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越會談 尋化解南中國海分歧辦法

  • 袁野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右)與胡錦濤10月1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舉行的歡迎儀式上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右)與胡錦濤10月1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舉行的歡迎儀式上

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開始了為期四天的中國之行。雙方在阮富仲到訪當天就如何解決南中國海爭端簽署了原則性的框架協議。有專家認為﹐由於兩國國內政情和地緣政治因素﹐雙方彌合分歧的難度仍然很大。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10月11日在北京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舉行了會談。中國官方發佈的新聞稿說﹐兩位領導人就南中國海問題坦誠地交換了意見。

胡錦濤建議﹐在海上爭議最終解決前﹐各方不應採取使爭議複雜化﹑擴大化的行動。阮富仲則表示﹐海上問題是兩國關係的一部份﹐處理不好會影響雙邊關係良好發展大局。

這是阮富仲在擔任越共總書記後首次訪華﹐此次訪問也是今年5﹑6月間中越南中國海爭端矛盾激化後﹐雙方進行的最高層接觸。

*過渡性﹑臨時性解決辦法*

兩國政府在當天還簽署了關於指導解決兩國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議。這項協議除了重申落實2002年中國與東盟各國簽署的《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外﹐還建議在不影響兩國立場和主張的前提下﹐尋求“過渡性﹑臨時性”的解決辦法。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丁偉告訴美國之音﹐協議並未釋出任何新的內容﹐但強調暫時性的解決方案﹐顯示雙方都希望緩和今年夏天以來的緊張氣氛。

他說﹕“南中國海諸島的問題現在就是掛在那邊了。其實大家都還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辦法去解決這個爭議。這是一個很客氣﹐很有禮貌的做法﹐但是對基本解決這個問題並沒有太大幫助。”

今年6月初﹐有上百名越南示威者在中國駐河內的大使館門前舉行集會﹐抗議他們所說的中國對越南領海的侵犯。而中國則指責越南船隻在中國海域作業﹐違背了兩國就南中國海問題達成的共識。

*國內情緒加大處理難度*

香港浸會大學的丁偉教授指出﹐中越兩國南中國海爭端的破解難點之一是兩國都處於民族主義抬頭時期﹐而中共和越共也都願意在其認為合適的時候利用這種情緒處理對外關係。

他說﹕“民族主義情緒在解決兩國關係方面永遠是一個很難破解的障礙。一定需要兩國的領導人﹐他們想出一套新的思維﹐然後把過去的很多東西都拋棄掉﹐在一個新的平臺上才可以解決問題。”

在胡錦濤會見阮富仲的當天﹐中國和美國在北京舉行的第二輪亞太事務磋商。中國副外長崔天凱在會談中強調﹐南中國海問題不是美中之間的問題。他敦促美國不要插手南中國海事務。

*美國的制衡作用*

中越南中國海爭端在今年6月升級後﹐越南曾公開表示﹐歡迎包括美日在內的國際社會協助解決爭議。當時正在新加坡出席亞洲安全峰會的前美國國防部長蓋茨重申﹐美國將繼續履行對亞太地區的安全承諾。

浸會大學的丁偉教授認為﹐雖然中國多次表示反對﹐但美國的涉入會繼續成為南海爭端中越南等國同中國抗衡的籌碼。

他說﹕ “對於這些小國家來講﹐他們覺得自保的一個最好辦法就是把區域內和區域外的大國都拉進來。區域內的大國當然是日本和印度﹐區域外就是美國。他們覺得只有加強和這些大國的關係才能平衡中國崛起帶來的潛在威脅。”

去年﹐中國將南中國海主權宣佈為國家“核心利益”。此後﹐美國國務卿克林頓回應說﹐解決南中國海水域和島嶼爭端﹐事關美國的國家利益。

中越兩國星期二簽署的框架協議還提出﹐兩國應本着先易後難的原則解決海上問題﹐在推動北部灣灣口海域劃界談判的同時﹐推進在低敏感海域的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