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獨立參選人 充份利用互聯網

  • 申華

2011年9月8日《明報》報道廣州縣級人大選舉

2011年9月8日《明報》報道廣州縣級人大選舉

在此次中國縣鄉基層選舉中﹐許多獨立參選人通過網絡了解和豐富了參選知識﹐提高了知名度。網絡也成為展示中國時下政治現狀的公共平台。中國網警對獨立參選人實施了封網限制﹐但是獨立參選人表示﹐將繼續設法利用這個公共平台。

中國目前進行的縣鄉選舉逐漸落下帷幕。北京海淀區居民韓穎獨立參選﹐過程曲折﹐最終失利。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達遺憾和不平的同時﹐對選舉過程中自己通過使用網絡平台而獲得選民支持興奮不已。

他說﹕“就在前幾天的選舉之後﹐有一個(轉貼)我看到了﹐還拍了照片﹐上面是選舉的單子﹐單子上另選他人一欄中就寫了我的名字。我還挺激動的。很多人支持我。很多人都提到說選我。很多人支持﹐我卻是很感動的。選舉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得到很多網友以及各種不同人士的支持﹐非常高興。”

*網絡成溝通平台*

在中國目前選舉文化中﹐獨立參選人人數少﹐影響有限。維權網的調查顯示﹐獨立參選人在宣傳自己方面往往受到所在社區當局的限制﹐面對面宣傳往往並不現實﹐網絡於是成了溝通平台。

貴州省獨立參選人﹐貴州人權研究會成員陳西說﹐當地選舉組織者在他申請選民證問題上多方設置障﹐遲遲不予發放。陳西一下子將問題發到網絡﹐他的名字連北京都知道了。地方基層選舉突然成了全國乃至世界性公共事件。

他說﹕“負責抓我的公安分局的局長直接就說﹐因為我選舉被抓﹐中央都知道啦。如果說﹐一般的事情﹐高層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這麼快﹐這就是網絡的作用。”

上述獨立參選人都試圖在中國現行法律框架內嘗試爭取民主權利﹐包括通過網絡平台豐富和掌握選舉知識。

北京的韓穎說﹕“以選票上‘另選他人’欄為例﹐以前我們認為﹐應該在那裡劃鉤﹐但是有人在網上給出正確答案﹐說可以在這一欄上寫上名字。這些都是最基礎的知識。我們以前沒有經歷過﹐也沒參預過。”

*縮短與選民之間的距離*

這位獨立參選人說﹐網上選民之間圍繞選舉話題的交流﹐縮短了參選人和選民之間的距離。報導說﹐網絡平台選舉期間在大學社區異常活躍﹐因為那裡幾乎人人上網。網絡成為展示中國政治現狀的公共平台。

不過﹐眾所週知﹐中國的網絡是當局嚴密控制和實時監視的。獨立參選人享受的網上便利﹐即使與正當參選有關﹐沒有過激語言﹐也很快受到壓制。韓穎目前已基本被剝奪使用網絡的權利。

*被剝奪使用網絡的權利*

韓穎說﹕“我的新浪微博已經被戒嚴了。從11月4號中午開始。我的消息已經發不了了。我的那個‘巴溝韓穎網’網名在新浪微博已經發不出消息了。到現在也沒有解禁。”

貴州省的獨立參選人陳西說﹐網絡上活躍後﹐外出身後都有尾隨。

他說﹕“正因為這樣﹐所以直到選舉期間以及選舉後﹐今年這麼長時間﹐他們都對我採取了全天候的監控﹐也就是24小時啊。都要保著﹐跟著﹐的確有很多不便。走哪裡都有尾巴的。”

不過﹐上述參選人認為﹐網絡畢竟為那些獨立參選人提供短時間內的溝通平台。當局雖然會在甄別後立即封網﹐不過獨立參選人的聲音畢竟還是可以傳播出去。網絡上會繼續呈現“魔高一尺﹐道高一尺”格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