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溫家寶承認 亂佔農民耕地 導致群體性事件頻生

  • 楊明

中國總理溫家寶(資料照片)

中國總理溫家寶(資料照片)

中國總理溫家寶承認﹐因為政府未能有效保障農民土地免受任意侵佔﹐導致一系列的群體性事件。觀察人士指出﹐溫家寶作為總理應該為各級地方政府搶奪農民的利益承擔責任。

在中國農村各地﹐由地方政府支持的侵佔農民土地的事件屢見不鮮。農民賴以生存的權利被踐踏﹐是導致抗議示威事件的主要原因。

*溫家寶誓言要想農民提供保護*

中國總理溫家寶日前在廣東視察時表示﹐他理解農民們為甚麼對土地喪失很憤慨。他誓言要向農民提供保護﹐給予農民在土地開發上的集體話語權。

新華社引述溫家寶的話說﹐“現在普遍存在的問題是甚麼呢﹖是亂佔農民耕地﹐而農民有意見﹐甚至由此引發群體性事件。問題的根源在於﹐土地作為農民的財產﹐這個權利沒有得到應有保障。”

他說﹐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既是農民的財產﹐又是農民的生產資料。農民沒有土地﹐就如同工廠沒有機器。他說﹐“我今天在耕地上一寸都不放﹐一口都不鬆﹐可以說寸土不讓。”

*溫家寶講話時機和地點耐人尋味*

溫家寶在白雲區江高鎮水瀝村的講話﹐並沒有提到前不久剛剛平息的烏坎村因土地使用糾紛發生的大規模抗議事件﹐不過他講話的時機﹐以及講話的地點﹐不同尋常﹐耐人尋味。

*程曉農﹕溫家寶講話空泛 應對農民耕地被佔負責*

旅美中國農村問題專家程曉農博士說﹐溫家寶的講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誠意﹐面對了一些現實問題。雖比以往中共官員的講話實在一些﹐但比可執行的措施還是空泛一些。

他說﹕“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所謂的空泛﹐就是沒有談到這些問題是怎麼造成的。換句話說﹐他身為總理﹐過去這麼多年推行的政策﹐其中包括農村政策﹐對造成今天的問題負有哪些責任。在任期內能不能通過政策的改變﹐或者制度的改變﹐來糾正過去存在的問題。”

*處理烏坎抗議事件模式或不適用其他省份*

華爾街日報說﹐溫家寶的講話似乎是支持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的信號。在中共高級領導人中﹐汪洋被廣泛認為是最自由派的領導人之一。汪洋在處理烏坎事件上﹐一反中共強力鎮壓的做法﹐為減少農村官員的腐敗﹐對抗議的村民做出巨大讓步﹐讓烏坎參加抗議的農民代表擔任村政府的主要職務。

不過﹐報道認為﹐解決烏坎事件的模式可能在中共其他省市的地方領導人那裡遇到阻力﹐因為他們會擔心烏坎村民的勝利﹐為他們所在地不滿的居民壯膽撐腰。

*各地差不差錢可能是關鍵*

程曉農博士表示﹐中國地方政府的官員通常都會以高壓的形式﹐鎮壓任何反對政府的抗議活動﹐廣東省平息烏坎抗議的模式﹐是希望做出一個好一點的樣板﹐還是從此扭轉廣東省政府的運作模式﹐目前還難以斷定。

他說﹕“採用廣東烏坎的做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被其他省市接受﹐實際上不取決於廣東﹐取決於其他省市﹐更主要的取決於各省市的狀況﹐各省市是不是差錢。”

*地方政府意志凌駕農民之上﹐政府搶奪農民利益*

程曉農博士說﹐那個地方財政差錢﹐就必須要動土地﹐動土地﹐就必須要傷害農民的利益。因為政府拿的就是農民的利益。如果政府不從出售農民土地中撈好處﹐增加他們的財政收入﹐房地產開發商將買地的價格全數給農民﹐抗議的情況就會少很多。他說﹐歸根結底是政府在搶奪農民的利益。

根據中國的《土地管理法》﹐ 中國農村的土地依法屬於村農民集體所有。理論上﹐村民集體決定是否開發或出售土地。但實際上﹐村鄉鎮的官員主宰集體土地的使用權﹐而且他們的意志往往凌駕於農民的意願之上。

2011年年末﹐廣東省汕尾陸丰市東海鎮烏坎村數以千計的村民舉行示威﹐抗議村委會違規倒賣土地﹐以及操縱村委會的選舉。這次抗議示威﹐持續時間之長﹐參加人數之眾﹐引起影響之大﹐極為罕見。這次前後持續了數月的抗議﹐最後以廣東省當局答應村民的三項要求而告終。

*保重農民的選舉權和自治*

溫家寶說﹐政府一定要保障農民的選舉權利﹐堅定不移地做好村民自治和村委會村民直選。村裡的事務由村民作主。他說﹐現在的問題是﹐一些地方農民作主流於形式﹐對涉及農民切身利益的大事﹐鄉村幹部一開始說老百姓都是同意的﹐但後來鬧起事來﹐發現老百姓並沒有同意。要廣泛聽取農民意見﹐要由農民作主。

此前﹐溫家寶在《求是》上發表署名文章強調﹐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等﹐是法律賦予農民的財產權利﹐任何人都無權剝奪。

*2010年動蕩不安“群體性事件”約9萬起*

根據中國政府資助的一些研究統計﹐中國發生的動蕩不安的“群體性事件”在2010年達到大約9萬起﹐另外一些統計顯示這個數字可能更高。中國官方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經濟時報》今年說﹐在農村地區的群體性事件中因土地被侵佔引起的糾紛佔6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