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經濟專家稱 中國必須採取新的增長模式

  • 莉雅

美國著名中國經濟學者、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資料照片)

美國著名中國經濟學者、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資料照片)

美國著名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拉迪認為,中國成功的走出了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的陰影,但是必須實施根本性的改革來維持其經濟增長並幫助推動全球經濟的復甦。他認為,中國的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導致房地產行業成為中國經濟增長最為重要的推動力,而這種情況是不可持續的。

中國政府在2008到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通過龐大的經濟刺激方案,使經濟增長在2009年只是減緩到令人艷羨的9.2%,而世界其他國家則遭受了60年來最大的經濟滑坡。

不過,華盛頓著名的經濟研究機構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尼克.拉迪認為,中國必須採取根本性的改革,解決經濟中的結構性失衡,從嚴重依賴出口和投資的增長模式轉向國內消費需求成為經濟增長日益重要的推動力的新增長模式,才能維持其經濟增長並幫助全球經濟走向復甦。

*拉迪:中國的金融壓制愈加嚴重*

拉迪星期二在有關他剛剛出版的《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如何保持中國的經濟增長》新書推介會上表示:“這本書的一個中心主題就是,中國金融體系的壓制性在過去7、8年的時間裡變得愈來愈嚴重,衡量它的一個指標是儲戶銀行存款的實際利率。在2004年以前,1年期銀行存款的實際利率為3%,在2004年以後,這個利率下降到負數。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改變。”

這位在華盛頓被尊稱為“中國問題大師”的經濟學家認為,低利率帶來多方面的後果,包括導致儲戶增加儲蓄以彌補低利率造成的損失,從而導致消費減少。低利率同時也影響到家庭收入,從而也導致他們減少消費。

*拉迪:住房投資推動增長不可持續*

拉迪認為,負儲蓄利率是導致中國房地產投資過熱現象的根本原因,而目前的這種投資增長率是不可持續的,因此它的放緩將會影響到中國經濟的增長。

他說:“我認為中國在這方面面臨的風險更多的是在宏觀方面,而不是金融方面。如果你看貸款成數,即貸款額與抵押物價值的比例等數據,房地產行業的杠桿化程度並不高,所以我不認為它會立即對金融體系帶來很大的壓力,但是可能出現住房領域投資的顯著放緩,而住房在過去4、5年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最大推動力。”

*中國經濟放緩的影響*

拉迪認為,中國經濟的顯著放緩將影響到世界經濟的復甦。

他說:“如果中國不能成功的轉向更多依靠消費、減少對投資和出口的依賴的增長模式,經濟內部存在的種種不平衡不可避免的會出現矯正,同時會出現經濟增長的大幅滑坡。而且很可能伴隨而來的是再次出現非常大的經常項目盈餘。”

拉迪認為,巨額經常項目順差是導致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出現緊張的根本原因,因為這個順差雖然推動了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卻是其他經濟體的一個拖累。

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師林毅夫(資料照片)

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師林毅夫(資料照片)



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在會上提出了一些他的問題和看法。

他說:“你特別強調了金融壓制的問題。我的問題是,它是造成你剛才描述的這些問題的原因還是這些問題導致的後果?”

林毅夫認為,中國儲戶實際利率出現負數是因為經濟中存在的問題所導致的,而不是引發這些問題的起因。他還認為,在全球經濟復甦乏力之際,要求中國減少投資擴大消費的時機並不好,因為擴大消費意味着減少投資,而這會減少中國從高收入國家進口的資本貨物,並可能導致中國出口產品價格上漲,從而影響全球經濟的增長。他還認為,中國最近幾年的經濟改革步伐是因為受到國際環境的影響而有所放慢,而不是因為政府領導人的相對軟弱而導致改革實施不力。

拉迪答覆說,中央銀行對儲戶利率有完全的控制,它可以通過提高名義利率來抵消通貨膨脹的影響。與此同時,在他看來,存款利率在2004年下半年經常項目盈餘增加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時出現負數,也表明這是政府的有意而為。另外,中國減少投資可能會對某些國家帶來很大的影響,但是在總體上來說,中國的資本貨物進口額並不是很大,而如果中國的經濟減緩到6%而且持續2、3年的時間將對全球經濟造成更大的傷害。

至於改革的時機問題,拉迪說,中國在2009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進行他所提到的這些改革當然是困難的,但是他指出,中國的利率自由化改革在2004年下半年就完全停止了,而這時距離全球金融危機還有3年的時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