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昔日“打黑英雄”或親嘗濫刑滋味

  • 蕭洵

重慶市副市長、重慶市前警察局長王立軍(資料照片)

重慶市副市長、重慶市前警察局長王立軍(資料照片)

對於象李庄這樣曾經為王立軍主持下的重慶“打黑”對象辯護﹐自己卻被“黑打”的北京律師來說﹐這個被很多人稱作“大片”的事件發生在他在重慶被定罪的兩週年前夕。

北京辯護律師李庄在王立軍主持“打黑”時﹐曾為一個“打黑”對象提供辯護。他準備在法庭上提出刑訊逼供問題,卻被重慶當局指控製造偽證。

李庄後來承認有罪,被判刑,後來在即將出獄時又被控涉嫌漏罪,然後公訴方又突然撤訴。李庄於去年6月刑滿獲釋。

*李庄獲罪兩週年撰博文控司法不公*

李庄在2月9日發表的一篇博文中寫到“在整個案子的司法程序中﹐我看不到法律﹐看不到公義﹐可以說﹐當時的律師界驚恐萬狀﹐萬馬齊喑。”

當重慶當局發佈王立軍病休消息後﹐李庄在微博上發帖說﹕

“我愿意為休假式治療中的一切‘病人’,提供免費法律咨詢,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愿意隻身前往重慶出庭,為‘病人’免費辯護。在此,提醒審訊者,要依法審訊,千萬不可對‘病人’刑訊逼供。否則,我會當庭申請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依法維護我的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

*莫少平﹕“打黑英雄”或嘗被“黑打”者滋味*

這篇博文成了被廣泛轉載的“熱帖”。作為當時在薄熙來領導下﹑由王立軍在重慶主持的“打黑”運動中被投入大牢的“打黑”對象的辯護律師﹐李庄對當時讓他入獄的王立軍的彼一時﹑此一時命運深有感觸。

北京知名維權律師莫少平認為﹐王立軍可能會親身體會到象李庄這樣被他“黑打”過的人曾經嘗過的滋味。

北京的維權律師莫少平(資料照片)

北京的維權律師莫少平(資料照片)


莫少平對美國之音說﹕“有些人給他的評價不是‘打黑’英雄﹐是‘黑打’英雄。你用一種非正常的﹑非規範的手段去‘打黑’。那麼這導致的惡果(是)﹐一旦你淪為階下囚了﹐你可能才會有更深切的體會。”

莫少平說﹐王立軍的事情有可能最終進入司法程序﹔而進入到司法程序的時候﹐如果沒有真正的司法獨立﹐他本人受到審判時﹐才會切身體會到自己原來用的方式實際上是不對的。

*王“被治療”後賀衛方重發公開信*

北京大學法律學教授賀衛方在王立軍被“休假式治療”後﹐在其微博上摘登了他早在2011年4月12日時所寫的一封公開信。他寫到﹕“我要對王立軍局長說 ... 尊重獨立司法對大權在握者一樣重要。文強炙手可熱時根本不會意識到這種獨立性的價值﹐但一旦淪為階下囚﹐他也許幡然醒悟﹕沒有獨立的司法﹐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 無論是權傾一時者﹐還是屈辱偷生者﹐生命註定是朝向死亡的。”

*展江﹕無法制任何人都不安全*

曾為李庄案寫公開信的賀衛方在華盛頓白宮前留影

曾為李庄案寫公開信的賀衛方在華盛頓白宮前留影


這位法律學者的話也得到其他學者的呼應。北京外國語大學傳播學教授展江對美國之音談及王立軍事件可能形成甚麼樣的影響時說﹕“那麼我們現在能不能有一個共識呢﹖比如說﹐我就發了一個微博說﹐從這樣的﹑那樣的個案﹐窮人的也好﹐富人的也好﹐有權的也好﹐有錢的也好﹐到普通人﹐沒有法制保障的話﹐任何人都是不安全﹐沒有安全感的。”

北京的維權律師莫少平說﹐如果王立軍事件能夠引發對他當時在位時“打黑”的案件進行重新複核﹐如果能夠發現其中的冤假錯案的話﹐他會感到比較欣慰。

莫少平希望這個事件能夠推動中國形成獨立的司法制度。
他說﹕“如果這件事情能夠真正地給人們啟示的話﹐我還是希望只要是有志於中國走向民主法制之路的有識之士﹐努力建設一個獨立的中國的司法制度。這仍然是當務之急。”

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在華盛頓確認王立軍曾進入美國領館﹐與美方人員會談後自行離開。紐蘭稱王立軍自己離開。她對王立軍是否尋求政治庇護拒絕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