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敘利亞難民逃往黎巴嫩 艱難度日


2011年5月,逃到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接受敘利亞社工(右)提供的床上用品(資料照)

2011年5月,逃到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接受敘利亞社工(右)提供的床上用品(資料照)

來自聯合國的報道說﹐在黎巴嫩邊境登記的敘利亞難民人數激增。在黎巴嫩境內緊靠敘利亞邊境的小鎮瓦地哈立德﹐有許多敘利亞難民在廢棄的建築中過夜﹐靠最基本的必需品維持生活。

從阿巴拉學校的小山上﹐能看到綿延山巒之間的邊界線。這裡是多達80名來自敘利亞難民的住所。這個建築物多年前被廢棄。每間黑暗潮濕的房間裡都住着一個家庭。屋外的溫度經常在零下﹐寒冷至極。柴油發熱器把寒風擋在門外增加了一些溫度﹐但它噴出的味道令人窒息。

白天男人們談論着國內的抗議行動﹐每個人都有恐懼和悲慘的故事。易卜拉欣說﹐他和全家逃出來之前﹐在敘利亞被隔離了幾個星期﹐不讓上街參加反政府抗議示威。

他說﹕“他們綁住我們的胳膊吊起來不讓腳沾地﹐懸在空中。用電擊打我們。我身上現在還有印痕和傷口。他們還逼迫我們躺在板子上﹐把我們夾在中間﹐用繩捆住手腳﹐動彈不得。然後合上板子﹐讓我們的手腳懸在空中﹐然後毆打我們。”

在另一間屋裡﹐女人們抱着孩子圍坐在柴油爐旁。自從難民夏天來到這所學校以後﹐已經有15名嬰兒陸續出生。一名兩週大男嬰的母親說﹐這裡太冷﹐也沒有藥品。慈善機構如紅心月會只提供食品﹐牛奶和飲用水。

孩子的父親說﹕“我們沒有身份證明﹐我們想工作但是沒有證明﹐ 不能隨便往來。”

另一名男子說﹐敘利亞政府想報復這些難民。

他說﹕“我們能幫助我們人民的辦法就是向記者講述﹐讓外界了解我們的情況。當然敘利亞政權觀看這些電視新聞﹐知道我們在做些甚麼。兩天前﹐我們房子第二次被搜查﹐有時候他們威脅說要襲擊我們的親人﹐我們的父母。”

*聯合國難民署設法救援*

有幾千名難民從敘利亞逃到了黎巴嫩﹐很多人通過親戚朋友找到住處臨時安頓了下來。到目前為止﹐黎巴嫩政府對這一事件沒有發表看法。但是如果難民大量湧入﹐涓涓細流變成了洪水﹐屆時將無法阻攔。

隨着敘利亞的暴力本週更加惡化﹐聯合國難民署表示﹐正在準備有更多的難民抵達邊界。

聯合國難民署的工作人員達納.斯萊曼說﹕“我們從總部僱用了一名難民營專家﹐讓他來這裡考察並評估這裡的局勢。還要看看有沒有更多廢棄的學校。我們目前掌握了幾所不用的學校﹐還有更多常見的難民營﹐以便未雨綢繆。”

夜幕降臨﹐阿巴拉學校變得一片死氣沉沉。用於房間照明的汽車電池很快就要沒電了。這裡的難民逃過了暴力﹐但是就像在他們自己的國家敘利亞一樣﹐他們的未來似乎仍然岌岌可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