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警告外媒 不要窺探國家機密

  • 張楠

中國官員星期一舉行中外記者會﹐介紹兩個經濟數據泄密案﹐呼籲加強保密工作﹐並警告在華工作的境外記者﹕不該問的別問。

原國家統計局辦公室秘書室副主任孫振﹐先後多次把涉密統計數據共計27項﹐泄露給證券行業從業人員﹐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原中國人民銀行研究人員伍超明﹐將他在價格檢測分析行外專家咨詢會上合法獲悉的涉密統計數據25項﹐泄露給證券行業從業人員﹐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他們兩人均為副處級官員﹐法院認定他們犯有“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

中國保密和司法部門官員是在星期一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上述處理情況的。

*經濟數據泄露 蒙受重大損失*

中國最高檢察院瀆職侵權檢察廳副廳長李忠誠說﹕“國家宏觀經濟數據提前泄露﹐危害經濟運行秩序﹐干擾市場公平競爭﹐危害政府公信力﹐使國家﹑社會以及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他說﹐案件涉及的國家宏觀經濟數據包括﹕工業增加值﹑城鎮固定資產同比增長﹑國內生產總值(GDP)﹑全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工業產品出廠價格指數(PPI)等九種。

香港資深媒體人周兵評論說﹐經濟數據早於正式宣佈之日外泄,會產生相當大影響。

他說﹕“尤其是在股票市場﹑金融市場上。早一天,哪怕早一個小時,數據先知道的話呢,都會出現很大動作﹐而且造成極大的不公平。”

*保密局﹕嚴懲泄密 絕不姑息*

獲刑二人雖為低級別官員﹐但是負有領導責任的更高級別官員也將受到追究。中國國家保密局發言人杜永勝表示﹕“目前這項工作正在進行當中。我們一定會依法﹑依紀進行處理。決不會網開一面,姑息遷就。”

中國也注意到﹐有些外國媒體比較準確地預測了中國的經濟數據。對此﹐杜永勝表示﹐通過對重要經濟數據的預測來判斷中國經濟運行態勢﹐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各國通行的做法。

但是他指出﹐這種預測行為必須在中國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進行。“打擦邊球不行﹐超出法律的界限更不行。”

*外媒不得求證涉密數據*

杜永勝﹕“在這兩宗涉密經濟數據泄漏案件查辦過程中有關部門確實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比如﹐有的境外媒體偷樑換柱,夾帶私貨﹐以引用我政府官員在某些公開場合發言為名將我涉密經濟數據對外披露。還比如,有的境外媒體通過多種渠道﹑多種方式,向我經濟部門和金融證券企業從業人員核對﹑求證他們的預測數據。這些都是不允許的。”

他沒有說﹐哪些境外媒體違反中國法律打探並泄露了中國涉密經濟數據﹔也沒有說﹐這些境外媒體有無受到警告或者處罰。不過﹐他提醒在中國工作的境外媒體人﹐一定要遵守中國法律和職業操守,否則將可能承擔法律後果。

杜永勝說﹕“首先你接觸不到中國的國家秘密。如果你偶然接觸到了中國的國家秘密,我給你出一個招:儘快報告,不要碰它。否則就可能有麻煩。”

*涉密範圍 界線模糊*

在中國﹐甚麼東西屬於保密範圍﹐界線往往模糊不清﹐外界對此多有批評。美聯社記者提到去年被判刑的美籍華人薛峰“竊取國家機密”案﹐並引用一位美國律師的話說﹐薛峰所獲取的石油數據庫在薛被拘留前﹐並沒有被宣佈為國家秘密。

他問在場中國官員﹐這些數據庫﹐到底是甚麼時候被確定為國家機密的。杜永勝承認是在審判薛峰之前。

他說﹕“關於薛峰這個案件,我們在審判過程之前有個程序﹐就是確定它是不是秘密。程序由國家保密行政部門作出。我相信,國家保密行政部門作出的密級鑒定是客觀的﹑準確的。”

*周兵﹕應鼓勵求證*

美國之音記者沒有獲得提問機會﹐只好在會下向杜永勝提問。

記者﹕“您說境外媒體向政府官員求證是不允許的,這違反的是甚麼法律?”
杜永勝﹕“看他求證的內容。涉及國家秘密的東西是不能求證的。”

對於杜永勝這個說法﹐香港資深媒體人周兵表示不能苟同。他說﹐求證是追求事實準確的必要做法。至於怎麼回答,那是另外一回事。

周兵說﹕“求證的時候,你可以說這個不對﹐或者說不願意回答你這個問題。尤其是有些極為荒唐的預測,你還可以進行糾正和反駁呢!”

中國官員說﹐目前還有兩宗泄漏涉密經濟數據的案件﹐正在偵查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