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佔領華爾街運動引發關注收入差距

  • 布雷克

來自俄亥俄州的一名抗議者10月27日參加在洛杉磯市政府大樓前舉行的‘佔領洛杉磯’運動。

來自俄亥俄州的一名抗議者10月27日參加在洛杉磯市政府大樓前舉行的‘佔領洛杉磯’運動。

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訴求﹐但抗議者們有一個共同的標語。他們說﹐他們代表美國"99%的人口﹐"意思是他們代表了除1%最富裕者以外的其他所有人。

美國一些城市下令抗議者停止在公共場所紮營﹐因此發生了一些衝突和逮捕事件。

上星期三的兩次連夜突襲總體上和平進行。"佔領洛杉磯"運動的抗議者說:"你們代表那1%!" 警方取締了洛杉磯和費城市行政大樓附近的"佔領者"營地﹐警察在西海岸逮捕了約300人﹐在東海岸逮捕了50人。

在洛杉磯﹐官員說﹐他們支持為期兩個月的"佔領洛杉磯"抗議活動的目標﹐並且想尊重言論自由。但是他們對衛生和公共安全問題感到擔憂。

上個月紐約警方清理了"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發源地祖科蒂公園。

*抗議者關注收入不公問題*

今日美國報和蓋洛普11月份聯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6%的美國人表示他們既不支持也不反對這場運動或者不發表評論。這與10月中旬的調查結果一樣。然而﹐抗議者們加強了對收入不公問題的關注和討論。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10月份公佈了一份關於收入分佈趨勢的報告。國會議員要求將這份研究報告作為他們關於如何改善經濟和削減國家債務的辯論的一部分。

*美國貧富收入差距擴大*

這份報告顯示貧富收入差距是如何擴大的。報告涉及1979到2007年這段時期。報告指出﹐在這一時期﹐佔人口1%的最高收入家庭經通脹調整後的平均稅後收入增長了275%。

相比其他美國家庭﹐他們的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增加了一倍多。在1979年﹐佔人口1%的最高收入家庭的稅後收入佔總額的8%。到2007年﹐這一比例上升到17%。

與此同時﹐佔人口20%的最低收入家庭所佔的上述比例出現下降。2007年﹐佔人口五分之一的最低收入家庭的稅後收入佔總額的大約5%﹐較1979年的7%有所下降。

*多個因素導致收入差距擴大*

法學教授彼德.艾德爾曼是華盛頓喬治城大學貧困﹑不平等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曾在前總統比爾.克林頓政府中任職。艾德爾曼教授說﹐收入差距擴大是由幾個因素造成﹐最高和最低收入階層的情況都有變化。

艾德爾曼說:"在收入底層﹐基本問題是﹐從40年前甚至更早開始﹐我們喪失了工業領域的工作崗位和高薪工作崗位。這些工作被薪水低得多的工作所取代﹐因此﹐我國的大量工作職位所支付的薪水不夠生活。而在收入頂層﹐我國所有的收入增長都被這一階層所獲得﹐過去40年﹐幾乎所有的收入增長都是佔人口1%的最高收入者所獲得的。原因有幾個。一個是企業的高管薪資制度。也許從更基本的角度來說﹐是因為我們的稅收政策﹐特別是從布殊總統就任以來﹐最高收入者的稅賦減少了。還有部份原因是﹐經濟發生改變使得一些人可以賺大量的錢和積重聚巨額財富。"

*收入差距為何是個問題*

然而這不符合美國夢的邏輯﹐至少在理論上﹐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努力工作來致富。為甚麼收入差距是個問題呢?艾德爾曼教授說﹐一個問題是經濟不平等產生了政治上的不平等。

艾德爾曼說:"這個為頂層階級服務的政權﹐當他們擁有那麼多財富﹐加上他們與之有關聯的企業﹐他們可以利用這些資源進行政治競選運動﹐結果﹐他們在國會和政府中的代表人數超出應有的比例。"

艾德爾曼教授說﹐對此感到不滿的選民有力量改變這種狀況。他說:"我們需要做的一件主要事情是﹐讓參加選舉的選民在投票時表達他們的想法﹐這樣我們就能選出對大多數人﹑而不是對少數的最上層階層負責的官員。"

斯科特.薩姆納是麻薩諸塞州本特利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他認為﹐探討經濟不公的最佳角度並不是收入不公。薩姆納說:"在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關於經濟不公﹐我們應該關注消費﹐而不是收入。所以我主張應該實行累進消費稅制﹐也就是對有很高消費水平的人徵收較高的消費稅。"

