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東烏坎能否成為“全國的烏坎”

  • 蕭洵

廣東烏坎村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廣東烏坎村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2月1日﹐烏坎村民以一人一票的形式選舉出11名村選委會成員。一星期內﹐浙江蒼南縣村民則三次發起大規模示威,抗議村官私賣土地,侵吞賣地款項。

*蒼南複製烏坎抗議模式*

有報道稱,蒼南縣泮河村村民表示﹐他們的情況與烏坎村情況相似,都是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村官私自賣給開發商而未得到任何補償。村民說,他們是受到烏坎村民維權活動的啟發而舉行示威的。

浙江蒼南縣的村民們複製了烏坎的抗議模式﹐但浙江是否會效仿廣東在烏坎事件上的處理模式﹐現在還不得而知。

*溫家寶承認中國農村亂佔耕地問題*

而同樣在過去一個星期﹐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廣東視察期間承認﹐中國農村存在“亂佔農民耕地﹐而農民有意見﹐甚至由此引發群體事件。”

中國官媒新華社引述溫家寶的話說﹕“問題的根源在於,土地作為農民的財產,這個權利沒有得到應有保障。”

*烏坎難成民主樣板﹖*

有分析認為﹐省委書記汪洋領導下的廣東對烏坎的處理﹐以及允許烏坎一人一票選舉村選委會的模式﹐應該得到了中央的支持。而溫家寶在廣東講話時﹐又提及相關問題﹐是否意味着中央有意以烏坎為樣板﹐推廣基層民主選舉模式﹖

對此﹐外界的分析持謹慎態度。華爾街日報2月6日的一篇分析報道說﹐“溫家寶成為保護土地權方面最直言不諱的中國政府領導人﹐不過他的努力看起來沒有收到效果。”

報道援引的分析認為﹐在溫家寶退休前﹐他在抗擊根深蒂固的地方土地腐敗問題上不太可能取得很大進展。

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近代史學者章立凡日前對美國之音談及他對烏坎選舉模式的看法時也認為﹐烏坎模式的推廣存在地方利益障礙。

他說﹕“烏坎選舉或者這個民主模式能不能夠推廣﹐現在恐怕高層還沒有最後拍板。而正如很多人所分析的﹐烏坎可能對現在的吏治造成比較強烈的衝擊波。”

*林和立﹕烏坎模式未切中要害*

還有一些分析人士則直指所謂的烏坎模式其實並未切中問題要害﹐也就是農村土地的所有權問題。雖然溫家寶在廣東講話時說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既是農民的財產,又是農民的生產資料﹐但是他並沒有談及是否會在土地所有權問題上進行改革。

香港中國政治觀察人士林和立此前對美國之音談到烏坎事件與農村土地所有權問題時說﹕

“近幾天﹐隨着新一輪的(烏坎村)村代表的選舉﹐好象中共當局希望證明民主進程還沒有停頓。而我們要關注的地方﹑最重要的問題是﹐那些土地會不會重新分給農民。”

林和立說﹐中國有許多經濟學家一直呼籲﹐改變現有的農村土地集體所有的形式﹐讓農民有權支配自己的土地。他說﹐這個已經談了十幾年的問題﹐不會在胡溫政權剩餘的短暫時間裡得以解決。

*地方利益與土地改革*

林和立還談及農村土地和地方利益之間的問題。
他說﹕“我們不要忘記﹐最主要的問題是﹐目前中國地方財政的來源﹐超過一半來自於賣地的收入。所以中央目前也要兼顧到地方財政來源的問題。假如不允許地方政府賣地的話﹐很多地方政權會破產。所以這個連鎖反應是很大的。”

北京的政治學者劉軍寧在談到中國當前土地改革進程時說﹐當局不可能在土地共有制問題上有主動的舉動。

*章立凡﹕烏坎能否成為“全國的烏坎”*

近代史學家章立凡認為﹐烏坎這個事件是民間和官方長期博弈的結果﹐類似的抗爭也有很多失敗的先例﹐例如此前被強壓下去的廣州番禺區太石村村主任罷免事件。

他說﹐烏坎這次算是成功了﹐但是這次成功是否意味着“烏坎一小步﹐全國一大步”﹐還需要觀察。

章立凡說﹐烏坎能否成為“全國的烏坎”﹐還要看它對當前的吏治﹐對未來共產黨的執政地位有甚麼樣的影響。他認為目前高層對此﹐以及烏坎模式與政治體制改革如何進行結合等問題還沒有想出答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