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蓋特納訪華促北京減少進口伊朗石油

  • 蕭洵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

蓋特納財長此次北京和東京之行的一個議題﹐就是要敦促這兩個亞洲最大的經濟體同意減少購買伊朗的石油。

不過﹐各方分析認為﹐這即便不是件不可能的任務﹐但蓋特納在這方面也不會有非常滿意的收穫。

美國總統奧巴馬新年前夕將一項他起初反對的法案簽署成法律。該法規定美國將禁止與伊朗央行有業務來往的外國金融機構進入美國市場。華爾街日報10日的報道說﹐伊朗央行在協助本國貿易方面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其他國家要想得到該法律的豁免﹐就要用實際行動表現已經大幅減少對伊朗石油的進口。

該報道說﹐這項法律會增加給本國在伊朗商業活動提供融資的中國金融機構的壓力。報道還說﹐在新法出台前﹐華盛頓就認為中國大型銀行在美國制裁伊朗問題上變得越來越合作﹐但美國仍擔心伊朗會通過香港和中國內地的小銀行尋求國際融資。

香港時政評論員何亮亮說﹐如果美國的制裁案真的實施到底的話﹐將會對美中關係造成嚴重影響。

他說﹕“中國和伊朗有一些經濟和貿易的關係﹐包括石油的貿易﹐這個都要通過伊朗的中央銀行來結算。那麼因此中國的銀行受到美國的制裁﹐在中美之間就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中國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國。伊朗也是中國第三大石油進口來源國。中國有11%的石油進口來自伊朗。

奧巴馬總統批准強化對伊朗的制裁後,雖然歐盟國家原則同意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但中日兩個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國對此卻眉頭緊鎖。

而中國相對於美國的盟友日本而言﹐態度可能更為強硬。

1月9日﹐就在蓋特納訪華前一天﹐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拒絕將貿易與伊朗的核項目問題挂鉤。他說,中國與伊朗的貿易與伊朗的核項目沒有任何關係。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中東研究中心主任李國富認為﹐伊朗核問題本應通過六方談判和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等機製解決﹐而美國現在通過國內法指導這個問題的解決﹐會削弱國際社會在伊朗核問題上的團結。

他對美國之音說﹕“所以美國這種作法﹐第一不合法﹐第二不合情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的話﹐我不知道美國政府怎麼向中國解釋。在加上財長本人﹐他也反對這個作法的。所以財長要向中國解釋清楚的話﹐首先面臨一個很大的困難。他首先要把自己說服了﹐才能過去跟中國解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研究學院美國中心主任時殷弘說﹐美國希望中國加入到美歐制裁伊朗的行列﹐以給伊朗更大壓力。但是他認為中國不會同意這樣做﹐因為聯合國的決議從來沒有規定石油貿易是制裁的範圍。

不過﹐時殷弘也承認﹐中國會在壓力之下作出有限的讓步。

他對美國之音說﹕“當然﹐另一方面﹐從政治上看﹐如果美國方面﹐歐洲方面壓力很大的話﹐那麼中國也會做一些過去一貫會做的﹕做一些讓步﹐而原則上離西方要求的還很遠。”

香港時事評論員何亮亮也認為﹐中國既不願意喪失在伊朗的利益﹐也不願意在這個問題上與西方正面對抗。他說﹐中國在盤算如何在幾方面的博弈當中﹐一方面保存自己的利益﹐一方面誰也不得罪。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援引南開大學全球問題研究所所長龐中英的分析說﹐中國在它與伊朗廣泛的商業往來和與美國經濟保持穩固關係的需要之間進退兩難﹔因此在美伊之間的較量中﹐中國只有為最壞的情況作好準備﹐儘量避免損失﹐除此別無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