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印尼水產養殖業受中國的需求推動

  • 霍諾萊尼

印尼亞齊省的一個漁碼頭(資料照片)

印尼亞齊省的一個漁碼頭(資料照片)

中國蓬勃發展的經濟對生態環境帶來愈來愈大的影響。隨着中國中產階級的不斷擴大,愈來愈多的中國人有錢享受過去只有極少數人才能品嘗到的山珍海味。例如,中國消費者在餐館吃飯的時候,如果想吃餐館魚缸裡的活魚,就要付出四到八倍的價錢。中國現在對海魚的消費需求之大,給整個東南亞海域都帶來了影響。印尼蘇門答臘島的漁民正在大力發展人工養殖場,以滿足中國對海魚的需求。

在印尼蘇門答臘島楠榜的養殖場,敏喬尤在齊腰深的水泥養魚池之間慢慢地走來走去。敏喬尤是政府派來的養魚專家,他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十幾年,這數千隻小魚是他培殖的第二代石斑魚。

他說:“以前人們不知道石斑魚是一種值得捕撈的魚。就像龍蝦,過去村民們都把龍蝦扔掉。但是現在龍蝦價格這麼高,人們就開始捕撈龍蝦了。”

*中國需求導致過度捕撈*

現在,中國市場上每公斤黑豹石斑魚可以賣到48美元。

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印尼漁業部主任馬斯托法說,如此之高的價格導致過度捕撈,許多海魚,特別是中國人愛吃魚種類,如石斑魚或者蘇眉魚等,更是瀕臨滅絕的危險。

他說:“因為需求增加,現在捕撈石斑魚已經擴展到菲律賓和印尼,因為香港海域的石斑魚已經被捕撈光了。現在印尼的石斑魚也開始減少,又開始向澳大利亞海域和太平洋擴散。因此目前已經有12種石斑魚瀕臨滅絕的危險。”

*印尼水產養殖業因中國市場而萌發*

在過去十年裡,已經很難在楠榜省見到野生石斑魚了。但是在政府經營的水產養殖場的幫助下,漁民們開始發展小型養殖場。這些養殖場全都為中國市場提供活魚。

蘭尼四年前試着開了一家養殖場,如今他已經擁有四個養殖籠,它們漂浮在離海邊100米的海面上。

年輕的漁民們在棧橋上把小魚剁碎喂給石斑魚吃。蘭尼說,水產養殖業是一個很艱苦的行業。他說,十年前,只有三分之一的魚能夠養到餐盤那麼大,這是中國人最想要的。但是今天達到這一標準的存活率已經是百分之七十。但是養殖業的風險仍然很大。

他說:“至少要有15個月你才能看到贏利。當然風險大,潛在的贏利也就大。”

*印尼養殖業主對未來充滿信心*

漁業人士說,每天都有一架貨運飛機裝載着一噸印尼養殖的活魚從雅加達運往香港。印尼養魚場主協會會長預計,中國對印尼活魚的高需求還會延續很多年。

他說,他很樂觀,因為中國是一個大國,隨着經濟的不斷改善,象石斑魚這類的美食市場會愈來愈大。所以他對今後的發展十分看好。

*環境保護者:過度需求導致生態破壞*

但是養殖業提供的產品與市場需求相距甚遠。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表示,捕撈野生魚類幾乎沒有人監管,常常出現破壞生態的做法,例如爆炸捕撈等。

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印尼分會的水產養殖專家說:“出售到中國和香港的活石斑魚都還沒有長成,還沒有開始繁殖。我們需要捕撈那些已經下了小魚的魚,可是它們已經長成餐盤大小了,對水產養殖業來說可以賣最好的價錢。”

但是水產養殖業並不是靈丹妙藥。一些漁場其實只是從海裡捕撈小的海魚,然後把它們放到養殖場繼續養,因此這並不能減少對環境的破壞。這位專家說,要解決這個問題,只能靠消費者意識到保護環境的必要性。

*消費者的環保意識是環境保護的關鍵*

她說:“中國和香港市場根本不關心這些魚是怎麼來的,也不管它們是否通過爆炸捕撈到的,人們只管買。這樣一來,漁民或者養殖場主也就不在乎他們用甚麼方法打撈到石斑魚。我們從蝦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只要歐洲或者美國買主提出要求,漁民就會按照這些要求拿出他們所需要的蝦。”

她說,石斑魚和蝦沒有甚麼兩樣,因此挽救石斑魚,消費者轉變態度至關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