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非洲新聞自由狀況堪憂

  • 馬特尼

記者無國界組織的活動人士去年9月在巴黎靜坐抗議,被防暴警察包圍

記者無國界組織的活動人士去年9月在巴黎靜坐抗議,被防暴警察包圍

阿拉伯之春似乎沒有擴展到薩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在這裡﹐新聞記者在報導反政府抗議的時候仍然受到嚴厲打壓。記者無國界組織在剛剛發表的2011-2012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報告中指出﹐安哥拉﹑烏干達﹑馬拉維等國都是典型的例子。該機構還把厄利特里亞列為全球新聞自由狀況最差的國家。

非洲大陸西岸島國佛得角是新聞自由指數報告中排名最高的非歐洲國家﹐排在第9位。非洲南部的納米比亞列在第20位﹐排在日本和英國前面。

馬里﹑加納﹑博茨瓦納和科摩羅也都排在前50名。和去年相比﹐博茨瓦納和科摩羅的排名分別上昇了20和25位。

記者無國界組織的非洲區負責人安佈羅斯‧皮埃爾說﹐這些進步值得讚賞。

他說﹕“這顯示出﹐非洲一些國家可以為其他國家作出榜樣。這同樣顯示﹐非洲可以避免對媒體的暴力和壓制新聞自由。”

和上述國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位於非洲之角的厄利特里亞排在第179位﹐成為全球倒數第一。這是該國連續第5年敬陪末座。

記者無國界組織在報告中指出﹕“在伊塞亞斯總統的獨裁專制制度下﹐表達意見的自由和其他自由一樣﹐都是不存在的。”報告指出﹐厄利特里亞目前至少有30名記者被關押在惡劣條件下﹐其中一些人被關押了10年以上。

厄利特里亞總統發言人亞曼尼批評記者無國界組織“一邊倒”。他說﹐該機構的研究人員從未到過厄利特里亞﹐訪問過政府官員﹐或者獨立證實有關虐待記者的報道。

他說﹕“我們看到媒體可以自由行動。在厄利特里亞﹐沒有人會因為他們所持的觀點被拘押。每個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這不是政府干預的事務。”

記者在索馬裡的處境也很困難。在那裡﹐過渡政府和反政府軍事武裝青年黨的衝突使得走出家門成為一種可能致命的冒險。

為多家國家新聞社工作的自由職業攝影記者費薩爾‧奧瑪爾說﹕“有時候﹐如果你去拍攝青年黨﹐政府就會以為你跟他們有關係。如果你第二天去總統府報導一個記者會﹐那麼青年黨又會覺得你為政府工作。記者總是潛在的被獵捕的對象。而且﹐還有意外的爆炸﹐手榴彈或者路邊炸彈這些東西﹐每天都有。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每天離開家門會不會活着回來。”

記者無國界組織的報告說﹐去年在安哥拉﹑烏干達和馬拉維等國﹐很多記者在報導反政府抗議的時候遭到逮捕和虐待。報告說﹐馬拉維的排名下跌了67位﹐是全球排名下跌幅度最大的國家。報告還指出﹐該國日益趨緊的媒體立法已經導致一些歐洲援助國暫停了他們的部份援助。

總部設在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制定的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衡量的是新聞記者和新聞機構在各個國家享有的自由度﹐以及各國政府確保言論自由的努力程度。測量新聞自由使用的50多個標準包括謀殺﹑襲擊﹑威脅﹑審查和收繳材料等多項違反新聞自由的作法以及這些作法逍遙法外的程度。除政府外﹐該指數還考慮武裝民兵﹑權力機構以及其他組織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