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勞教後維權者王譯被禁見未婚夫

  • 葉兵

王譯獲釋後首張照片 (64天網電腦截頻)

王譯獲釋後首張照片 (64天網電腦截頻)

因言獲罪被勞教一年的中國河南維權人士王譯(身份證登記名為程建萍)勞教期滿剛剛獲釋﹐但是隨即被國保強行送進她家鄉一家賓館監視居住。前往勞教所迎接王譯的網友未能如願與她見面。警方禁止王譯前往無錫與她保外就醫的未婚夫華春輝團聚。

*私人文件被扣 拒出勞教所*

11月9號晚上﹐美國之音記者費了一番週折才接通王譯被監視居住的賓館房間電話。王譯表示﹐當天早晨8點多﹐勞教所人員釋放她的時候﹐不許她帶走一些重要的私人物品﹐導致她拒絕離開﹐最後被強行抬出勞教所。

她說﹕“我在裡面一些讀書筆記﹐一些寫的文章﹐還有日誌﹐還有我私人的信件﹐都被扣留了。然後我就不走。我說﹐這是我私人的東西﹐你們沒有權利扣留。她們說﹐那裡面寫了勞教所的事情﹐她們說要保護她們的隱私。我說﹐如果曝光你們的隱私﹐觸犯了法律﹐我們可以法庭上見。如果真地觸犯了法律﹐我可以坐牢﹐承擔法律責任。她們說不行。 當場讓我燒﹐我還沒來得及燒﹐司四大隊全部女幹警十來個人有隊長帶領把我抬起來往外拖。”

*國保押送 網友撲空*

王譯說﹐她被抬到前去迎接的她妹妹的私家車裡以後﹐發現裡面有兩名國保警察﹐便要求他們下車﹐並與警察發生了肢體衝突。

她說﹕“我說﹐你們沒有資格過來接我﹐並且你們沒有權利坐我們的私家車。他們不下車﹐然後就開車往外衝。衝到大門的時候﹐外面拉著警戒線﹐網友們拿著鮮花﹐都過來站在大門口﹐但是沒有停車﹐他們沒看到我接到我。我堅決要調頭回去拿我的東西。在車上﹐我和警察有肢體接觸。然後我就勒住那個國保隊長的脖子﹐拉他的衣領﹐給他勒得不輕。他挺委屈。他說﹐他只是執行命令。我就是這樣被被強行帶回來了。”

*王譯﹕如同又進牢房*

王譯目前在新鄉市新星快捷賓館222房間被監視居住。她表示﹐警方要麼在她家監視﹐要麼在賓館監視﹐為了避免拖累家中的老母親和孩子﹐她只好選擇住進賓館。她表示﹐住在隔壁的國保人員沒有說明準備監視多久﹐只是說先住幾天賓館﹐走出賓館時需要向他們報告。不過﹐王譯指出﹐國保明確告訴她不能去無錫。

被強行拖出勞教所回到家鄉的王譯表示﹐她剛從一個牢籠出來﹐實際上又進了另一個監獄。

王譯2010年10月在無錫與她的未婚夫華春輝同日被失蹤﹐近二十天後﹐雙雙在各自家鄉被判勞教。警方判王譯勞教的依據是王譯在推特上所寫的5個字﹐當時她在轉發華春輝的一條反日推文時寫上了“憤青們,衝啊!”(見當時推特截圖)這樣一句話。但是警方舉證時在她那5個字後面擅自加上“快去砸”三個字。

11月9號專程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迎接王譯卻未能見面的妙覺法師和藍無憂等網友在推特上說﹐他們會以其他方式向王譯表達支持。據悉﹐福建三網民案當事人之一游精佑和活動人士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向王譯捐助了人民幣一千元。

王譯多年來以公民的身份關注並參與了發生在中國的一系列有關人權的重大社會事件其中包括引發湖北官場地震的高鶯鶯案和在中國物權法史上具里程碑意義的重慶楊家坪釘子戶事件﹐還有山西黑窯奴事件﹑廣西的計生風暴﹑結石寶寶維權案﹐以及公民社會活動事件——福建三網民案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