換言之﹐花了很多錢的富人要比那些將錢投資或捐給慈善機構的人交更高的稅。

*經濟流動性問題*

另一個斯科特﹐斯科特.溫什普是華盛頓布魯金斯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他認為﹐只有在經濟流動性很低的情況下﹐收入不公問題才顯得重要。

溫什普說:"我認為我們的經濟流動性水平有待改善﹐這可能是一個比收入不公更重要的問題。不幸的是﹐當你看看經濟流動性﹐比起其它國家我們非常不流動。從這個角度來講﹐如果你生於收入底層﹐如果你父母很窮﹐你在美國比在其它國家更可能也處於收入底層﹐我認為這真的是個大問題。"

他說﹐要找到解決辦法﹐就必須在幾個不同的領域做試驗。溫什普說:"我認為我們需要非常關注一些事情﹐比如讓更多的人上大學﹑有資格上大學和讓他們合格畢業。我們需要對其它導致貧困的因素感到擔憂﹐比如家庭不穩固和就業市場不穩定。"

儘管美國11月份的失業率下降到8.6 %﹐ 但是之前多個月失業率一直保持在9%左右。

*奧巴馬: 重建經濟需要時間*

奧巴馬總統希望明年11月能獲得連任。公眾對他的支持率已明顯下降﹐公眾對國會的支持率更是降到歷史最低水平。奧巴馬總統呼籲美國人民對他加快經濟復甦的努力保持耐心。

奧巴馬說:"重建經濟需要時間﹐我們要恢復中產階級的財務安全﹐為人們設法達到中產階級水平創造新機會。重建一個不是基於外包業務或稅制漏洞或冒險金融交易的經濟需要時間﹐我們要重建的是一個可持續的經濟。"

*走上街頭重建民主*

"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抗議者說﹐大公司有太多的政治影響力。他們爭論說﹐貪婪和自身利益已成為阻礙民主的因素。29歲的達米恩.尼科爾斯參加了"佔領巴爾的摩"的抗議者在馬里蘭州一處州立公園的一個營地。他在大學時學習政治和行政。他說﹐"佔領"運動是要"重建民主。"

尼科爾斯說:"如果市政廳和華盛頓特區是我們政治代表的維護者﹐而且我們認為他們現在不代表我們﹐我們已經做出的行動是﹐我們走上主要城市的街頭﹐包括華盛頓特區﹐在我們中間展開對話﹐看看我們需要做些甚麼。"

尼科爾斯的朋友薩曼莎.卡夫說﹐她認為一些人是在設法"重新觸動他們的人性。"

卡夫說:"我認為一些人就是在觸動他們的人性﹐你知道﹐那句話說‘那1%的人﹐他們在征服我們。’就是這樣。但是﹐我們有多少人會高興地接受100萬美元來做骯髒的勾當。這是針對那1%的人的鬥爭﹐靠我們自己﹐而不是靠其他人。"

杰瑞.曼普爾和他的妻子珍.古德曼兩人都是律師﹐他們參加了洛杉磯的抗議活動。曼普爾說:“如果你摧毀中產階級,你是在摧毀工作階級,摧毀這個國家。”

珍.古德曼說,富人的消費不足以幫助經濟。她說:"沒有足夠的船、游艇和房子可買。他們把錢存起來。"

洛杉磯的宗教領袖抱怨說,銀行放貸不夠。南加州伊斯蘭協商會議的沙基爾.席德說﹐貧富差距擴大輕易可見。

席德說:"當我們走在洛杉磯的一些社區,每秒鐘你都會看到房屋止贖,還有那些沒被止贖的房屋﹐家庭無法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當你穿過市區﹐卻看到法拉利、雪佛蘭、林寶堅尼等名車停在車道上。"

*應限制大公司對華盛頓的影響力?*

"佔領華爾街"抗議運動開始於紐約市金融區華爾街附近。許多金融行業從業者說﹐這些活動人士說出了很好的觀點。但他們表示﹐這場運動將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問題歸咎於資本主義是錯誤的。

鮑伯.卡斯特羅是聯邦儲備銀行的信息技術顧問。他說﹐活動人士應該呼籲國會限制大公司對華盛頓的影響力。

卡斯特羅說:"他們想表達憤怒﹐但是沒有辦法來平息來滿足他們的訴求。我個人認為﹐他們應該在華盛頓﹐在國會面前說﹐‘可能我們應該讓國會議員消除他們受到公司金錢的影響力。’因為這才是問題的關鍵﹐不是嗎?"

另一個問題是"佔領"運動的未來走向﹐特別是現在冬天來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