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面臨諸多問題的三峽移民(一)

  • 張楠

長江三峽

長江三峽

為了建設三峽工程﹐重慶﹑湖北等長江沿岸地區共移民130多萬人。經過10多年的努力﹐雖然移民搬遷已經基本完成﹐但是仍有大量遺留問題需要解決。美國之音記者最近在三峽庫區採訪時就見到許多重返家鄉的三峽外遷移民。

三峽大壩所在地湖北省秭歸縣﹐有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生活在祖輩世代生息的土地上﹐卻屬於外來務工人員﹐因為他們的戶口不在祖籍地﹐而在外省或湖北其他地方。他們就是被遷往外地後﹐又重返家鄉的“回流”三峽移民。

*外遷移民成為弱勢群体*

這些回到自己家鄉的“外地人”自稱是弱勢群體﹐很受歧視。郭家壩鎮的李運國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個。

李運國

李運國



他說﹕“像我們外遷的成了弱勢群体了。我們住的地方的當地政府也不理我們了。像現在選舉,我們沒有選舉權。像我們在這裡買個摩托車,駕駛證辦不了。要身份證的,身份證是外地的。外地的辦不了啊﹗”

三峽移民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後靠移民﹐就是從被水庫淹沒的家園向後遷移﹐不離開家鄉﹔還有一種是外遷移民﹐就是遷往其他地方﹐甚至其他省份。

李運國作為外遷移民於2003年來到江西省龍南﹐在那裡呆了三年。他說﹐經濟上﹐龍南比秭歸落後很多﹐新移民沒有土地﹐需要自己開荒。

秭歸是臍橙之鄉。李運國原來就是種橙子的﹐到江西後仍然種橙子。不同之處在於﹕“勞動強度大,比這邊辛苦多了。晝夜溫差要大。我們這裡苗到那裡就不長。我們這裡產橙子一年打3次藥。他們那虫害相當大﹐打了14次。我們去的時候土地不肥﹐不施肥就不長。一年施肥要10多噸一次。經濟上我們承受不了。”

2006年回到家鄉後﹐失去土地的他只好去建築工地打工﹐一天能掙100多元﹐比在江西強。他兒子的學習也被耽誤了﹐現在也在打工。

因為戶口的關係﹐這些“外地人”在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和子女教育上都面臨困難。李運國甚至擔心﹐將來兒子找老婆都會遇到麻煩。

李運國的煩惱不是沒有道理的。張秀英一家也是外遷江西後重返家鄉的﹐她女兒在秭歸結婚後已經有了孩子﹐可是戶口仍在江西﹐儘管丈夫是秭歸戶口。張秀英對當地官員不讓轉戶口表示不滿。

張秀英﹕“實際上﹐婚嫁是應該上戶口的。移民的姑娘也不能說不嫁人不是﹖”

張秀英

張秀英


張秀英當街開了一家小賣部﹐賣香煙和一些簡單的日用品。她說﹐農村人口少﹐小店銷量低﹐一年也就賺千把塊錢﹐生活主要還是靠丈夫打工。

張秀英的“新興商店”

張秀英的“新興商店”



*回流移民面臨困惑*

秭歸縣遷入外省的三峽移民有3萬多人﹐其中有多少“回流”人口無從查起﹐但可以肯定﹐返鄉現象並非個案。在張秀英的“新興商店”﹐記者又見到了其他幾名返鄉農民。

孫貴香說﹕“我們這种情況很多。光我們這郭家壩有好幾百人吧!像我們這裡裡的秭歸縣,移到那邊的90%恐怕還不止都回來了。沒辦法。”

孫貴香曾被遷往江西省客家人居住的地區。她說﹐那裡有排外情緒﹐要想融入當地社會非常困難。可是返鄉後一無所有﹐沒有工作﹐沒有土地﹐沒有房子。

孫貴香

孫貴香



孫貴香﹕“我們都是老老實實的,聽話的,響應國家號召。我們現在最後悔﹐憑著自己的一腔熱血﹐結果把自己給害了。”

孫貴香和她丈夫都是殘疾人﹐只能打點零工﹐比如在橙子收穫季節﹐幫人家裝箱打包。有活就做﹐沒活就呆在家裡。有了問題和困難﹐也不能指望政府施以援手。

她說﹕“我們找這裡的政府,他說你不是這裡的人,他管不了。到江西那邊,他說你不住在那裡,他也管不了。結果就這樣推來推去。兩頭都不管。”

賠償不合理﹐時隔多年仍令一些移民耿耿於懷。外遷移民郭寶雲說﹐他原來的家﹐現在在長江水下100米左右﹐被淹的柑橘沒有得到國家任何賠償﹐而被淹的房屋屬於生意門面﹐卻只按普通房子進行補償。

*移民安置有待完善*

對於三峽移民工作﹐ 中國提出了“搬得出﹐穩得住﹐能發展﹐可致富”的目標。現在看來﹐這個目標尚未完全實現。

今年5月溫家寶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三峽後續工作規劃》﹐承認在移民安穩致富等方面還存在一些極待解決的問題。

秭歸縣在國務院會議後是否採取了相應的改進措施﹐我們不得而知。該縣移民局拒絕了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