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質疑美有關中國核武規模的研究

  • 莉雅

視頻截圖--發射中的核武器

視頻截圖--發射中的核武器

美國一位前國防部高級官員率領的大學生團隊進行的一個研究認為,中國的核武器可能多達3千枚。這份還沒有發表的報告引起了國會和五角大樓的注意。不過一些核問題專家對這個研究有關中國核武器規模的推理和結論公開提出質疑。

*美大學生團隊研究中國的‘地下長城’*

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的一些學生在菲利普.卡伯教授的帶領下,經過3年的努力,通過互聯網以及其他渠道收集到大量有關中國二炮部隊修建長達5千公里的地下隧道的信息,並得出結論說,中國的核武庫可能會多達3千枚。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這個長達363頁的研究報告還沒有公佈,但是已經引發國會就此舉行聽證會並在五角大樓的高級官員裡傳閱。

中國是5個最早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中唯一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國家,但是中國沒有公佈它的核武器數量,而是堅持說它保持少量的核武器以起到“最低限度的核威攝”。多年來,軍控專家認為,中國的核彈頭數量相對比較小,最少的估計不到100枚,最高的估計認為有400枚。

在冷戰期間曾經擔任國防部高級參謀的卡伯教授的團隊是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後北京派遣防核輻射的專家前往災區的報導引起美國國防部的注意後開始研究中國的地下隧道並引發對中國核武庫規模的懷疑。不過中國中央電視台在2009年公開報導了被一些媒體稱為中國的“地下長城”的這些隧道。

*核軍控專家:研究的推理毫無道理*

卡伯教授的幻燈片

卡伯教授的幻燈片



華盛頓研究機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核政策項目和亞洲項目的資深研究員李彬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對卡伯教授的研究做出了這樣的反應。

他說:“我不知道它的結論對不對,但是它的推導過程就沒有甚麼對的地方。他說,你挖一公里的隧道,用這個錢可以增加一個核彈頭或是幾個核彈頭。如果我有這個錢挖隧道,為甚麼不用這個錢多造幾個核彈頭呢?這等於說你吃飯,你用吃飯的錢可以買很多水,為甚麼你不買很多水喝而要去吃飯呢?”

卡伯教授的一個主要推論是,中國修建這麼長的隧道,就意味着中國有很多的核武器需要存儲。但是,李彬認為,在軍控專家看來,這正好說明了中國的核武庫很小,所以才需要挖掘很長的隧道將它保護好。

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全球安全項目的高級分析師兼中國項目負責人顧克岡博士也持這種看法。他用中文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沒有研究過地下隧道的問題,所以不知道中國修建這些隧道的目的是甚麼,但是他說,你不能說因為隧道很多就是東西很多,因為隧道可能是空的。

*專家:隧道是中國保護其有限核彈頭的最佳辦法*

這位研究核問題的專家說,其實美國和前蘇聯都曾考慮過挖隧道保護核彈頭。他認為,對於中國來說,這是一個最可行的辦法。

他說:“如果你要保護你的核導彈的話,特別是防禦常規的攻擊,比如說美國或者另外一個國家用常規導彈破壞中國的核導彈,那最好是把它放在地下,因為中國的核潛艇技術不成熟,他們沒有這個能力。但是挖個洞,是中國人能做得到的。”

*顧克岡:卡伯教授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學術研究*

顧克岡博士告訴美國之音,卡伯教授此前在一個討論會上談到這個研究時出示了一個有關中國核彈頭數目的圖表,圖表顯示,中國的核彈頭有3千5百枚,圖表下面列出了這些數據的來源。顧克岡博士說,他對這些消息來源一一進行研究後發現,這些來源都是一些中國人,大部分是學生在網上的貼文。顧克岡博士說,這些貼文討論的只是中國是否有那麼多核彈頭,而不是卡伯教授的圖表所說的那樣。他對這種做法很有看法。

他說:“我感到憤怒的是,而且我認為這裡也涉及不稱職和懶惰行為,卡伯教授和他的學生都沒有去調查有關說法的最初出處,對它進行分析。他們只是簡單的從互聯網上收集一些傳言,弄出一個圖表來並將它發表出來,然後對中國的核武庫規模提出一個聳人聽聞的說法。這不是負責任的學術研究,而是散佈謠言。就是這麼簡單。”

顧克岡博士說,其實早在16年前就有人提出有關中國核武庫規模遠超比人們估計的說法,而且這種說法被一些核問題專家否認。

不過,這位同中國的核工程師有過多年交道的專家表示,他也不清楚中國究竟有多少核彈頭。

他說:“我和卡伯教授一致的一點是,我們不知道。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仔細和嚴肅的對這個問題進行調查研究。”

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的克里斯藤森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卡伯教授的研究有它的價值,但是它也顯示了互聯網的危險。

在發稿前,卡伯教授本人沒有對美國之音的採訪要求做出回應。他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這個研究引發這樣的辯論意味着他和他的大學生團隊已經成功了。他說,“我根本不清楚中國到底有多少核武器,但是軍控界也沒有任何人知道。這是涉及中國所存在的問題,即除了他們自己以外沒有人真正知道情況。”

美國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的執行主任斯托克斯也認為,這個報告所起到的一個作用是凸顯了有關中國核武庫存在的不確定性。《華盛頓郵報》援引他的話說,“毫無疑問中國在投資建造隧道,研究他們在這方面做出的努力並提出這個問題是值得的。”


五角大樓的一些官員說,今年,國防部有關中國軍力的年度報告首次突出提到二炮修建新隧道的工作,這與卡伯教授的研究有部分的關係。

*李彬:基於這種研究做出決策對美國有害*

不過,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核政策項目和亞洲項目的資深研究員李彬認為,如果美國的官員基於這樣的研究而制訂政策的話,將是非常有害的。

他說:“他的文章水平做得這麼差,沒有關係。因為美國這麼大,又很有錢,養很多人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是沒有道理的事情,我覺得沒關係,無所謂。但問題是,如果美國政府是受到這樣的研究的影響來做決定的話,那對美國損害很大。”

在1996年參加了中國代表團有關全面核禁試條約談判的李彬博士在被問及中國的核武庫究竟有多大時表示,這取決於核武器的定義。他說,根據美俄削減戰略核武器條約對核武器的定義,處於運行狀態下部署的核武器才能算是一枚核武器。根據這個定義,中國的核武器接近於零,因為中國的核武器都不是處於馬上就可以發射的狀態,只是偶爾的時候會把核武器拿出來進行測試。美國和俄羅斯處於隨時可以發射狀態的核武器數量達到1千5百枚。

李彬表示,如果把可以部署的核武器都算在內,那麼中國擁有的核武器估計最多是400枚,美國則有5千枚左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