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穩人員又發生打錯人的事件

  • 黎堡

中國又發生一起維穩人員打人後辯稱打錯人的事件﹐引發各地民眾的廣泛批評。維權人士說﹐為了維穩的需要﹐這種打人行為通常都得到了當局的允許或默許﹐因此施暴者通常不會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打錯人事件會層出不窮。

雲南省昆明市上星期五發生一起保安人員打死人的事件。據中國媒體的報道和多位網民的敘述﹐市官渡區大板橋鎮政府僱佣的幾十名保安人員當天凌晨在處理一宗商家與顧客糾紛時毆打手無寸鐵﹑年僅十來歲的兩位少年﹐並且將其中一人打死。 面對悲痛的死者親屬﹐一位保安隊長說﹐他們打錯了人。

事件發生後﹐憤怒的居民包圍了大板橋鎮政府辦公室討說法。星期天﹐鎮街道辦和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佈會﹐發言人向媒體念了簡短聲明﹐但不肯回答記者任何問題﹐就宣佈新聞發佈會結束。

昆明市發生的這起“打錯人”事件在中國網民中引發強烈反響。許多網民質問﹐既然保安說打錯了人﹐那麼甚麼人才該打呢﹖他們說﹐即使是犯罪嫌疑人也有自己的權利﹐不應該被執法人員毆打。

上個月﹐河南省洛陽市居民趙志斐獨自到北京旅行﹐跟幾位訪民同住一個旅館﹐結果被市信訪部門僱佣的保安人員暴力遣返﹐過程中被打暈棄置在路邊。事後﹐洛陽市政府官員承認﹐有關人員在識別趙志斐身份時犯了錯誤﹐也就是說﹐保安打錯了人。

許多維權人士說﹐中國當局為了所謂維穩的需要﹐同時又避免讓警察直接非法暴力執法﹐因此在愈來愈多地僱佣私人保安公司的人員甚至社會閑雜人員以非法的方式執法﹐但是這些人的文化素質普遍偏低﹑法律意識薄弱﹐因此容易造成所謂“打錯人”的事件。

今年7月底﹐湖北省維權人士﹑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被當局長期僱佣的一名社會閑雜人員毆打。他說﹐這些人之所以有恃無恐﹑無法無天﹐是因為他們的行為得到了政府的允許或默許。

劉飛躍﹕“這些人是由政府派出來的﹐受到政府官員的保護。他們的暴力行為就是政府需要的﹐要他們做的。是政府賦予或默許了他們這種權力﹐才會對民眾實施這樣的暴力﹐才使得他們膽大妄為。 ”

洛陽市居民趙志斐被當成訪民遭暴打並被暴力遣返的事件曝光後﹐洛陽市當局宣佈對有關官員追究責任﹐最重的處罰是一個鄉的信訪辦主任被撤職﹐大部份相關官員得到的是黨內警告處份﹐或行政記過處份。

維權人士劉飛躍在遭受暴力攻擊後,曾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但當局不給他的傷痕照相,不予取證,不予立案﹐還要求他交代在網上發表的文章。他說﹐從對打人者的處置來看﹐當局顯然沒有意願停止這種暴力維穩的做法。

劉飛躍﹕“打死人的這種惡性事件發生後﹐它有時候也會處理一些人﹐但是是象徵性地處理一些人﹐並沒有徹底處理。都是代表政府行事的嘛﹐當然政府也會保護他們。他們私底下有些交易﹐所以只是一些象徵性的處理。”

不過﹐每一次發生所謂的“打錯人”事件後﹐中國民眾都反應強烈﹐官方媒體有時會譴責這類事件。

居住在湖北省武漢市的著名政治異議人士秦永敏說﹐各地發生維穩人員打人和“打錯人”事件層出不窮﹐但民眾對這類事件的忍耐程度也會愈來愈低﹐對執政當局的抵觸情緒會愈來愈強烈。

秦永敏﹕“發生一件事情﹐舉國上下﹑國際社會馬上就會知道。與此同時﹐由於市場經濟造成了人們權利意識的提高。人們在維護自己財產權的時候﹐自然會想到財產權是不可侵犯的﹐那麼人權更是神聖的。所以對打人現象﹐大家都深惡痛絕。在這種情況下﹐事後的反應就會愈來愈強烈。 ”

秦永敏相信﹐在民眾與當局這種頻繁而且愈加激烈的對峙中﹐中國的人權狀況總體上會趨向改善﹐目前的倒退不會持續很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