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軍方讓步 選舉如期舉行

  • 阿羅特

11月25日解放廣場的示威者

11月25日解放廣場的示威者

埃及執政的軍方﹐決心不顧開羅市中心的騷亂﹐以及造成十幾名反軍方抗議份子死亡的不安情勢﹐仍舊如期於下星期一﹐舉行議會選舉。埃及的示威活動﹐何以能成為促成埃及政治轉向民主的關鍵﹐請聽美國之音記者阿羅特發自開羅的分析和報道﹕

埃及首都暴力震盪幾天之後﹐馬上舉行數十年來的首次選舉﹐這聽來似乎不大妥當。但是一些選民認為﹐這次的示威促使埃及政治轉型﹐擺脫了僵局。

開羅市民曼蘇爾是設計師。他說﹐解放廣場的群眾要求公民權利受到尊重﹐國家繼續前進。

開羅美國大學教授沙德可也同意這個看法。他說﹐抗議活動成為喚醒軍方最高委員會會的警鐘。

他說﹕“穆巴拉克的統治結束後﹐軍方的最高委員會除了服從並遵照革命的要求﹐別無其它合法立場。這是革命的法理基礎。他們必須跟隨既定的情勢。”

軍事最高委員會經過幾天來為鎮壓行動的辯護之後﹐星期四終於轉變態度﹐為死亡事件道歉。並且表示﹐他們願意看見選舉如期進行。

**人民擔心換湯不換藥**
可能參與投票的阿佈埃爾阿拉說﹐他期望參與投票﹐但條件是國家要前進。他說﹐如果他看見的是一切如舊﹐而他只在原來的腐敗政權中作出選擇﹐那麼他就寧可不投票。

沙德可教授說﹐和阿布埃爾阿拉持同樣立場的人﹐感到失望的可能性很高。因為參與革命的人士當中﹐競選公職的很少。

他說﹐有四股勢力在這場選舉中爭權。包括意圖建立伊斯蘭國家的伊斯蘭團體﹐非宗教的自由主義份子和少數族群﹐這些人主張建立一個基於人權的現代埃及﹐還有舊政權的殘餘份子﹐他們聲稱要“保住被穆巴拉克手下竊取的贓物”。

沙德可教授繼續說﹕“最後還有軍方﹐也就是最高委員會。這些人員曾經在穆巴拉克政權中獲利﹐希望繼續保有既得的特權。今天所有這四股勢力都在爭奪這張權利大餅﹐沒有人在乎他們的國家 - 埃及。”

沙德可說﹐那就是為甚麼示威群眾改變了這些。他說﹐靠着革命運動僅有的武器﹐也就是示威﹐他們可以提醒這幾股勢力﹐革命的原則必須堅持﹐否則騷亂還要持續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