東南等18個城市群新增7千多萬﹐其它1千多個中小城市和城鎮新增3千多萬。

*城市化成為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問題*

中國計生委辦公廳主任張春生表示﹐人口流動和遷移是個經濟問題﹐社會問題﹐也是資源問題﹐說明中國經濟正處在一個快速轉型﹐加快推進城鎮化進程的關鍵時期﹐它已經成為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問題。

根據中國官方的資料﹐自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鎮人口從1978年的1億7千2百萬(人口基數9億6千2百萬)﹐佔總人口約18%﹐猛增到2010年的6億6千6百萬(人口基數13億7千萬)﹐約佔總人口的48.6%。33年間﹐ 中國城鎮人口增加了近5億。

*3億農民30年內移居城鎮*

中國官方預計﹐到2020年﹐中國的城鎮人口﹐將從目前的6億6千6百萬﹐增加到8億﹐在從2010年算起的今後30年﹐城鎮將增加3億農村人口。

*農村人口城市化的挑戰*

農村人口持續大量地進入城鎮﹐為中國經濟高速﹐持續發展提供大量源源不斷地廉價勞動力。但大量“沒有城市戶口”的農村人口進入經濟發達的大中城市﹐也帶來和產生了一系列的問題﹐包括貧困﹐強拆﹐資源與環境的可持續性挑戰﹐健全的社會管理﹐以及教育﹐醫保等公共服務等。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程曉農博士說﹐中國農村人口進入城鎮﹐是中國經濟發展階段的一個積極﹑重要的過程﹐至少為一部分農民擺脫原來的貧困處境提供了機會。但是這些為中國經濟騰飛在最辛苦﹐最危險﹐最勞累﹐最惡劣條件下工作的農民工﹐卻並沒有得到他們應該得到的尊重和權利。

他說﹕“中國城市人口始終存在一個問題﹐城市居民﹐特別是一些大都市居民﹐對農民工存在一種利用和排斥的雙重心態。另一方面﹐城市政府對農民工的子弟﹐長期以來一致奉行歧視政策﹐不為他們提供城市居民同等的﹐必要的社會服務﹐例如教育﹑醫療﹐住宅等。”

*中國的農民工被成為二等公民*

法新社說﹐中國都市化迅猛發展﹐已經產生很多社會問題﹐農民工被稱為“二等公民”﹐他們雖在城市居住﹐有其中一部分“農二代”甚至在城市出生和長大﹐但他們的戶口仍在原籍﹐他們幾乎沒有甚麼社會保障。報道說﹐與他們的父母不同﹐年輕的“農二代”﹐無論從知識和時代感方面﹐都比他們的父輩更具有權利意識﹐對他們在城鎮受到的待遇也愈來愈不滿。

中國計生委的報告說﹐大約76%八十年代出生的“農二代”﹐希望永久生活在城鎮﹐但是他們面對着在城市生活的高成本﹐以及缺乏應有的教育﹐醫保﹐住房﹐社會保障等福利的挑戰。由於無法享受跟城裡人一樣的教育﹐以及職業培訓﹐“農二代”當中的4.5%每月收入低於人民幣500元﹐27%每月不足1千元﹐20%因在城裡住不起而不能在城鎮工作。不到一半的農民工有醫療保險和養老保險。

這份報告承認目前流動人口生存發展中有六大問題需要關注﹐其中包括勞動技能整體偏低﹐社會保險參保率低﹐房租負擔過重﹐低收入階層入不敷出﹐以及子女教育等。

*農二代的權益不保障 可能醞釀更大社會衝突*

中國經濟問題專家程曉農警告說﹐中國政府如不採取有效措施解決“農二代”的疾苦和問題﹐可能為社會不穩埋下隱患。

他說﹕“對政府來講﹐可能醞釀着更大的社會衝突。因為這批農二代生長在城市﹐他們掌握的信息和觀念﹐與城市居民差別並不很大。對於一批現代化了的城市農二代﹐長期受現代化城市的歧視和排斥﹐他們的不滿會隨着他們年齡的增長﹐而逐漸逐漸地增加。當他們需要成家立業﹐當他們發現在這城市塊土地上沒有他們的份﹐他們的不滿會更加集中。那個時候﹐政府就會真的很頭疼了。”

*農二代開始覺醒捍衛自己權利*

法新社報道﹐今年6月﹐廣東潮州和增城發生了兩起以農民工為主體的騷亂事件﹐凸顯了農民工對他們的就業﹐社會保障﹐以及其它各方面的待遇不滿情緒﹐已經到了非要宣泄不可的程度。

程曉農說﹐中國政府希望加快都市化的步伐﹐但面對愈來愈多的農民工進入城鎮﹐當局沒有做好準備﹐動用必要的資源﹐為農二代在城鎮生存和發展創造條件﹐因為他們要滿足現有城鎮居民的需求﹐在財力上已經捉襟見肘。他說﹐在這個情況下﹐當局空喊城市化﹐卻不為城市化落實﹐改變制度﹐創造條件﹐那麼城市化產生的結果﹐就是負面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