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中國公司 最可能在境外行賄

  • 莉雅

一項最新的調查顯示,俄羅斯和中國的公司在全世界28個國家和地區中排行最後﹐最有可能在境外行賄。

總部位於柏林的反腐敗公民社會組織“透明國際”星期三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公司被視為最有可能在境外行賄的企業。

該組織的2011年行賄指數對全世界28個主要出口國家或地區根據其企業和公司在境外做生意時行賄的可能性進行排名。這個排名是針對3000多名來自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商界行政執行人員所作的調查而得出的。

*可能帶來重大社會影響*

“透明國際”表示,中國和俄羅斯2010年在海外的投資金額達到1千2百億美元,因此它對俄羅斯和中國排在最後“尤其感到關注”。“透明國際”說,鑒於來自這些國家的企業日益國際化,賄賂和腐敗對它們運作涉及的社會﹐可能帶來重大的影響。

“透明國際”在一份聲明中說,接受調查的國際商界領袖們反映,在商務往來中,賄賂無所不在。各國企業和公司為了贏取商業訂單、逃避規章制度、加快辦事進程或是影響決策,都要向政府官員進貢賄賂。

調查還發現,企業和公司之間的賄賂也一樣司空見慣,表明腐敗不僅僅是公共領域存在的問題,在私營領域亦然。這個報告是首次聚焦企業對企業之間的賄賂。

“透明國際”的主席拉貝勒在聲明中表示,“很清楚,賄賂已經成為許多企業和公司日常運營的一部分,滲透到他們整個經營當中,而不是僅僅針對政府官員。”

*公司腐敗與國家腐敗*

專門研究過中國腐敗問題的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這個調查結果並不感到吃驚。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公司的腐敗和國家的腐敗是聯繫在一起的。

他說:“在俄羅斯和中國本國以內腐敗現象很高,因為個人在共產主義的體制下長期形成的政治文化,對公司,就是我說的公家,和私人的財產關係、產權關係基本上不明確。即使是今天,俄羅斯跟中國很多的公司也都是跟國家的產權關係沒有明確的。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俄羅斯跟中國的公司在海外運作,它們很多是國家公司或是國家的大公司,所以它們本身就是由政權來掌控的。”

夏明教授認為,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家的公司最有可能在境外賄賂還有一個原因。
他說:“由於我剛才所說的公有財產和私有財產的模糊,結果就出現一種‘國家的財產就是我的財產,我的財產就是國家的財產,然後我如果去對外行賄,我是一種為國家服務的行為’的概念。所以這種道德的模糊就會使許多國家在海外有腐敗的行為,因為它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得到本國公司總部、甚至得到本國政府在海外發展戰略意圖的鼓勵的。”

“透明國際”的這份報告指出,20國集團一年前通過了一個打擊境外行賄現象的行動綱領,一個工作小組對這個行動綱領的進度評估報告認可了中國、俄羅斯、印尼和印度採取步驟﹐將賄賂行為定為刑事罪。該組織呼籲盡快實施該報告建議的打擊腐敗的其他措施。

*印度有顯著改善*

這個行賄指數顯示,印度在境外賄賂方面的改善最為顯著,盡管它的行賄指數得分在28個國家和地區中﹐仍然排在第19位。

實地調查過印度腐敗現象的夏明教授認為,中國的腐敗更多的是國家的結構層次上﹐一種以公權為基礎的腐敗,而印度的很多腐敗﹐是一種個人行為的腐敗,所以在日常生活層面,印度的腐敗要比中國多,但是它的結構性的、以政權為大的保護傘的腐敗形式﹐要比中國少得多。他認為,這與印度的議會民主制度以及權力分散﹐有很大的關係。

“透明國際”調查結果排名﹕
1 荷蘭﹑瑞士
8 新加坡
10 美國
15 香港
19 台灣﹑印度﹑土爾其
27 中國
28 俄羅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