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西鎘污染事件 專家質疑

  • 吳心欣

柳州

柳州

廣西龍江河突發環境事件應急指揮部通報,龍江鎘污染事件處置工作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效﹐目前事態已完全處於控制之中。不過有環境專家表示﹐中國在處理污染問題時沒有一個透明機制﹐外界無法真正了解這次的鎘污染到底處理到了甚麼程度。

新華社報導﹐龍江河應急指揮部通過調控龍江各梯級電站下泄流量,配合除鎘措施,減少污染物並控制污染物下移速度;另外﹐為確保下游柳州市供水安全,柳州市自來水廠採用除鎘調整處理工藝,加強了水質處理過程中的監測。目前的監測情況表明,上游污染源已經切斷,沒有新的污染進入龍江。與此同時,龍江流域內的重金屬企業已被責令立即停產,涉嫌違法排污的相關企業的7名責任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責任調查已全面展開。

*鎘為致癌物質*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鎘為致癌物質,進入人體血液後可嚴重損壞人體的腎、骨和呼吸系統﹐引起各種病變。

世界觀察研究所(World Watch Institute)的中國項目經理馬海兵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近幾年來﹐中國各地發生的重金屬污染事件愈來愈多﹐僅2011年就發生了好幾十宗重大污染事件﹔由於中國在處理污染事件時缺乏透明機制﹐人們無法真正了解污染的程度。馬海兵對中國官方的報導持懷疑態度。

*缺乏透明機制*

他說﹕“它的報導都是一個模式,就是政府監控的一種報導形式,一旦污染事件發壞後,都是報導領導在第一時間到達現場,採取甚麼甚麼措施。沒有一個透明機制,外面的人,不管做環保的人,還是做新聞評論的人,很難真正滲透進去,或者真正滲透進去,了解了內情,你也沒辦法公佈。”

據新華社報導﹐此次鎘污染事件鎘泄漏量約20噸,泄露量之大在國內歷次重金屬環境污染事件中都是罕見的,此次污染事件波及河段將達到約300公里。對於污染可能對當地水源及環境帶來的後遺症﹐馬海兵表達了關注之情。

他說﹕“假設污染確實像報導的那樣,已經得到控制的話,那麼影響程度不會特別大,最多就是最近幾個月不要從受污染的水域取水,加快淨化受污染區域的水源。但是如果污染程度和它報導的情況不相符的話,就是說實際情況已經遠遠超過這個污染程度的話,那情況就比較嚴重。我還是挺擔心的。”

*金屬污染 面臨兩大挑戰*

馬海兵指出﹐中國的重金屬污染目前面臨兩大挑戰。一是由於需要大量工業用水﹐中國60-70%的重化工企業都分佈在重要水源附近﹐這是一個重大隱患﹔二是中國現在的工業化發展太快﹐環保標準和執法力度跟不上。

馬海兵說﹕“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當地政府和企業基本上是連通一氣,對環保的標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上面不來查,只要上面不曝光,就沒有甚麼問題。而環保部門只是負責監控彙報,沒有執法權,執法還要跟當地政府協商﹔如果那些企業對當地政府貢獻特別大,當地政府就會選擇採取一種比較姑息的做法。”

法新社報導說﹐儘管政府已經通告水污染狀況得到控制﹐但是龍江河下游的柳州市卻仍然出現市民大量囤積瓶裝水的情況。一位商店員工告訴法新社記者﹐冬季平常他們一天賣出一﹑兩百瓶瓶裝水﹐現在一天能賣兩千瓶。

世界觀察研究所的馬海兵呼籲中國各地政府應該在今年18大人事安排塵埃落定後﹐把環保監控和執法力度的問題真正放到檯面上來處理,否則隨着工業化進程進一步加快,這些污染事件只會愈來愈嚴重,愈來愈頻繁,到時想剎都剎不住,付出的代價將是巨大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