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章含之談 毛澤東 章士釗 喬冠華


明顯衰老的毛澤東1975年12月會見來訪的美國總統福特

明顯衰老的毛澤東1975年12月會見來訪的美國總統福特

毛澤東影響了許多中國人的一生命運,包括被他選做英文教師的章含之。章含之認為毛澤東晚年急劇衰老,已經不適於掌控國家。章含之還表示,她和她的丈夫,當過外長的喬冠華都不太適合中國的官場政治。

1972 年2月21日到26日,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導致美中兩國打破多年隔閡的堅冰,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這次訪問被稱為“改變世界歷史的7天”。被稱為“末代名媛”的中國女外交家章含之參與過對尼克松總統的接待,當過尼克松的翻譯,也是中國出席1972年聯合國大會的副代表,是美中建交談判的見證人之一。 2008年1月26日,章含之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3歲。就在她逝世的一年半以前,章含之在她在上海和北京的住所兩次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的電視專訪,就尼克松訪華、美中建交、她和毛澤東的關係、喬冠華的外交和政治生涯等問題和記者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深度交談。

章含之在專訪中感慨地說,有三個男人對她的一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一個是毛澤東,一個是他的父親,一個是喬冠華。

*老人集權 病夫治國*

“我從14歲就認識毛澤東。在我認識他這麼幾十年裡頭,我也是看著主席從當年--最早我見到他才60多歲,接觸比較多的是在他70歲過生日的時候 --我看他10年裡的發展,衰老的還是蠻快的。特別是林彪事件以後,他衰老得很厲害。所以我覺得除了種種的政治原因、中國的政治鬥爭之外,我也覺得從制度上來說,年紀到了這個時候,生理上、客觀上,他恐怕就不能夠掌握這麼大一個國家的命運。”

*毛保護章士釗 周擴大保護面*

章含之的養父章士釗(字行嚴),曾任民國政府高官,是中國著名“愛國民主人士”之一。1920年資助毛澤東兩萬元,並組織赴法勤工儉學。

章含之說:“作為黨外人士來說,我覺得主席對我父親真的是挺好的,挺關照的,否則我父親早就成右派了。在‘反右’的時候,我父親在政協發言,說‘務必先腐而後生虫。’他就是說你共產黨不要先批評別人。一個水果,要是裏邊爛了,這水果就不能吃了。要是外邊有點皮[爛了],你切掉,裏邊還能吃。這果子的裏頭就是共產黨,是核心,你是自己先腐了,然後才生虫。別的人都是外頭的虫子,是可以去掉的。你共產黨里頭壞了,是去不掉的。後來不得了了,政協就批判他,說他是反動言論,差一點變右派了。這時毛主席說話了,說章行嚴另當別論,他不是壞意。第二是文化大革命,紅衛兵抄我們家,鬥我父親,我父親連夜給毛主席寫信,毛主席批給周總理,說章行嚴要保護,這樣就把他送到301[醫院]。總理就趁機開了一個名單,說這些人都要保護,所以這些民主人士的頭頭都保護起來了。”

*風云人物 宦海沉浮;中國政壇 生死攸關*

70 年代初,章含之的第二任丈夫喬冠華協助周恩來為打開中美關係開展了一系列外交活動。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時,負責與基辛格談判,草擬美中聯合公報。 1971年11月,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恢复后,喬冠華率中國代表團出席第26屆聯大會議並在大會上發表講話,全面闡述了中國的外交政策。毛澤東1976年去世後,喬冠華捲入政治鬥爭的漩渦。1983年9月22日,喬冠華因肺癌去世。

章含之在回憶喬冠華時說: “也許我和喬冠華從本質上來說都不是從政的人。政治在任何國家都是蠻複雜的。中國當年是更複雜。也許在有些(國家的)政治裡頭,你失敗了以後大不了教書去,但是在中國可能是一個生死問題。所以這就更加嚴酷了。我跟喬冠華多少都是性情中人,不太適合官場,不太適合搞政治。但是時代把我們捲進去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