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半個中國有城市化的擔憂

  • 杜林

在北京站等候上車返鄉的農民工

在北京站等候上車返鄉的農民工

春節過後﹐中國從南到北普遍出現用工短缺的現象﹐很多企業被迫推遲開工﹐內地企業也更加激烈地同沿海企業爭搶農民工。專家認為﹐這體現中國勞動力結構問題現在十分突出﹐半截子的城市化進程讓農民工就業缺乏保障的問題已經非解決不可了。

服務產業相對集中的旅遊省份海南大年初七就舉行首場人才招聘會﹐共有160多家企業代表參加。但現場應聘者寥寥﹐簽約者更少。招聘人員對當地媒體說﹐這種情況十分罕見。

她說﹕“往年只要是第一場招聘會都是很火爆的﹐但今年的形勢看起來不是很好。”

招聘人員認為﹐農民工就業要求的轉變是招聘冷場的重要原因。海口市餐飲業一位負責人本次共招聘包括店主在內的多名職位﹐卻一個還沒招到。她對媒體說﹐今年服務業的就業不太樂觀。

她說﹕“能夠勝任這些工作的人必須要有一定的學歷。那麼有一定學歷的人是不願幹這些活兒的。服務行業現在很多人不願意做﹐所以確實很難。”

製造業的用工荒同樣嚴重﹐在珠三角地區相對突出。在廣州春節後舉行的招聘會上﹐不少製造廠家紛紛提高了熟練工種和普通工人的薪酬。一位招聘人員說﹐他們的招聘低薪已遠遠超過了廣州1300元的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月薪超過5000元。

他說﹕“我們的同行都感覺﹐而且外界都感到製造業這個人口密集型的產業面臨招工難的問題。我們根據同行業的情況來調節我們自己需要保持競爭力的福利待遇。整體來說的話﹐漲幅應該都在15%以上。”

加工產業相對密集的浙江省的就業情況也很嚴峻。杭州春節過後舉行的首場招聘會並沒有象往年那樣引來很多的人。一些來自安徽的農民工說﹐現在招工機會很多﹐自己要仔細挑選適合的崗位。一對40歲左右的農民工夫婦說﹐他們不是熟練工﹐但薪資要求不能太低﹐否則很難在當地生活。

他們說﹕“我的工資大概3500到4000元左右﹐要求不太高。(太太)要求最低要3000元一個月﹐我去年在溫州那邊是3000多塊錢一個月。”

*內地挑戰*

與以往不同的是﹐春節後的用工荒不僅沿海地區突出﹐四川﹑重慶和安徽等傳統的勞務輸出基地也同樣嚴重﹐很多內地企業紛紛提高工資﹐同沿海地區爭搶農民工。不少企業在火車站拉起橫幅﹐宣傳本地就業的好處﹐“截留”了很多返回沿海的農民工。部份沿海企業於是租車到內地招工。杭州外來服務中心一位工作人員承認﹐內地工資待遇的提高﹐是當地工廠面臨的挑戰。

*結構性矛盾*

今年的用工荒為甚麼格外突出呢﹖中國社科院的研究表明﹐中國新增就業人口的增長2004年以來就一直低於就業需求的增長﹐就業市場勞動力供求的結構性矛盾因此愈來愈突出﹐“中國勞動力無限供應的時代早已過去”。

另有學者認為﹐城市化進程沒有徹底完成﹐導致農民工就業異常脆弱﹑流動性很高。北京大學教授樊綱去年就呼籲政府採取措施﹐為農民工提供社保﹐讓他們的就業相對穩定。

他說﹕“為農民工提供基本的社會保障﹐然後逐步提高﹑逐步擴大﹐而不要守住戶籍制度的概念。你不可能一下子對那麼多的人按照現在城市戶籍的標準提供公共服務的話﹐你可能就需要雙軌制的辦法。這就要運用常住人口的概念﹐首先提供最基本﹑要求最迫切的﹐比如說教育﹑子女的教育。”

北京師範大學貧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實表示﹐目前的城鎮化進程並不徹底﹐農民工沒有完全融入城市﹐讓他們成為城市的邊緣人。這不僅扭曲了就業市場的供需﹐也不利社會的和諧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