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緬甸與大部份少數民族簽停火協議


緬甸政府和一些爭取自治的少數民族簽署停火協定之舉﹐贏得一片讚揚。但是它和其中的一個族裔團體﹐克欽族獨立軍之間重啟戰火﹐又威脅到緬甸和中國邊界的安寧。為了解決這項邊界情勢的問題﹐中國悄悄的為緬甸政府和反叛族裔之間﹐安排和平會談。

去年六月﹐從緬甸政府和克欽族之間長達17年的停火協定﹐在暴力衝突中失效之後﹐這個北部資源豐富的克欽地區就不時發生零星戰鬥。然後﹐成千上萬的克欽族村民﹐越過邊界﹐逃到中國。

緬甸“救災及發展夥伴組織”的布萊恩‧埃里克森估計﹐在中緬邊境一帶流離失所的民眾﹐有六萬多人。他說﹐留在緬甸境內的難民缺少食物﹐許多人在寒冷的氣候中﹐感染上呼吸系統疾病。

埃里克森說﹕“逃避與緬甸政府軍正面衝突的群眾人數﹐絕對是成千上萬。緬甸政府軍強制佔有土地﹐財產﹐有時還拘捕人民。因此﹐人們都在槍林彈雨中逃難。我認為大部分人民逃難﹐是由於對這種情況感到恐懼。”

對於媒體和國際組織來說﹐了解當地的情勢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們和克欽邦之間的接觸﹐非常有限。

**衝突地區多在邊境難民問題中國坐立難安**

同時﹐邊界情勢在中國一方﹐也難看清。中國政府重來沒有承認有過任何難民危機。但是﹐他們又擔當了重要角色﹐上個月和去年11月在邊界上提供中立地帶﹐使雙方進行會談。

類似情況也於2009年發生過﹐當時緬甸軍方在撣邦地區和一支果敢族部隊發生衝突﹐攪亂了當地的商業活動﹐使成千上萬的難民逃進中國。

台灣政治大學的一名研究員拉維帕薩德‧納拉亞南說﹐中國擔當起會談東主的責任﹐完全是衝突導致的結果。

他說﹕“北京這次展現出調解的興趣﹐完全導因於2009年8月緬甸和果敢族部隊的衝突。發生在中國邊境上的難民問題﹐不但對當地省級領導﹐而且對北京當局來說﹐都是一件麻煩事。因此他們覺得不應置身事外﹐否則任何時刻﹐都可能發生措手不及的問題。”

**投資貿易能源利益受威脅中國必須出面調解**

持續的戰事不僅威脅了和平﹐也威脅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中國貿易和投資的安全。克欽族地區爆發的衝突地點﹐靠近中國支助建造﹐但仍在爭議中的水力發電大壩。這個投資三十五億美元的密松水壩附近發生戰事之後﹐緬甸總統吳登盛命令建築工程暫停﹐這事讓中國既吃驚又憤怒。

北京在克欽邦建造了七座水電大壩﹐產生的電力大部分輸送到中國。

在瑞麗的一名緬甸問題分析專家說﹐中國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才做雙方談判的東道主的。這位專家說“在克欽邦北部地區﹐特別是克欽邦獨立軍控制的區域﹐有很多政府的投資﹐中國政府的投資。那裡有很多投資計劃。因此。他們在那個地區需要和平。”

**緬甸經濟開放引起中國關注**

一些分析人士說﹐更重要的是中國和緬甸一同鋪設﹐貫穿緬甸的石油和天然氣輸送管道。這些管道一旦鋪設完畢﹐將從緬甸西海岸直通位於克欽邦南方﹐距離最近衝突發生地點不遠的中國瑞麗。這條管道﹐將為來自非洲和阿拉伯國家的石油提供避免經過海盜橫行的馬六甲海峽﹐而直通中國的戰略性替代路線。

倫敦政經學院的訪問學者卯紮尼說﹐這條管道使緬甸政府和叛軍之間和平﹐是中國的戰略目標。

這名訪問學者說﹕“對於緬甸軍方和北京當局來說﹐克欽邦在保護﹐為油管和邊界貿易點提供安全方面﹐變得極為重要。”

中國購買並且投資於緬甸邊界的礦產﹐寶石和木材﹐雖然這些生意未必完全合法﹐然後再以廉價工業成品賣給緬甸。

軍方分析人士說﹐佤邦聯合軍最大的武器供應來源是中國。佤邦是緬甸各族裔中最大的武裝力量。據估計﹐擁有兵力三萬人﹐並被認為是東南亞最大的毒品交易組織。

為了利益的平衡﹐中國也銷售武器給緬甸軍方。但是卯紮尼說﹐隨着緬甸經濟的開放﹐北京的注意焦點﹐將集中於緬甸。

他說﹕“中國到了利益適當的時機﹐會將對地區族裔的武裝團體施壓﹐特別是佤邦﹐我想也包括克欽邦。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會做到甚麼程度﹐使他們的努力具有建設性﹐還是倒向緬甸政府一方。”

因為在這一點上﹐中國寧可在緬甸首都內比都釣大魚而不會在邊界族裔武裝部隊中獨釣。

經過多年的經濟制裁後﹐西方國家和緬甸改善關係的前提是結束對少數民族的戰事。緬甸政府目前已經和佤邦﹐克倫尼邦﹐撣邦﹐欽邦達成協議。另外還有與緬甸政府軍交戰長達60年﹐雙方簽有歷史性停火協定的克倫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