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政府與民間 發起減排低碳村計劃

  • 簡寧斯

在台灣,生產出口電子產品的重工業污染了水源和空氣。台灣民眾一般來說整年都使用冷氣空調,丟棄裝午餐的塑膠飯盒和餐具,並且在路邊停放汽車時不關發動機。但是台灣政府希望藉由削減他們的二氧化碳排放來改善環境。

劍潭區對擁擠的台北市來說,看起來像個巨大的熱帶花園。它不像這個260萬人口稠密的台北市大部份其它地方,區內種植了各種花木,並且禁止興建新的建築。雨水被收集起來讓義工們在花園裡澆灌蕨類植物,花草和香蕉樹。劍潭區的四千居民還搜集落葉用來作堆肥,40名學童走路上學而不是乘車。

這所有的努力是從一項決定開始的。這項決定是要在一棟廢棄的幼稚園房舍屋頂種植花草樹木美化,而不是拆掉重建新樓。

“最後這個社區是鳥語花香。我們以健走為主要交通工具。我們用我們的行動以及想法來其它各縣市。”

*減排百分之三十*

劍潭區是全台灣52個高級住宅小區之一,這些住宅區去年向台灣政府申請成為所謂的低碳村。政府官員選擇這些社區作為全台灣削減二氧化碳排放的表率。每個社區有自己的優先項目,其中有些社區以削減用電量為主要目標,有些社區則找尋新辦法來回收物資。

台灣這個幾十年來受困於製造業和城市發展所帶來污染的島嶼,現在的目標是到2020年時,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到2005年的兩億5700萬公噸的水平。這比原來預計的未來排放總量減少排碳百分之三十。

台灣環保署“低碳村計劃”負責人劉宏光擔心這項計劃缺少公眾的支持。

他說:“我是覺得普遍性還不足,因為一般的人民對這個不是很關心。它為甚麼會成為一個低碳社區主要因為它的領導人,它的委員會有熱心來做。其他人,有些人不在意你做甚麼,只要他不花錢。有好處他當然很喜歡。”

*提防假象*

台灣綠黨共同召集人羅賓.溫克勒表示,由於政府在這項計劃強力介入,使得這項低碳村的努力比起像歐洲的同類計劃要更為突出。但是這位美國出生的律師警告說,台灣的人均排碳量仍屬世界最高之一,因此,這項低碳村的努力也許只會創造出一種進步的假象。

溫克勒說:“很不幸的是,就在政府當局推動低碳村或其他減排計劃的同時,他們也繼續提倡高排放,高用水,高污染的石化工廠擴建。他們繼續給水泥礦更多的開發許可,同意興建所有形式的所謂科學園區,因此造成高污染和高碳排放的影響。”

台灣環保署計劃部份借由敦促污染業者改善形象的辦法,擴大低碳村的計劃到台灣其他地區。如果需要,還將靠法律來迫使污染業者做出某些艱難的改變。他們希望在未來八年期間,台灣能夠在主要城市四週建立起四個大規模的低碳生活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