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緬甸民主改革能影響中國嗎﹖

  • 吳心欣

緬甸囚犯的家屬星期三在仰光的一所監獄外等候他們親人獲釋

緬甸囚犯的家屬星期三在仰光的一所監獄外等候他們親人獲釋

緬甸政府從12號開始釋放包括一些著名政治犯在內的大批囚犯。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緬甸進行民主改革的一個步驟。緬甸的民主改革會不會對中國帶來影響呢﹖

法新社報道說﹐緬甸總統頒布大赦令,12日開始釋放大約2千名囚犯﹐其中包括大約70名政治犯。外界普遍認為,緬甸政府的這一舉措旨在促使西方國家解除對緬甸的制裁。報道說,此次大赦的主要對象是品行良好、守紀律﹑上了年紀,以及健康不佳和有殘疾的囚犯﹔此次釋放的總人數將達到6300人。

這是緬甸總統吳登盛自3月份執政以來,第二次頒布大赦令。去年11月,緬甸政府解除了對反對派領袖——緬甸全國民主聯盟領導人昂山素季的軟禁。

10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方對緬甸釋放了一批政治犯有何評論的時候﹐劉為民簡要回答說﹐這是緬甸的內部事務,中國一貫奉行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原則。

中國資深媒體人高瑜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緬甸的民主改革勢必衝擊中國政府。她說﹕“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力,中國和緬甸幾十年來都是專制和軍人獨裁。我們是一黨專政,他們是軍人獨裁,既是近鄰又是盟友,在很多問題上都是同病相憐。但是緬甸在這一波民主化進程中,他們進行了民主選舉,(他們的)民主化是不是會有反覆,(大家)都在關注。不過眼前形勢大好,尤其是釋放這麼多政治犯。”

高瑜表示﹐現在緬甸變化了,中國政府的心裡應該像是打翻了五味罐子一樣。高瑜認為緬甸這一波民主運動,比歐洲的天鵝絨革命﹑中亞的顏色革命﹑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對中國帶來更直接的影響。

不過﹐普林斯頓大學的中國學者程曉農卻持完全不同的看法。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程曉農說﹕“中國政府實際上對自己自視甚高。它根本是把緬甸當成一個小國,加以利用而已,它不可能尊重或者是追隨緬甸的選擇來安排它的政策。中國的眼睛看的是西方,而不是南方。因為緬甸這個舉措在多大程度上是它內政的需要﹑還是國際壓力的需要不清楚,而中國政府現在對國際壓力完全是一種非常抵抗的狀態,就是完全不受國際壓力的作用。”

香港新報在12號報道說﹐根據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中國最有名的政治犯劉曉波由於在獄中表現良好﹐加上十八大人事布局已定,為了表示寬容,劉曉波有可能在今年年底被保外就醫。

長期為劉曉波問題奔走呼號的高瑜說﹕“不知道這個消息可靠不可靠,是(中國政府)因為緬甸的問題在有意散風,還是真的﹖不過我相信緬甸的民主化一定會推動中國的民主形勢的發展,但是會不會象緬甸這樣大規模地釋放政治犯,這個我還不看好,不抱很大希望。”

高瑜表示﹐中國的很多政治犯在獲得釋放後﹐其實根本沒有真正的自由可言。她介紹說﹐比如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幕僚鮑彤先生﹐目前外界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聽到鮑彤的消息了,聽說是有一次有家外國媒體要採訪他,談談江澤民病情的事情,結果鮑彤家電話就被掐了 ,到現在都不能通話﹐而且鮑彤的家門口有36個國保日夜三班倒地進行看守。高瑜認為﹐中國在釋放政治犯後能否給予他們完全的自由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