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以鏡頭表現社會問題的藝術家何崇岳

  • 張楠

何崇岳和他的作品

何崇岳和他的作品

作為攝影師﹐何崇岳曾經專注於自然風光拍攝﹐但是近年來﹐他卻把鏡頭對准種種社會現象﹐予以揭露和批判﹐成為所謂“後紀實”攝影的代表人物之一。

走進位於北京798藝術區附近的何崇岳工作室﹐迎面矗立着一堵牆﹐上面是中國各地常見的那種典型的計劃生育宣傳畫﹐使人一眼便知這位藝術家所關注的焦點。

何崇岳最引人注目的系列作品是他用一年時間在高速公路旁和鄉村中所拍攝的計劃生育宣傳欄。

*計劃生育問題多*

從中可以看到各種宣傳口號﹐諸如﹕一個女人一片天﹐老有所養享晚年﹔誰家要想快致富﹐少生孩子是條路﹔落後觀念不改變﹐損國誤己人更窮﹔計劃生育﹐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然而﹐透過“冠冕堂皇”的口號﹐何崇岳看到了各種社會問題。他說﹐為了多生孩子或者生個男孩﹐一些年輕夫婦到處躲藏。

他說﹕“生育年齡的婦女你在外面打工,每年兩次你要提供你沒有懷孕的證明﹐而且是要在三級甲等醫院。一般醫院還不行。檢查完的結果寄回到鄉下家裡。如果你沒有這證明﹐就說明你懷孕了﹐就叫你回來﹐要把孩子打掉。”

*一胎化導致性別比失調*

他認為﹐計劃生育最大的負面作用就是﹐直接造成丟棄女嬰現象和男女比例嚴重失調。

他說﹕“12年以後﹐中國將有3700萬到4000萬的男孩兒找不到媳婦。這是甚麼概念呢?整個香港人全都變成男性﹐再乘以七。”

何崇岳工作室裡﹐擺放着一個放大的醫用擴宮器﹐足有一人多高。這種人工流產時用來撐開子宮的器具﹐也成為何崇岳展覽的一部份。

他說﹕“這是08年做的一個裝置﹐通上電後會自動張合。我錄了一句話﹕‘放鬆﹐放鬆﹐放鬆﹐放鬆......’中國婦女有很多被它強姦了。”

據介紹﹐展出這個裝置是為了強化圖片的效果﹐讓人想像人工流產的痛苦。


當局已經意識到“一胎化政策”所造成的問題﹐並開始進行適度調整。現在﹐有些省份允許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夫婦生育第二胎。

*中國進入老齡化社會*

社會老齡化是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之一。在關注計劃生育的系列之後﹐何崇岳順理成章地把注意力轉向人口老齡化問題。

為了這個新的系列﹐這位51歲的攝影家背着沉重的老式膠片攝影機﹐遍訪河北﹑山西﹑四川﹑雲貴等省鄉村﹐邊調研﹐邊拍照。他把村裡老人召集起來﹐在當地具有特色的民居﹑寺廟或者自然景觀前合影。

在一幅攝於山西農村的照片裡﹐近百名老人圍坐在矮牆上﹐雙手置於腿上﹐表情木然地望着鏡頭。他們身後則是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

何崇岳說﹕“我個人認為﹐這代人是中國農民最後一代。為甚麼這麼講呢?以後沒有真正意義的農民了﹐因為他們的孩子都在城裡頭。但是他們是一個生下來就在這塊土地上勞作一生的人。”

*歷經滄桑 不應被社會拋棄*

何崇岳說﹐這些人經歷了瘋狂的“大躍進”年代﹑艱難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以及動蕩的“文革”歲月。他們雖然也見證了30年的改革開放﹐但是並沒有享受多少改革開放帶來的紅利。現在他們老了﹐只能靠子女供養﹐沒有城市老人享受的退休金和福利房﹐至今生活在低矮破舊的房屋裡。

何崇岳說﹐他們許多人從來沒有照過相。可是給他們拍照﹐卻頗有難度。

他說﹕“他們會問你很多。你想幹嘛?我說我就想給你們拍一張照片。他說,你要錢嗎?我說不要錢。不要錢你給我們拍照片,他覺着更不對了。你想幹嘛?他覺着沒這好事。”

這個系列目前有16張照片﹐何崇岳打算拍100張左右。

看過羅中立巨幅油畫“父親”的人﹐都會被畫中那張布滿車轍似皺紋的古銅色老臉所感動。何崇岳的照片則是那些善良﹑樸實然而貧窮的“父親”以及“母親”的群像。

他說﹐“我用影像紀錄了這些老人的生存狀態﹐呈現在威權主義和消費主義雙重統治下的中國發出的呻吟和痛苦表情﹐激發人們對弱勢人群的關注。”

有評論家認為﹐何崇岳的作品超越了簡單的紀實﹐具有批判的視角﹐可稱為“後紀實”攝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