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章家敦:現狀顯示 中國將崩潰 (二)

  • 蕭洵

章家敦 (資料圖片)

章家敦 (資料圖片)

章家敦(Gordon Chang)2001年的著述《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一度引發廣泛爭議。自該書出版至今10年間,世界目睹了中國在全球經濟舞台上日
趨活躍的身影,以及在全球危機之後愈顯突出的國際地位,而章家敦的中國崩潰預
言似乎已經為世人淡忘。那么時隔10年,他對中國前途的看法是否也有所轉變?美國
之音就其崩潰論和中國政經現狀採訪訪了這位作者。這是訪談的第二部分。
章家敦10年前著作的《中國即將崩潰》顯然沒有被人遺忘。有人似乎早早上好了鬧
鐘,在其依据章家敦預言所推算出的中國崩潰大限前夕再度提及這個話題。章家敦
在感恩節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訪時對此做出解釋。
問:您對中國的未來做出如此陰暗的描繪,而當中國面臨領導人換屆之際,您是否
看到有任何跡象顯示新的領導層或許會在政治制度和經濟增長結構的改革方面有所
作為?
答:他們意識到這個問題。毫無疑問,他們了解這方面的問題。他們也談論這個問
題。但是並沒有就此有所作為。因此你無法樂觀預見他們會有甚麼動作。我認為習
近平將改變中國經濟本質的可能性非常小,至少不會在短時間看到這方面有所改觀,
因為就中國政治體制的性質而言,新的領導人至少需要兩年時間鞏固其地位,然後
才可能顧及其他。所以說,領導層換屆程序從明年底開始,延續到2013年的全國人
大會議,直到中央軍委得以重組後,這個程序才算完成。如果這些人希望有所作為,
也得等到2015年了。我不確定他們真的有這樣的想法。我們看到的仍將是軟弱的領
導人,仍將看到近期呈現出的問題。我認為沒有甚麼理由對此感到樂觀。
問:如果我們不能指望中國共產黨政權自身有所作為,那么在您看來,如果中國會
發生變革,它將會以甚麼樣的形式發生?
答:我想雖然我能夠很自信地預言中國體制的失敗,但是我恐怕沒有太大信心去預
測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回顧中國歷史,你會看到從一個領導人到另一個領導人的
政治承襲過程總是混亂和動盪的;當一個朝代垮掉時,總是伴隨着暴力。這或許是
個準確的答案。但是,我的確無法預見,因為世界在變化,中國也在變化,我們只
能等着看。不過我們還是要對中國轉變時期發生動盪有所準備。
問:看起來每個人都害怕中國真的會崩潰,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的內在聯繫比
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為緊密,因而中國經濟或者中國政權的崩潰可能會成為整個世
界的災難。您是否這樣看?
答:或許會是那樣,但是美國並不需要對此過於擔心。首先,在全球衰退時,首當
其衝受到打擊的總是出口國,所以他們受到的衝擊最大。美國是進口國。我們有着
世界上最大的內部市場,對此我們沒必要太擔心。是的,美國將在此後兩年間受到
衝擊,但我們受創的程度將會遠遠低於歐洲,也將遠遠低於中國。
中國依賴外部的需求。歐洲對中國商品的訂單已經急劇下降,對中國造成影響。目
前唯一讓中國出口部門得以維持的因素是美國的消費者。所以,中國目前面臨着非
常嚴峻的問題。我們認為,基於多種因素,當歐洲垮掉,它的情況會非常糟糕,而
中國也會隨之垮掉。或者可能是另一種狀況,也就是一旦中國垮掉,也會把歐洲拖
垮。一年以後,我們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中國;那時候我們在談論中國時,將和
現在完全不同。

章家敦(Gordon Chang)2001年的著述《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度引發廣泛爭議。自該書出版至今10年間,世界目睹了中國在全球經濟舞台上日趨活躍的身影,以及在全球危機之後愈顯突出的國際地位,而章家敦的中國崩潰預言似乎已經為世人淡忘。那麼時隔10年,他對中國前途的看法是否也有所轉變?美國之音就其崩潰論和中國政經現狀採訪訪了這位作者。這是訪談的第二部分。


章家敦10年前著作的《中國即將崩潰》顯然沒有被人遺忘。有人似乎早早上好了鬧鐘,在其依据章家敦預言所推算出的中國崩潰大限前夕再度提及這個話題。章家敦在感恩節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訪時對此做出解釋。


問:您對中國的未來做出如此陰暗的描繪,而當中國面臨領導人換屆之際,您是否看到有任何跡象顯示新的領導層或許會在政治制度和經濟增長結構的改革方面有所作為?


答:他們意識到這個問題。毫無疑問,他們了解這方面的問題。他們也談論這個問題。但是並沒有就此有所作為。因此你無法樂觀預見他們會有甚麼動作。我認為習近平將改變中國經濟本質的可能性非常小,至少不會在短時間看到這方面有所改觀,因為就中國政治體制的性質而言,新的領導人至少需要兩年時間鞏固其地位,然後才可能顧及其他。所以說,領導層換屆程序從明年底開始,延續到2013年的全國人大會議,直到中央軍委得以重組後,這個程序才算完成。如果這些人希望有所作為,也得等到2015年了。我不確定他們真的有這樣的想法。我們看到的仍將是軟弱的領導人,仍將看到近期呈現出的問題。我認為沒有甚麼理由對此感到樂觀。

問:如果我們不能指望中國共產黨政權自身有所作為,那么在您看來,如果中國會發生變革,它將會以甚麼樣的形式發生?


答:我想雖然我能夠很自信地預言中國體制的失敗,但是我恐怕沒有太大信心去預測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回顧中國歷史,你會看到從一個領導人到另一個領導人的政治承襲過程總是混亂和動盪的;當一個朝代垮掉時,總是伴隨着暴力。這或許是個準確的答案。但是,我的確無法預見,因為世界在變化,中國也在變化,我們只能等着看。不過我們還是要對中國轉變時期發生動盪有所準備。
問:看起來每個人都害怕中國真的會崩潰,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的內在聯繫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為緊密,因而中國經濟或者中國政權的崩潰可能會成為整個世界的災難。您是否這樣看?


答:或許會是那樣,但是美國並不需要對此過於擔心。首先,在全球衰退時,首當其衝受到打擊的總是出口國,所以他們受到的衝擊最大。美國是進口國。我們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內部市場,對此我們沒必要太擔心。是的,美國將在此後兩年間受到衝擊,但我們受創的程度將會遠遠低於歐洲,也將遠遠低於中國。中國依賴外部的需求。歐洲對中國商品的訂單已經急劇下降,對中國造成影響。目前唯一讓中國出口部門得以維持的因素是美國的消費者。所以,中國目前面臨着非常嚴峻的問題。我們認為,基於多種因素,當歐洲垮掉,它的情況會非常糟糕,而中國也會隨之垮掉。或者可能是另一種狀況,也就是一旦中國垮掉,也會把歐洲拖垮。一年以後,我們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中國;那時候我們在談論中國時,將和現在完全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