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幫助當地窮人度日的[紐約時報]基金

  • 菲利普斯

在愛達荷州莫斯科市﹐民眾仔細挑選交換市場上捐贈的物品

在愛達荷州莫斯科市﹐民眾仔細挑選交換市場上捐贈的物品

每到聖誕節和新年這段時間﹐人們通常以各種方式進行慶祝﹐而且還彼此交換禮物﹐等等。但是﹐並不是所有住在紐約的人都是富人﹐不少人面臨著健康﹑就業﹑經濟和其他方面的挑戰﹐節日的快樂﹐對他們來說﹐離得比較遠。不過﹐過去一百年來﹐[紐約時報]一直在這段時間裡﹐專門登載一些窮人的故事﹐並為一些“最需要救助的人”設立了一個基金﹐[紐約時報]邀請讀者給這一基金捐款﹐幫助那些最需要救助的人。

[紐約時報]給“最需要救助的人”設立的這個基金﹐是從一個頗為偶然的事件開始的。麥克爾‧格爾登目前是這一基金的負責人。他說﹐早在一百年前﹐具體說是1911年12月的一個夜晚﹐[紐約時報]當時的出版人阿瑟‧奧克斯在路上走著﹐希望消化掉剛剛吃過的節日大餐。正在這時﹐一個陌生人請他留步﹐很禮貌地請他給一些施捨。奧克斯給了這個人一塊美元﹐而且還給了他一線就業的希望。

*100年前的12月*

麥克爾‧格爾登說﹕“奧克斯一邊走﹐一邊想﹐每年年底的時候﹐人們通常心氣兒都比較高﹐也樂於施捨﹐或許報紙能在每年年底的時候﹐幫助做些善事﹐比較大規模的﹐這就是為‘最需要救助的人’設立的這個基金的故事來源。”

一百年後﹐這個基金現在真正做到了幫助一些非常需要幫助的人。查爾斯‧史密斯就是其中一個。他是[布魯克林社區服務中心]的一個客戶﹐而這個[服務中心]是和[紐約時報]基金合作的七個組織當中的一個。2008年的時候﹐史密斯當時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完全有能力養活他的老母和兒子。但是一年之內﹐史密斯本人被查出患有癌症﹐不得不辭去工作﹐接受治療﹔在沒有醫療保險﹑而且幾乎身無分文的情況下﹐史密斯不得不和兒子一道﹐搬到母親那兒去住﹐但是他母親不久也被查出患有
絕症。

*禍不單行*

史密斯說﹕“就這樣﹐一環接一環﹐我的病剛好一些﹐我母親卻在2009年的時候去世了。她病逝以後﹐我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調整﹔因為我母親過去一直是我可以倚靠的人。她的病逝﹐對我來說﹐確實挺難的。晚上有時做噩夢﹐半夜起來﹐洗個冷水澡﹐慢慢地從那種憂傷當中走出來。”

過了不久﹐史密斯聽說有一個[布魯克林社區服務中心]﹐能夠通過心理治療﹐幫助他從受到的精神上的打擊和憂傷當中走出來﹔[服務中心]能給他和兒子兩人一道進行心理治療。所有這些治療﹐都是經由[紐約時報]的為“最需要救助的人”設立的基金予以資金上的援助的。

[布魯克林社區服務中心]同時還從[紐約時報]的這一基金那裡拿到款項﹐為35歲的加爾文‧亨利支付心理治療的費用﹐同時還有一些生活費用。亨利多年來一直患有精神上的疾病。

他說﹕“憂鬱症﹑生活上的壓力﹑心靈深處的不滿﹑等等﹐這些都讓我情緒不穩定。”

*藝術課程理療*

不過﹐有一點是亨利擅長的﹐那就是﹐從事一些藝術上的創造。[紐約時報]的這個基金幫助為亨利和其他一些精神上不穩定的成年人﹐開設藝術理療課程﹐幫著他們理順心理上的問題﹐同時幫助他們發揮內在的潛能。

亨利說﹕“我做了一些工作﹐其他的人也是一樣﹐這讓我對自己和其他人﹐都感到很高興﹔這對我們來說﹐可以說是幫了一個大忙﹐讓我們能揚長避短﹐這對我本人﹐還有參與到其中的其他人來說﹐都是意味深長的。”

克爾迪斯一家近些年來﹐也遭到了很多不幸。作為一家之主的父親突然在2006年去世了﹐母親一下子就垮了﹐到現在﹐還不能上班。結果﹐兩個十幾歲的姐妹﹑朱迪和克里斯蒂娜﹐不得不“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努力謀生之餘﹐還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全家不久就被迫淪為不得不到專門給窮人設置的臨時居住場所去住。在[紐約時報]的基金的幫助下﹐他們得以接受心理治療﹐而且這一基金還給弟弟大衛一些錢﹐
讓他能夠參加學校舉辦的八年級畢業慶祝會。姐姐朱迪說﹐這對大衛來說﹐一下子就提高了他的精氣神兒。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朱迪說﹕“我很高興﹐弟弟能參加學校的八年級畢業晚會。假如因為經濟上的原因﹐弟弟去不成的話﹐我心裡會很難受的﹐我會覺得﹐作為姐姐來說﹐我們連這一點都不能幫弟弟做到。”

從那兒以後﹐克爾迪斯一家的命運似乎開始好轉起來。另外一個和[紐約時報]的基金一起合作的組織﹑[美國天主教慈善機構]幫著克爾迪斯一家解決了移民上的困難﹔不久﹐他們就將獲得美國公民身份了﹐隨之而來的﹐將是工作許可﹐最終﹐他們將能夠離開專門為窮人設置的臨時住所﹐翻開生活中嶄新的一頁了。

對於卡羅琳娜‧瑪丁奈茲來說﹐生活前景一度是非常明朗的。他有兩個年幼的兒子﹐丈夫當時似乎也挺好﹐全家人身體都挺健康﹐她本人夢想有一天能上大學﹑進護士學校。不過﹐好景不長﹔一年之內﹐她的父親去世了﹐丈夫離她而去﹐然後她在學校的成績開始下降﹐而且幾乎患上了不治的心臟病。所謂禍不單行﹔她長期居住的那棟大樓被開發商買去了﹐她被掃地出門﹐連搬家的費用都支付不起。

*祈求上蒼*

卡羅琳娜說﹕“我那時候不得不請求上帝幫忙﹐說﹐主啊﹐現在一切都掌握在您的手中了﹐我別的甚麼辦法都沒有了﹐也沒有別人可以求助了。”

不幾天﹐[紐約時報]基金的一個單位﹑[猶太人聯合施善組織]下屬的一個機構﹐對卡羅琳娜說﹐可以出錢幫她們一家搬家。如今﹐卡羅琳娜又回到大學唸書了﹐而且不久還將開始讀護士學校。她今後打算要做一些善事﹐幫其他人渡過難關。

她說﹕“一定會的﹔黑暗的盡頭﹐是光明。”

[紐約時報]在和上面說的這個為“最需要救助的人”設置的基金相關的文章中﹐點出被幫助的人已經取得的成績﹐從而來鼓勵讀者繼續給予捐助。雖然這一基金收到的捐助款項的總數似乎有所下降﹐但是﹐捐助人數卻一直在增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