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洛德大使說美中摩擦應限制在不損害兩國關係範疇內

  • 楊明

美國前駐華大使洛德(資料照片)

美國前駐華大使洛德(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前表示﹐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至關重要﹐美國不能讓雙方在經貿交往中的摩擦和分歧干擾整個中美經貿合作大局。美國前駐華大使洛德說﹐摩擦是這兩個不同政治制度國家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但要把摩擦限制在不損害兩國關係的範疇內。

*習近平﹕不能讓摩擦和分歧干擾整個中美經貿合作大局*

習近平12日在訪美前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書面採訪時說﹐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最富活力和最具潛力的雙邊關係之一﹐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對兩國至關重要。

不過﹐習近平承認中美經貿交往過程中﹐難免出現一些摩擦和分歧。他希望雙方要通過平等互利﹑互諒互讓的協調﹐妥善處理分歧﹐不能讓摩擦和分歧干擾整個中美經貿合作大局。

美國政界人士多次批評中國人為地壓低人民幣匯率﹐以增加中國的出口﹑無視對美國的知識產權保護﹑以及不公平地補貼如太陽能等出口企業。

*洛德說摩擦是美中關係中一個必然的部份*

美國前駐華大使溫斯頓‧洛德(Winston Lord)四十年前參與了開啟美中兩國塵封多年交往大門的破冰之旅。他認為﹐摩擦是美中關係中一個必然的部份﹐但這並不意味着摩擦不會成為積極的因素。

他說﹕“我認為﹐從開啟兩國交往大門以來﹐摩擦就一直不可避免﹐並將在未來10年繼續存在﹐其中也有合作和競爭。希望我們能避免衝突﹐但肯定會有緊張和摩擦。”

*美中摩擦限制在不損害關係的範疇內*

洛德大使說﹐中國是崛起中的大國﹐美國是已建立起來的大國﹐兩國政治體制不同﹐在一些國家利益方面相互競爭﹐因此會導致在目標上的分歧﹐即使有時我們目標一致﹐策略也會不同。不過﹐他同意習近平所說的“不能讓摩擦界定美中關係”﹐強調美中面臨找到並擴大合作領域的挑戰﹐不僅在雙邊關係上﹐而且在區域和全球問題上﹐從而使雙方整體關係呈現積極的勢態﹐同時把摩擦限制在不損害關係的範疇內。

*習近平訪美雙方不會降低彼此的經貿爭議*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鋒認為﹐中美之間目前最大的爭議和分歧是經貿領域。他說﹐今年是美國的大選年﹐奧巴馬為了謀求連任在全力拼經濟。但是在經貿領域﹐雙方如何能夠縮小差異﹐形成共識﹐最終在一系列分歧的問題上邁出合作的步伐﹐對於現在的中美兩國政府來說﹐都具有特別重要的國內政治意義。

他說﹕“其實﹐中美經貿關係歷來是中美關係重要的紐帶和支柱﹐這些問題需要通過彼此雙方對話﹐以及積極的合作姿態來逐步加以解決。我認為習近平這次訪美雙方在經貿領域要大幅度降低彼此爭議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華盛頓郵報說﹐毫無疑問﹐美中現在進入了一個困難時期﹐在中國的經濟政策以及中國對南中國海領土的野心等方面﹐雙方關係緊張。

*美中應一道為太平洋共同體而合作*

習近平在回答華盛頓郵報書面採訪時還淡化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態度﹐指出太平洋兩岸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歡迎美國為本地區和平﹑穩定﹑繁榮發揮建設性作用﹐並希望美國充份尊重和照顧亞太各國的重大利益與合理關切。

洛德大使說﹐美中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挑戰﹐就是相互合作﹐同其它國家一道幫助建立一個太平洋共同體﹐這意味着中國歡迎美國在該地區的繼續存在﹐美國明確表示不會設法包圍或遏制中國。

他說﹕“我認為我們找到共同合作的領域﹐非常重要。中國認識到美國是個穩定勢力。事實上﹐我們在最近幾十年的存在﹐幫助中國建立了卓越的經濟增長框架。當然這大部份歸功於中國人民本身。所以﹐有足夠的空間供我們以及其他國家一道為太平洋共同體而合作。”

*習近平訪美對雙方來說意義重大*

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星期一抵達美國﹐進行闊別美國27年後的第二次訪問。與1985年作為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完全不同﹐此次習近平是作為國家副主席和未來黨政軍一把手訪問。洛德大使說﹐習近平將在未來10年領導中國﹐此次訪美意義重大。

他說﹕“首先兩國領導人相互結識﹐了解如何相互打交道。第二﹐習近平能利用這次機會給美國人民﹐媒體﹐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留下印象。第三﹐將有助於提高習近平在中國和世界的形象和威望。”

北大教授朱鋒說﹐習近平副主席訪美是2002年中共16之前胡錦濤也以中共候任領導人身份到美國訪問模式的延續。這次訪問不僅表明中國重視中美關係﹐而且代表了中國高層同美國政府的溝通﹑交流和認知。

他說﹕“他這次訪美最重要的也是他展示個人魅力﹐風采的一個很重要的旅行﹐給予美國政界和社會一個開放的管道﹐來認識這樣一個即將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的人。因此這是一個展示之旅﹐一個認識之旅。”

*中國國內交困 習近平訪美似趕考*

不過﹐旅美的中國政治戰略研究學者何頻卻認為﹐習近平這次訪美與10年前胡錦濤的訪美有很大不同。他說﹐胡錦濤訪美時﹐中國模式還處在比較興旺階段﹐社會問題遠沒今天那麼嚴重﹐但今天習近平訪美﹐中國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走到盡頭﹐在老百姓“民智已開”時﹐中共卻沒有找到新的治理模式﹐而且還極力迴避政治改革和民主化進程。

他說﹕“他(習近平)能做的事情﹐從短期來看﹐會是非常有限的。他即使想有所作為﹐也要等他鞏固權力以後。所以﹐他這次訪美基本上還是一個‘趕考’的過程﹐成績單還不可能通過這次訪問能夠拿得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