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中國可能成為伊朗制裁中最大獲益方

  • 莉雅

兩名技術人員在位於伊朗首都德克蘭西南800公里的一個油田檢查石油設施。(資料圖¤

兩名技術人員在位於伊朗首都德克蘭西南800公里的一個油田檢查石油設施。(資料圖¤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作為美國總統特別代表正在亞洲進行訪問,為美國針對伊朗石油收入而採取的制裁措施尋求支持。

北京是華盛頓向伊朗施壓的關鍵。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的數據,中國是伊朗原油最重要的買主,佔伊朗石油出口總量的百分之二十二。中國的數據顯示,中國從伊朗進口的石油佔中國石油進口總量的百分之十一。

蓋特納在訪問北京期間從中方那裡得到了繼續就更為廣泛的全球經濟問題進行合作的承諾,但是沒有對美方提出的減少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要求立即做出答覆。

中國官員一直不願意把伊朗的核問題與經濟問題掛鉤,認為經濟制裁不會解決有關伊朗的核爭端。儘管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要求伊朗停止鈾濃縮活動的決議案中投了贊成票,但是北京在原則上反對美國單方面對伊朗採取制裁。

*外交部官員:不希望制裁影響中國的利益*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翟雋在一個媒體吹風會上回答北京是否會出於美國的壓力減少從伊朗進口原油的問題時說,“伊朗是中國很大的一個石油供應國。我們希望中國的石油進口不會受到影響,因為這是我們的發展所需要的。”這位官員表示,“我們反對施壓和制裁,因為這些做法解決不了問題。它們從來沒有。我們希望這些單方面制裁不會影響到中國的利益。”

*中國在伊朗問題上存在矛盾心態*

美國《華盛頓郵報》援引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能源戰略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崔守軍的話說,中國在伊朗的問題上存在矛盾和猶豫不決的心態。他說,溫家寶這個週末對其他石油生產國進行訪問本身會給伊朗施加壓力,顯示中國開始將它的石油來源多元化。

崔守軍表示,由於伊朗的核問題,中國很長時間來對伊朗存在不滿。與中美關係相比,中伊關係遠沒有那麼重要。如果中國不得不中斷這兩個關係中的一個,那一定是伊朗。

*林和立:北京不會減少對伊朗的石油進口*

不過,香港中文大學的客座教授林和立則認為,即使中國將其石油來源多元化,北京也不可能斷絕與伊朗的商貿聯繫。彭博新聞社援引他的話說,“削弱美在中東的影響是北京的一貫政策,即使是在奧巴馬政府將外交和軍事重心轉向亞太的時候。北京不可能減少伊朗的石油進口。伊朗被北京看作是它的一個主要盟友。”

還有分析認為,中共正在進行權力交接,因此不希望被看作是向美國的壓力低頭。

*分析:中國可以在自己獲利的同時幫助美國*

華盛頓捍衛民主基金會的執行主任、伊朗能源項目主任多布維茨認為,對伊朗的制裁對北京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的感覺是,中國可以做兩件事:一是它將減少進口伊朗石油,尋求其他的石油供應方,尤其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科威特等地方,因為它不希望將其能源安全維繫在伊朗政權身上,另外與伊朗做生意也存在重大的政治風險。在另一方面,中國會繼續從伊朗購買石油,但會通過談判在每桶原油上獲得價格上的折扣,從而有助於減少伊朗政權從石油出口中獲得的收入。它這樣做也遵守了美國和歐盟的制裁要求。在國際社會試圖制止伊朗的核項目之際,中國這樣做也會使它成為國際體系中一個負責任的利益悠關者。”

他認為,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可以在不損害自己利益的同時同美國合作,從而達到雙贏,因為美國的決策者希望達到的最終目的是減少伊朗政權的石油收入,而不一定是它的石油供應。

在伊朗原油的其他買家中,印度已經增加了對沙特石油的訂單,日本和南韓官員已經承諾要減少對伊朗石油的進口。

*中國可能是獲益最多*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可能成為美、歐對伊朗進行制裁的最大獲益方,因為其他國家終止或減少購買伊朗石油以避免受到美國和歐盟制裁措施的懲罰會加強中國在談判桌上的地位。中國的石油公司因為與伊朗存在價格上的糾紛而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減少了對伊朗原油的購買。
多布維茨表示,他們的分析模型顯示,如果中國是伊朗原油的唯一買家,它在價格上可能獲得高達40%的優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