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海外投資 影響當地政治

  • 黃耀毅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員埃麗卡.唐斯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員埃麗卡.唐斯

能源產業和金屬產業是中國海外投資比重最大的兩項產業,而中國企業到世界各國開發的同時,是否對於當地政治造成影響。根據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員埃麗卡.唐斯(Erica Downs)的統計,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在2005年到2011年之間,發放了好幾個能源業的巨額貸款,包括借給俄羅斯三家公司共310億美元、借給委內瑞拉326億美元,借給土庫曼斯坦8億1千萬美元等,顯示了中國重視穩固其能源供應。而中國石油化工集團也在1月初購買了美國德文公司內布拉斯加州五個頁岩油氣資產權益的三分之一。

此外中國也對海外的金屬產業非常重視,根據智庫傳統基金會的亞洲經濟研究員德雷克.希斯瑟斯(Derek Scissors)統計,金屬產業投資在中國海外投資中僅次於能源產業。比如統計顯示,澳大利亞鐵礦業的開發經營如今已經以中國公司為主。

*某些中國公司出國投資也走後門*

在回答美國之音的問題時,希斯瑟斯分析說,中國對於海外能源產業以及金屬產業的大舉投資,是否給當地政治造成影響要因國而異, 因企業而異。

傳統基金會的亞洲經濟研究員德雷克.希斯瑟斯

傳統基金會的亞洲經濟研究員德雷克.希斯瑟斯



他分析說:“企業是否能影響當地法規,因被投資國當地的制度能力而不同。在制度能力薄弱的國家,中國企業就避免服從當地法規,並且沒有道德準則,帳本也不記載細節。但同一家公司在另一個環境當中,卻非常謹慎,並且徹底遵循法規。”

希斯瑟斯接着分析,不同中國企業對於被投資國的政治影響也不同。

他說:“另外還依照公司而有所不同,這裡指的是公司的規模、經驗以及對外投資者是誰。大的中國投資方,了解他們所帶來的部分影響代表了國家形象,它們是國營企業,簽約的都是國內高級官員,它們不想要冒這個讓中國難堪的風險。比較小的對外投資者,不會受到那樣的關注,它們只在一、兩個國家有個重要投資案,它們就會冒較多的風險。一般來說,覺得自己比較高調,而實際上也確實高調的企業,不會冒那種風險;而其他的企業,隨着中國對外投資增加而有愈來愈多的這種企業,會認為‘如果我買通某個人就可以修改法律,那我就那樣做。’”

*政治體制完善的國家較能避免被影響*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的研究員埃麗卡.唐斯比較了中國企業在政治體制不同的國家當中進行相同做法時,卻獲得不同結果。

她說:“如果你看看澳大利亞。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公司(MCC),一直在對澳洲政府施壓,要澳洲政府放鬆對於工人英語水平的要求。”

唐斯說,雖然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公司做了許多努力,並且說如果該公司可以從中國大量進口工人進澳洲,就可以便宜又快速的建造工廠,如果從當地僱用工人,成本將比較高。最後該計劃導致當地的極大反彈,最終沒有實現。

而唐斯舉了蘇丹作為另一種例子,來對比並且說明中國企業的心態。

她說:“如果你回去看看在石油產業的人是怎麼說的,中國石油產業期刊上自2000年開始發表的一些文章說,蘇丹是我們可以運用在其他地區的模式,因為我們可以進口好幾千名中國工人,並且給予他們海外的井下工作經驗。但他們卻不了解,大部分的國家並不希望成為外國工人的訓練場地,他們是希望外國公司進來,提供工作和訓練給他們本地的工人。而我想中國企業之所能夠那樣做,是由於蘇丹政府因為各種理由,願意在法規上讓步,當中有許多政治因素。”

唐斯提到,中國的能源和金屬海外投資,有些是落在反美的國家當中,這當然造成美國的擔憂。不過也有些人擔心中國與美國“搶能源”,她認為中國並不會破壞美國的能源安全。希斯瑟斯則建議中國從世界環保的角度來看,與其投資環保標準以及產業標準比較低的國家,讓開礦既污染又危險,不如選擇像美國這樣,在各方面法規都有保障的國家,來投資能源與金屬產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