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英國升溫中的“佔領運動”

  • 羅瑞

“佔領倫敦”運動的一個營地

“佔領倫敦”運動的一個營地

截止到這個星期一﹐“佔領倫敦”的運動已經進行了60天了。和目前已經被拆掉的紐約的“佔領”運動相比﹐倫敦這邊“佔領”的天數已經超過紐約了。倫敦的“佔領”運動分別在三個地點進行﹔一個在聖保羅大教堂的外邊﹐一個在廣場上﹐另外一個在一座大樓裡﹐其中一個甚至還含有一個藝術畫廊。隨著紐約的“佔領”運動在當地失去了地盤﹐其中一些人輾轉到了倫敦﹔有趣的是﹐一些輾轉到倫敦的美國“佔領”人士被批評說﹐他們過於注重舒適了。

在倫敦﹐冬季已經來臨。旅遊人士都穿著冬季的大衣了。這會兒正是午間﹐但是由於氣候的原因﹐幾十個屬於“佔領”運動人士的﹑各色各樣的帳篷﹐都嚴嚴實實地拉起了拉鎖。

一位叫邁爾康姆的佔領者﹑或者說是抗議人士﹐這會兒正站在聖保羅大教堂的台階和第一排帳篷之間。邁爾康姆是一個叫作“無名英國”的抗議團體的一員﹐他從“佔領”運動一開始﹐就在這兒。

邁爾康姆說﹕“在我們看來﹐我們所做的已經遠遠超過了最初來這兒的打算。我們這個團體﹑‘無名英國’的成員當中﹐有的在這兒的急救帳篷裡幫著做事﹑有的在專門負責分發食品的帳篷裡幫忙﹑還有的幫著打掃和清潔工作﹑還有的晚間的時候幫著做保安。我們的人還把手提電腦﹑電腦用的一些硬件等東西﹐借給這兒的人﹐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佔領倫敦’的運動做得儘可能好。”

隨著“佔領”運動在十月份和十一月份兩個月得到愈來愈多的支持﹐相關的活動人士需要在倫敦的金融區內﹐找到其他的佔領所在地。其中一個就是彭博在英國的總部對面的廣場。彭博是專門從事金融信息和其他金融業務的國際性企業﹐創始人是紐約市市長彭博。另外一個被佔領的地帶是曾經屬於瑞士銀行UBS的一棟大樓。

邁爾康姆說﹕“很多最初加入‘佔領倫敦’行列的人﹑還有從其他佔領運動那兒輾轉到這裡的﹐往往都被轉移到那棟大樓裡。我們這兒連水都沒有﹐他們那兒既有電﹑又有地毯﹑有燈﹑有屋頂﹐環境比較溫暖﹐我們這兒所有那些都沒有﹐但是﹐我們是英國人﹐我們處在我們自己的佔領運動的前列。”

當記者問到﹕“你是不是認為一些美國人表現得不太能吃苦﹖”

邁爾康姆回答說﹕“我是這麼認為的。我同時也認為﹐一些英國人也是一樣。在我看來﹐那是比較懶惰的作法﹐對整個運動來說﹐是具有很大的破壞性的。要是想佔領倫敦股市交易所的話﹐就得留在聖保羅大教堂的台階上﹐不能到一座銀行大樓裡去躲起來。”

*合作大於分歧*

不過﹐說是說﹐抗議者之間的分歧其實並不嚴重﹐他們可以說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而他們的最終目標﹐就是要減少金融業對整個社會的影響。

因為有此共同目標﹐抗議人士之間﹐互相合作。

一位參與的婦女說﹕“可能大家都忘了﹐我們所有人﹐其實都是自願來這兒的。”

在聖保羅教堂外面的一個很大的白色帳篷裡面﹐20來位抗議人士正在舉行每天的例行會議。

一些抗議人士晚上的時候﹐在被稱作是“茶篷”的帳篷裡﹐活躍的有些過頭了﹔大家正在想辦法﹐要找出一個大家都滿意的解決辦法。某人發言以後﹐要是支持的話﹐大家不鼓掌﹐而是無言地在空中揮一揮手。

參與“佔領”運動的抗議活動人士不僅在摸索著合作的方式﹐同時也在找出新的表達方式。

*180度大轉彎*

一英哩之外﹐在彭博辦公樓對面的廣場上﹐一位叫波爾的抗議人士正站在帳篷外﹐和別人聊天。波爾過去就在倫敦的金融行業工作﹐但是他現在可以說是做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

波爾說﹕“對﹐我現在是人在這兒。為甚麼﹖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對我來說﹐是金融業的人簡直是在犯罪﹐他們所做的是金融上的恐怖主義。”

不過﹐波爾要看管的帳篷不是用來睡覺用的﹐而是一個藝術畫廊! 上個星期﹐這個“畫廊”展出了班克西的畫兒。 班克西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街頭畫家之一﹐他專門為“佔領倫敦”運動畫了一幅畫。

波爾說﹐倫敦的抗議現在比以往都更重要。

他說﹕“在英國﹐我們現在有非常好的機會﹔因為我們這兒是一個金融中心。紐約那邊兒現在已經被拆掉了﹐我覺得我們現在得使勁兒努把力﹐我們現在就在彭博辦公室對面﹐而彭博又是紐約的市長﹐我想說的是﹐支持‘佔領華爾街’﹐不要支持彭博!”

下個星期﹐倫敦市政府將要到法庭上去﹐希望通過法律途徑永久性地拆掉“佔領倫敦”的那些帳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