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七七憲章》到《零八憲章》 中國學人追憶哈維爾

  • 蕭雨

前捷克總統哈維爾(資料圖片)

前捷克總統哈維爾(資料圖片)

哈維爾是“布拉格之春”的領軍人物。他因倡導捷克的人權活動而被打入牢房並遭軟禁多年。1989年東歐天鵝絨革命瓦解了共產黨政權後﹐哈維爾當選捷克斯洛伐克總統。四年後﹐捷克斯洛伐克和平解體成兩個國家後﹐哈維爾再次當選捷克共和國總統﹐直到2003年離職。

*油印本帶來的思想啟蒙*

上世紀7﹑80年代﹐哈維爾的一些反集權文的經典作品開始在中國悄然流傳。中國社科院學者徐友漁回憶到﹐80年代末﹐他拿到了一些大學青年教師翻譯的哈維爾文集。文集是油印的﹐ 裝訂得很整潔﹐當時在中國的知識分子中流傳很廣。

徐友漁說﹐東歐民主變革前﹐同處共產黨領導下的捷克斯洛伐克﹐和中國的社會環境有很多十分類似的地方。

徐友漁說﹕“相同的意識形態﹑相同的警察制度﹑相同的社會控制﹑相同的思想輿論的管制﹐而且在這種制度下﹐知識分子的心態﹑民眾的心態都很一致。所以我們當初念他的東西都感到很強烈的共鳴。”

*真實的世界要神秘一千倍*

直到90年代初﹐哈維爾對於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崔衛平來說還是個陌生的名字。有一天﹐她隨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她記得裡面寫到﹕我也許是個社會主義者﹐但不是共產主義者﹐因為後者認為自己不僅掌握了過去和現在的真理,連未來的真理都掌握了。

哈維爾不喜歡窮盡一切真理的做法﹐他說﹕“這個世界還要神秘一千倍”。

這句話一下子擊中了崔衛平。生活在同樣意識形態國家的她覺得從來沒有人如此接近自己的生活感受。

崔衛平說﹕“因為我們都被告訴說﹐鐵的歷史規律是不能動彈的﹐人的個性﹑創造性﹑想象力﹐一切(也是一樣)。所有文化﹑經濟﹑政治都受到全面扼殺。我覺得他是一種開放的生活態度。”

從那以後﹐崔衛平讀了不少哈維爾的作品﹐並翻譯了《哈維爾文集》。崔衛平說﹐哈維爾在中國有很多的讀者﹐他在道德上﹑ 人格上的感召力﹐他的良心和責任感被很多人認同。

*從《七七憲章》到《零八憲章》*

哈維爾是捷克《七七憲章》的主要起草者和發起人。條約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遵守赫爾辛基協約中的人權條款﹐保障公民權利和人權尊嚴。

200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等人在中國發起《零八憲章》運動無疑受到《七七憲章》的影響。

2009年3月﹐捷克“天下一家”電影節將“人與人”人權獎授予劉曉波和所有《零八憲章》簽署者。徐友漁﹑崔衛平和維權律師莫少平前往布拉格﹐代替身在獄中的劉曉波領獎。

在電影節開幕式上﹐哈維爾親自頒發了這個獎項。第二天﹐他還在自己的辦公室會見了這三位遠道而來的中國客人。

* 說出真相總是有意義的*

回憶起那次會面的情景﹐徐友漁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真誠和非常樸實的人。看不出他曾經是一個總統﹐身上看不出一點權力感﹐也看不出一點威嚴的感覺﹐就像和一個很普通﹐但是非常有思想﹐道德情操非常高尚的人在一起說話。”

在莫少平看來﹐哈維爾是一位“祥和﹑理性﹑非常睿智”的老人﹐對自己的信念非常堅持。

莫少平說﹐哈維爾出身於一個富裕的家庭﹐但是他為捷克結束專制﹑走向民主而不懈努力﹐甚至不惜被投入監獄。 而最讓莫少平感動的是哈維爾總是敢於說出真相。

莫少平說﹕ 在專制國家充滿謊言﹐充滿恐怖的環境下﹐他能夠堅持說出真相﹐認為說出真相總是有意義的﹐ 他這種方式也是非常令我欽佩的。”

這三位中國學者回憶到﹐哈維爾在會面中還詳細聽他們介紹了有關中國的現狀﹐並詢問他們是否因為簽署《零八憲章》而受到威脅。他說﹐中國是一個大國﹐民主進程不能走得太快﹑太陡。

12月18日﹐哈維爾因病在家鄉去世﹐終年75歲。星期五捷克將為他舉行隆重的國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