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美問題專家﹕對美中關係空前悲觀

  • 楊明

奧巴馬總統星期四在澳大利亞議會演講中指出﹐“美國是一個太平洋大國﹐我們要在此駐留”。(The United States is a Pacific power, and we are here to stay.)

奧巴馬強調﹐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存在﹐是他的政府的首要任務。“不容置疑﹕在21世紀的亞太地區﹐美國全力進入”。(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all in.)

美聯社報道說﹐奧巴馬是在向北京發出“明白無誤的信息”(unmistakable message)﹐美國要擴大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報道引述奧巴馬的話說﹐美國國防開支的削減﹐不會以犧牲在亞太地區影響力為代價﹐美國要在亞太地區“投射力量並威懾對和平造成的威脅”(project power and deter threats to peace)。

最近一段時間來﹐ 美中關係﹐無論在國際事務中﹐還是在美國國內政治中﹐都是討論的話題之一。鑒於中國軍費開支從1990年代以來長了三倍﹐達到約1600億美元﹐以及中國試飛隱形戰機和航母下水﹐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星期三敦促白宮和國會﹐密切關注中國的軍事擴展﹐並促使對“反競爭”(anticompetitive)的中國貿易政策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美聯社說﹐針對美國將參加一個將中國排除在外的新的區域貿易集團﹐中國官方的評論員稱之為經濟上的新美國“遏制政策”(containment policy)﹐其特點是﹐重新提振美國同中國週邊國家的軍事關係﹐包括傳統的盟國日本和菲律賓﹐以及美國以前的敵人越南。這些國家都對日益崛起的中國大國感到擔憂。

美國在日本和南韓設有軍事基地和駐軍數萬﹐幾十年來美國在亞洲保持重要的軍事存在。日前﹐美國和澳大利亞兩國簽署永久駐軍協議﹐在今後幾年向澳大利亞部署2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星期四回應說﹐中國對各國間發展正常雙邊關係不持異議﹐但希望各國在發展彼此關係時要考慮到其他國家的利益以及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劉為民說﹐“繼續堅定不移地發展中美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夥伴關係是中美兩國的共識。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已經超出雙邊範疇﹐日益具有全球影響。維護中美關係的長期﹑健康﹑穩定發展有利於兩國﹐也有利於世界。”

《人民日報》海外版星期四發表評論說﹐對美國最近在亞洲掀起的外交攻勢﹐中國應保持平常心﹐要保持波瀾不驚的心態。所有國家都希望中國能夠保持持續發展的勢頭﹐不然的話﹐誰也無從獲利。文章說﹐沒有哪個國家希望美國與中國真刀真槍地幹起來。

中美問題專家﹑北京大學教授朱峰說﹐美國最近在一系列亞太安全政策的反應完全是反應過度"overreaction"。他質疑美國這樣做的動機是甚麼﹖難道是美國的地區戰略優勢受到動搖﹖面對來自中國的強烈競爭和挑戰﹐美國的軍事安全義務和責任﹐在東亞從此會變得衰落嗎﹖他對一波又一波的美國的東亞攻勢﹐着眼於建立更加成熟的安全跟經濟秩序的相關性﹐表示非常懷疑。

他說﹕“中國國內雖然現在有很多民族主義情緒﹐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不好﹐但是美國煽動和挑動這種民族主義情緒更不好。所以﹐我現在前所未有地對中美關係悲觀。我覺得華盛頓政策的決策者﹐在最近一波的東亞戰略調整中﹐顯示出是一種全力的傲慢﹐而不是一種真正成熟的戰略謀劃。”

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陳一新說﹐澳大利亞﹐日本﹐南韓﹐菲律賓﹐越南等國家﹐在經濟上依靠中國﹐但在安全上都需要美國。他說﹐即使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越南﹐菲律賓同中國發生爭端﹐美國也不會同中國直接正面交鋒﹐畢竟美中兩國經貿關係依賴性很大﹐美國在北韓核問題﹐防擴散﹐國際反恐等方面需要中國的合作。

他說﹕“美國事實上現在採取的姿態和動作﹐演習也好﹐跟澳大利亞簽署軍事協議也好﹐基本上是個態勢﹐讓中國大陸知所警惕﹐不要有所作為過了頭。這是美國要求中共要做的。”

此外﹐陳一新教授說﹐明年是美國總統選舉年﹐民主共和兩黨的候選人﹐都希望在對中國的態度上表現強硬﹐以此贏得選民的支持。他說﹐ 中國對此最好是“韜光養晦”﹐不要跟美國有重大的衝突﹐否則不利中國大陸的長期發展。

在談到美中兩國關係未來的走向時﹐朱鋒教授表示﹐面對美國的氣勢洶洶﹐中國不會隨之起舞﹐做出有針對性的反應。他強調﹐美國的作法會產生兩個非常消極的後果。

他說﹕“一個後果是﹐今天事實上美國的亞太世紀﹐沒有中國的合作﹐哪有甚麼亞太世紀。美國這一波亞太攻勢的最大矛盾點就在於﹐美國一方面強調美國的未來要寄託在亞太﹐另一方面他們又把中國逼到了牆角。那美國會有未來的亞太世紀嗎﹖亞太世紀是一個新冷戰的亞太世紀嗎﹖第二問題是﹐希拉里.克林頓國務卿非常不喜歡中國﹐但你不能用美國人的邏輯和意志強行地改造中國。”

這位美中關係專家指出﹐美中的中國政策﹐最大的問題是﹐美國似乎對中國正在失去耐心﹐這不是一個戰略的耐心﹐而是一個政治的耐心。但是當美國越來越對所謂中國的體制﹐中國的領導人﹐中國的政策行為失去耐心的時候﹐美國國內的這種政治因素的介入﹐把中國因素當作美國大選的“政治足球”﹐會把兩國關係的緊張面炒得越來越利害﹐損害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