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海上販毒及武器偷運 威脅國際安全


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港口的集裝箱(資料照)

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港口的集裝箱(資料照)

一項新的研究顯示﹐環球範圍內﹐經由海上通道進行的毒品和武器走私﹑販運基本上沒有得到任何方面的控制和管轄﹔而且很多非法物資都是從總部設在發達國家的公司和企業運出去的。

位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星期一出臺了一份有關國際海事販毒和武器偷運的報告﹐這是近期內針對這一問題而撰寫的頭一份具有深度的報告。報告說﹐經由海陸偷運的物資當中﹐包括運輸到美國的可卡因毒品﹑以及運到剛果民主共和國和敘利亞﹑被當地政府用來鎮壓反對派的武器﹐如此等等﹐而且這些物資都是裝在封好的集裝箱裡面的。

*事關國際安全*

格里菲斯是這份報告的作者之一。他說﹐報告當中提到的那些情況﹐對國際安全引起重大的關注。

格里菲斯說﹕“假如那些恐怖份子要是聰明的話﹐他們很可以利用這種方式(從事恐怖活動)﹐因為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一般都相信集裝箱外面的標籤所說的就是裡面裝的。”

“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的這份報告說﹐絕大多數那些有問題的運輸公司總部都設在德國﹑希臘﹑美國等西方國家﹔這一點﹐或許令人吃驚。不過﹐報告的撰寫者之一格里菲斯說﹐在很多情況下﹐那些具體從事運輸的船隻﹐往往都比較複雜﹔很多船上掛的國旗其實都是考慮到方便﹐也就是說﹐是從那些睜一隻眼﹑閉隻只眼的國家搞來的國旗。

*錯綜複雜牽扯多方*

格里菲斯說﹕“有些時候一些販運武器的船隻﹐船主是德國人﹐開船的是法國人﹐船上掛的是利比里亞的國旗﹐船上運的貨是來自阿拉伯地區的武器﹐目的地是尼日利亞等國﹐但是船員們根本不知道船上裝的究竟是甚麼。”

非法販運到非洲地區的武器是一個大問題。

格里菲斯說﹕“過去20年裡﹐販運到蘇丹﹑剛果﹑西非以及東非部分地區的武器﹐一般都沒有被截獲。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不過﹐格里菲斯說﹐在很多情況下﹐運輸這些物資的船隻和水手往往在安全和污染等方面﹐都沒有良好的記錄。或許各國政府部門可以根據這一點來對停泊在當地港口的船隻進行檢查。

*相輔相成的兩個方面*

格里菲斯說﹕“我們的這份報告頭一次用證據指出﹐那些不安全的船隻﹑不可靠的船主和船員和海上走私這兩者之間有著直接的關係。兩者之間往往是‘相輔相成’的。”

格里菲斯說﹐由俄羅斯人掌舵的一艘叫作“戰車”的船隻﹐據報道就在這個月將武器和彈藥運到敘利亞方面﹐之前﹐這艘船曾在塞浦路斯被迫短暫滯留。

格里菲斯說﹕“這艘船之前已經在我們的注意範圍內了﹐因為早在2011年的時候﹐我們就收到文件說﹐就是這艘船﹐曾經將四百多萬小規模的彈藥從埃及軍方那裡運到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們手上掌握著所有相關的文件。”

*呼籲國際合作打擊非法販運*

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呼籲國際間在這個問題上﹐展開更加密切的合作﹐以便追蹤和打擊海上非法販運行為。格里菲斯說﹐各國政府同時還可以將現有的一些合作方式用到新的領域﹐比如說﹐可以將降低沿海地區污染的合作方式﹐沿用到毒品和武器販運方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