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區議會選舉 熱情高 年青化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右一)向市民派發傳單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右一)向市民派發傳單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共有915名候選人,創主權移交以來新高紀錄;另外,18至20歲登記選民,比上屆2007年增長一倍,至超過14萬人。有時事評論員說,近年來香港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日益嚴重,年青選民大幅增長,反映香港年青人對社會問題的關注。

據香港特區政府刊登在憲報的公告顯示,即將在11月6日舉行的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獲有效提名的候選人共915人,創回歸以來的新高紀錄。在全香港18區的412個選區當中,有76個選區的候選人自動當選,其餘的336個選區議席,共有839名候選人競逐,平均超過兩名候選人角逐一個議席。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屆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數創新高,主要由於香港立法會將會新增5個功能組別議席,由現任區議員提名,即是有5名區議員有機會進入立法會,成為日後的所謂"超級議員",令到很多政黨以致新興的政團都派出候選人參與區議會選舉,為未來的選舉增加政治本錢。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的助選員(右一)向市民講解候選人的參選理念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的助選員(右一)向市民講解候選人的參選理念

*為大選熱身的第一炮*

劉銳紹說:政黨本身不單是看現在的區議會選舉,因為今年與明年將會有5個選舉進行,包括稍後12月舉行的未來一屆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另外,香港特首選舉、立法會以及新一屆全國人大港區代表的選舉,很多政黨都以區議會選舉作為熱身的第一炮,所以投放下去的人自然會多。

另外,據2011年香港臨時選民登記冊顯示,18至20歲,即是「90後」的登記選民,比上屆2007年區議會選舉時大幅增長一倍,由7萬人增至14.4萬人。而今年全香港已登記選民達355萬人,較2007年增加約8%,30歲以下的選民佔全香港選民接近17%,比例較2007年上升1.3個百分點。

劉銳紹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年青選民大幅增長,反映香港年青人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及投入,例如近5年來香港貧富懸殊的差距更加突顯,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到近兩年已經達到0.53。

*怨氣到爆炸邊緣*

劉銳紹說:這是很多學者自己計算出來,與官方所講的0.48有很大差距,而如果堅尼系數到0.6,這個社會基本上很多怨氣到爆炸邊緣。所以大家看到自己要出聲,不然很多官商勾結的可能性會增加,現在很多地產商的不斷膨漲,這些都與政府的政策有關。

26歲的黃俊邦是獨立媒體記者,今年第一次參選香港區議會,是南丫及蒲台候選人。黃俊邦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03年香港首次 "七一大遊行"之後,同年參選區議會的年青候選人顯著增加,而今屆區議會選舉年青候選人應該不及2003年多,但是年青選民特別在互聯網上的群體,關注區議會選舉比以前多。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黃俊邦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黃俊邦

*社會媒體 令年青人容易介入*

黃俊邦說:特別是年青選民,例如有些區議員會貼一些海報,例如成功捕捉流浪狗,其實這些放在以前可能無人理會,但是我們有了一些Facebook(臉書)的social media(社會媒體),這些情況令年青人容易介入選舉,他們可以多途徑去關心或者參與,或者他們自己朋友之間交流、另外討論會多了。

34歲的朱凱迪,過去曾經多次參與香港的社會運動,包括反高鐵、反對清拆菜園村等,今年他首次參與區議會選舉,是新界八鄉北的候選人。朱凱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與黃俊邦以及另外三位候選人,代表一個新成立的、關注土地使用的組織參與區議會選舉,希望選民關注新界土地使用及發展的前景。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朱凱迪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朱凱迪

朱凱迪說:"特別是現在講深圳及香港融合,我們有兩種想法,一種想法是新界其實是一個有待城市化的區域,應該大力發展。我們持相反看法,其實新界這個地方因為歷史背景,令它恰恰地還有這麼大量的農地或者鄉郊地帶,不單對香港實踐可持續發展是重要,而是對整個珠三角也是很重要的地帶。"

*望改善社區環境*

40歲的李澤民,在深圳經營五金廠,他也是首次參與香港區議會選舉,是香港島渣甸山選區候選人。李澤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近年港商在中國大陸經營工廠較以往困難,加上工廠已經上軌道,近兩年工廠減產,他有更多時間回流香港,對生活環境及政治生態有更多的關注。他認為,參與香港區議會選舉對改善社區環境的作用越來越大。

李澤民說:因為香港越來越民主化,希望由區議會到立法會都是多些民選議員,希望代表市民的聲音會更多。因為以前香港人發的聲音不是太多,現在香港人很喜歡發聲,很喜歡很多意見一定要表達出來。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李澤民(左)與太太一起進行競選工作

香港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李澤民(左)與太太一起進行競選工作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區議會的權限相當狹窄,基本上只是管理一些基層地區問題,例如地區圖書館、公廁等等,或者在地區決策上提供意見,但沒有決策權,所以香港區議會的實質作用不是太大。有時反而中國大陸的街道委員會,有些不明文的慣例,比香港區議會的權力更大。

劉銳紹說:譬如街道委員會裡面的公公、婆婆、嬸嬸,他們是約定俗成地可以對各家各戶、起一些無明文規定,但有實質效果的權力。尤其譬如現在很多地區的樓長,他們可以在選舉人大代表、本區代表的時候進行協調,這些就是完全有實權,比香港區議會的權力更大。

今年首次擔任候選人義工,協助候選人參與香港區議會選舉的陶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近年香港的政治風氣有所轉變,令她更多留意香港的政治及時事。

陶小姐並表示,除了更關心香港的政治問題,參與今屆香港區議會候選人的助選工作,也令她對居住的社區有更深入的了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