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穆斯林兄弟會 能否掌權?

  • 阿羅特

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阿姆爾‧扎基

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阿姆爾‧扎基

穆斯林兄弟會被認為可能成為埃及革命後首次選舉的最大獲益者。埃及全國從星期一開始投票選舉議會。但是穆斯林兄弟會的形象存在問題:國外有人認為它太激進﹐國內又有人認為它太包容。美國之音記者阿羅特採訪了一名在開羅展開競選運動的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

如果說一位政治家的目標是吸引最廣泛的基礎選民﹐那麼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阿姆爾‧扎基的工作做得非常好。不足為奇﹐他的核心問題是伊斯蘭教﹐作為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核心的伊斯蘭教。

扎基向聚集在開羅的這個工薪階層區的民眾反復強調說:"伊斯蘭包容所有一切”。

*兄弟會候選人 展現包容性*

一些人擔心扎基在代表女性和宗教少數派方面是一個倒退。而在這次集會上﹐扎基與一位女性社區組織者和一位社區基督教牧師一起登台。

扎基歡迎這位基督教牧師說:"我們認為您的教堂和我們的清真寺同樣珍貴。"

西方國家擔心穆斯林在阿拉伯之春運動後取得優勢地位。對此﹐扎基用英語向坐在前排的外國媒體記者傳達這樣的信息。他說:"我們的首要任務致力於建設﹐致力於為埃及人民謀利益。"

扎基是一位在海外擁有商業利益的城市規劃者。他融合了許多埃及人的願望﹕中產階級的興旺。他概述了住房發展﹑產業中心和新醫院的計劃﹐同時還表達了很深的宗教信仰。

這個具有包容性的立場吸引了這個選區的很多人。這個選區人口稠密。孩子們在狹窄的街道上無拘無束地玩耍﹐一隻山羊在漫步覓食。居民沃爾‧洛夫蒂是一名英語老師﹐他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

洛夫蒂說:"他們非常溫和﹐他們可以接受現在所有的趨勢﹐他們可以接受社會中所有的團體。他們有很好的計劃。"

問題是﹐他們是否會保持這種作風?

*以往表現 有人質疑*


資深異議人士﹑政治分析家希沙姆‧卡西姆說﹐大多數政治派別的看法並非如此。

卡西姆說:"我是穆巴拉克的反對者。過去﹐穆巴拉克的反對者不信任穆斯林兄弟會﹐因為他們一直有背信違約的紀錄。一旦他們掌權﹐他們的說辭就完全變了﹐他們的態度也會有所不同。"

最近幾天﹐有人再次指責穆斯林兄弟會在與執政的軍事委員會打交道時表現出機會主義。有人說他們還以解放廣場上的反對派為代價。扎基否認這種指責。

扎基說:"我們和軍隊沒有關係。這種指責不是事實。"

儘管穆斯林兄弟會基本上沒有參加最近一輪的示威抗議活動﹐但扎基表達了對抗議者的支持。

扎基說:"首先﹐我向解放廣場民眾的行動表示很大的關注和感謝。他們理解穆斯林兄弟會正朝着正確的方向努力。"

卡西姆說﹐穆斯林兄弟會作出了很多承諾﹐這就好比橡皮筋拉得太緊,難以承受。

卡西姆說:"我認為穆斯林兄弟會在這次選舉中﹐不會有令人印象很深刻的表現。我認為他們作為一個政黨最終會獲得更多席位﹐但是還不足以組建政府﹐而且沒有哪個黨派會和他們組成聯合政府。"

*選舉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卡西姆和扎基都讚同的一點是:選舉是唯一的出路。

扎基說﹕:"對我們國家來說﹐選舉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需要推進選舉﹐完成選舉。我們需要推進我們的這部份歷史。"

不管穆斯林兄弟會未來的走向如何﹐對於這次選舉﹐扎基領略了其中的精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