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奧巴馬阿拉伯之春策略符合美國利益


2011年1月24日突尼斯示威者在抗議活動中燃燒前總統本阿里的照片。

2011年1月24日突尼斯示威者在抗議活動中燃燒前總統本阿里的照片。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頭小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為了抗議政府的政策自焚而死﹐這宗事件成為突尼斯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的催化劑。

幾個月之內﹐示威之火燃遍埃及﹑也門﹑巴林和敘利亞。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被推翻。

到了年底﹐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命喪黃泉。

美國和北約為保護利比亞平民不受政府軍殺戮而提供了空中支援。

不過﹐阿拉伯之春並不那麼容易預測。倒台的領導人既有親美的﹐也有反美的﹐直到去年5月﹐奧巴馬才堅定地站到了阿拉伯改革一邊。

奧巴馬總統說﹕“我們支持中東和北非能夠滿足整個地區普通民眾合理願望的政治與經濟改革。我們對這些原則的支持並不是排在從屬地位的利益。”

美國對阿拉伯之春漸進式的支持受到了批評。批評者說﹐奧巴馬政府在2009年的時候沒有充份支持伊朗抗議。不過﹐巴德學院外交事務與人文學教授沃爾特.拉塞爾.米德說﹐當國外爆發革命的時候﹐美國總統經常要面對艱難的選擇。

米德教授說﹕“我覺得﹐不要以為美國總統---不管他屬於哪個黨﹐從第一天起就有一套深邃的總體規劃﹐足以應對在好幾個戰略意義重要的國家發生的革命性的轉變。如果看到這點的話﹐你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

奧巴馬把美國的政策建立在這樣的核心原則上﹐那就是﹕反對暴力﹑普世權利以及人民選擇自己領導人的權利。

他的盤算是否正確﹖哈德遜研究所宗教自由中心的研究員科特‧沃瑟穆勒給了肯定的答案。

沃瑟穆勒說﹕“我覺得我們的確要面對這樣的問題﹐要考慮到兩國關係﹐考慮到各地民眾的願望﹐但阿拉伯世界的每一個部份都是獨特的。”

哈德遜研究所的塞謬爾.塔德羅斯說﹐奧巴馬沒有採取那種以一變應萬變的做法﹐這樣做是正確的﹐不過有的時候﹐白宮的政策是被瞬息萬變的局勢推着走。

塔德羅斯說﹕“本屆政府對阿拉伯之春的回應在相當程度上反映出﹕他們不想被歷史事件甩到一邊﹐想要跳上車跟上顯然已經在發生的一切。因此﹐在很多情況下﹐最初應有的謹慎被拋開了﹐驅動行動的成了街頭事件﹐而不是相關的明確政策。”

塔德羅斯和其他地區事務專家告誡說﹐中東事件是長期轉型的一部份﹐其中帶有風險﹐包括伊斯蘭極端勢力可能在埃及抬頭以及敘利亞可能爆發內戰。他們說﹐這一進程需要幾十年才能見出端倪﹐對美國總統來說﹐這一直會是個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