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大代表當選人 全為官方人選

  • 葉林

一北京選民11月8日為選舉市基層人大代表投出一票

一北京選民11月8日為選舉市基層人大代表投出一票

近來中國各地地方基層人大選舉中﹐湧現出許多沒有官方背景的“獨立候選人”﹐受到各方關注。但是當局通過各種方式阻撓﹐這些來自民間的參選人往往不能如願進入正式候選人名單﹐更無法當選。

11月8日北京市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結果顯示﹐當選人全部為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選人”。雖然選民可以通過在選票上“另選他人”一欄上填寫那些獨立參選人的名字﹐但是他們無人當選。

*吳青﹕候選人提名程序違法*

曾擔任7次北京市級和區縣基層人大代表的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吳青女士在這次選舉中沒有成為正式候選人。吳青說﹐北京市的這次選舉在推薦預選人的方法上就違反了相關法規。

吳青說﹕“選舉的過程﹐在程序中沒有依照法規。因為‘十人聯名’提出的候選人其實都應該和群眾見面﹐再由預選才能出誰能作候選人。他們把提名的票的多少來當成預選的票﹐這本身就不合適。”

吳青表示﹐如果參選人不在正式候選人名單上﹐就很難被選上。那麼﹐正式候選人是如何獲得了這麼多提名呢﹖ 吳青說﹐在北外選區﹐有的學生在提名的時候﹐被要求在空白的推薦表上簽字﹐並不知道自己選的是誰﹐推選過程並不透明公開。中國政法大學仝宗錦老師也接到同學的反映說﹐系裡的輔導員要求學生在推薦表上簽名,但表上卻沒有被推荐的人的姓名。

還有一些國有企業員工因為沒有投票推薦公司總經理﹐而被勒令辭職。

*吳青﹕此次選舉當局施壓前所未有*

吳青還透露﹐這次選舉中﹐學生選民受到了來自校方的很大壓力。

吳青說﹕“當然這個選舉的過程就是違法﹐有很多時候是暗箱操作﹐因為群眾不知道候選人是怎麼出來的。我們這一次選舉﹐很多人跟我反映﹐是選舉以來最不民主的一次。我們學校環境整個很緊張﹐有特警﹐有警察﹐有我們街道派來的人﹐有保安。那麼群眾就問我﹐ 這些人來保護誰呢﹖有的學生看見我就哭了﹐說我們真沒有用﹐我們沒有頂住。他們感覺到空前的壓力﹐心裡非常地痛苦。”

吳青對記者表示﹐當局的既定方針就是﹐群眾推選的“十人聯名”候選人一個都不許選上。這次北京選舉的當選人都是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選人。

吳青表示﹐這些真正受人民擁護的人民代表能夠發揮監督作用﹐當局擔心會很難對付。當局認為她是“最難纏的人民代表”。吳青說﹐自己之前七次當選﹐每次都進入候選人名單﹐但是這一次﹐有關方面的手段非常過分。

近來中國各地基層選舉都湧現出不少沒有官方推薦﹑自發參選的候選人﹐其中很多是年輕人。吳青說﹐這說明年輕人對推動中國法制有熱情﹔這次北京區縣選舉出現不公和違法行為﹐讓年輕參選人更加懂得﹐推動中國民主法制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要準備長期的鬥爭﹐權利沒有恩賜給予﹐必須要去爭取。

*獨立參選人提名難﹐當選更難*

中國選舉法規定,人大代表候選人由各政黨、各人民團體聯合或者單獨提出,或者由各選區選民十人以上聯名提出。此次北京區縣人大代表選舉中,正式候選人6615名﹐還有20多名獨立候選人參選。

中國基層選舉中﹐獨立參選人雖然受到矚目﹐但是最終當選的寥寥無幾。獨立參選人的名字很難出現在選票上。 廣東省今年人大換屆選舉出現了近40名獨立候選人﹐佛山市農民維權人士郭伙佳罕見地以獨立身份當選區鎮人大代表﹐卻在當選當晚被當地公安軟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