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歐元危機何去何從﹖

  • 莉雅

歐元區債務危機仍在繼續。

歐元區債務危機仍在繼續。

從2009年底開始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到現在已經持續了兩年多的時間﹐但是這一危機仍然在惡化。英格蘭銀行行長2011年11月表示﹐這次危機如果不是歷史上最為嚴重的金融危機﹐至少是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為嚴重的金融危機。

隨着危機的進一步惡化﹐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和觀察人士認為﹐如果歐元區國家不立即採取強有力的措施﹐市場的擔心以及政治氛圍可能導致歐元區的迅速解體。

華盛頓著名的經濟研究機構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 布恩(Peter Boone)和約翰遜(Simon Johnson)就持這種看法。布恩星期四在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的一個研討會上表示﹐歐洲國家的主權信貸違約掉期利差(Credit Default Swap spreads)一直在攀升﹐而且從去年7月以來攀昇的幅度相當大。讓他感到擔憂的是﹐儘管歐元區採取了這樣那樣的措施﹐但是歐元區主權債務的風險現在已經從希臘﹑葡萄牙等國家擴展到意大利和法國等核心國家﹐情況在進一步惡化。

布恩表示﹐使他更感到擔憂的是高達211萬億美元的以歐元計價的利率掉期市場可能因為歐元的解體而出現違約﹐因為利率掉期市場是所有銀行交易和金融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指出﹐去年11月﹐就連被看作是最保險的德國債券竟然在公開競標中沒有籌集到預定的金額。

他說﹕“這種情況在我看來還是第一次。很顯然﹐人們擔心歐元本身會崩潰。如果德國在發行歐元債券籌集資金遇到問題﹐那麼這就是歐元區出現解體的時候。另外還會發生的是﹐如果掉期市場出問題﹐歐元區就會解體。因為有太多的資金捲入到這些掉期市場﹐它的解體將會帶來巨大的混亂。”

同時也是英國一家資本管理公司負責人的布恩說﹐這些市場一旦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導致整個市場崩盤。

曾經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的約翰遜在研討會上表示﹐他經常被問及歐元區甚麼時候會解體的問題﹐而他則總是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多恩布什很有名的一句話來作回答﹐即它持續的時間總是比你認為的要長﹐但是當它發生的時候﹐它發生的速度總是比你想象的要快。

他表示﹐有很多因素都會引發一個高度杠桿化的金融體系的崩潰﹐包括社會動亂﹑相對富有國家放棄幫助有問題的國家等。

他說﹕“目前情況的基本特徵指向歐元區的解體﹐除非歐洲自己採取先發制人的斷然措施。這不是外部援救歐洲的時候而且也不會有來自美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助。這是歐洲人自己必須做的事。我們一直這樣說﹐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採取行動。如果他們現在不控制局勢的話﹐我們將會遇到巨大的麻煩。”

不過﹐比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伯格斯藤和研究員科克加爾德對歐元危機的看法則沒有這麼悲觀。伯格斯藤認為﹐歐洲不會出現大範圍的信貸違約﹐不會出現資本大量外逃的情況﹐而且歐元區也不會出現解體。他提出了以下的理由﹕

他說﹕“我們看到了歐洲一體化的歷史。在50多年的時間里﹐它一再面臨危機﹐其中的一些是涉及到本身生存的危機﹐一度威脅到歐洲的未來。但是這其中的每一個危機都被克服﹐而且就像歐洲統一的主要工程師莫內所預測的那樣﹐歐洲在危機過後變得更加強大並繼續向前進。”

伯格斯藤提出的第二個理由是﹐我們也看到了目前這次危機的演變﹐其中一度出現過悲觀論者所認為的生死悠關的時刻﹐但是這些悲觀論者也承認﹐歐洲到目前為止挺過了這些危機階段。

他的第三個理由是歐洲人對歐元的堅定承諾。曾經擔任過財政部副部長的伯格斯藤認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從歐元區現有的結構中獲取了巨大的利益﹐因此它會不惜一切代價維持歐元區﹐避免歐元的解體。與此同時﹐他認為﹐作為歐洲最後貸款人的歐洲中央銀行也會採取一切必要措施避免歐洲金融體系的崩潰。

伯格斯藤認為﹐他們之所以對歐元危機的前景得出不同結論是因為他使用的是政治經濟學的分析模型﹐而布恩和約翰遜使用的是純經濟分析模型。

布恩和約翰遜則認為﹐伯格斯藤一派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他們強調要注意市場發出的信號﹐而伯格斯藤則表示﹐市場並不是全知全能的。他指出﹐直到危機爆發前﹐市場對希臘和德國的主權債券都是等同視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