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港邊境鄉村禁區 大半個世紀後開始解禁

  • 黎堡

禁區開放首日吸引眾多單車手

禁區開放首日吸引眾多單車手

香港與中國大陸邊界禁區首次部分解禁,許多港人對平生第一次能進入禁區顯得相當激動。不過﹐沙頭角附近一些解禁區內的村民說,部分解禁措施反而造成了諸多不便。

過去半個多世紀來﹐石涌凹邊防檢查站一直是香港民眾來往邊境小鎮沙頭角的必經關卡。

星期三零時零分﹐香港邊防官員撤離了這裡﹐並把新的關卡向邊界方向北移了一公里。

*解禁首日遊客紛至*

在禁區解禁的第一天上午﹐來往車輛在經過已沒有人員駐守的石涌凹關卡時不再需要停車接受檢察。幾名單車手在路邊駐留片刻﹐為即將進入往日的禁區而興奮不已。鄭先生說﹐身為香港人和單車手﹐自己過去一直想到禁區去看看那裡的風土人情和田園風光﹐今天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

鄭先生說﹕“很開心呀。因為從沒有進去過﹐不知道裡面是甚麼環境。”

沙頭角禁區星期三部份解禁是香港政府正在實施的縮減邊境禁區範圍措施的第一步。

*設禁區60餘年 港府實施第一階段解禁*

1951年﹐香港政府在與中國大陸交界的地帶開始設立禁區﹐作為對付非法入境和走私的緩衝區。這條緩衝帶從香港新界東頭的沙頭角一直延伸到新界西端的米浦自然保護區﹐一共有2,800公頃﹐其中700多公頃在剛剛實施的第一階段中獲得解禁。

曾經住在禁區內後來嫁到禁區外的王女士說﹐第一階段的解禁已經給她回娘家探親後搭車回城提供了方便。

王女士說﹕“是方便一點﹐方便我出去。”

在星期三獲得解禁的地區包括沙頭角村週邊的八個村﹐涉及常駐人口三千。但是沙頭角村本身並沒有獲得解禁﹐而村民們經常使用的郵局﹑學校﹑商場和其它公用設施都設在沙頭角村。著名的中英街仍然在禁區範圍內。

沙頭角村依然屬禁區 政府稱無時間表

沙頭角村依然屬禁區 政府稱無時間表



*中英街沙頭角村仍屬禁區 村民稱不方便*

就住在沙頭角村禁區外的擔水坑村村民邱先生說﹐原來村民們都在大的禁區內﹐來往沙頭角村倒也方便﹐現在進出反而需要出示禁區通行證。

邱先生稱部分解禁造成村民更多不便

邱先生稱部分解禁造成村民更多不便



邱先生說﹕“ (村)裡面的人不是更麻煩了嗎﹖這裡的人要進村去街市買菜還有出示禁區通行證﹐這不是更麻煩了嗎﹖”

已經退休的邱先生在村公所裡悠閑地喝茶﹑看報紙。另外幾位村民在屋子裡打麻將。他說﹐擔水坑村處在禁區裡長達半個多世紀﹐經濟不象其它開放地區那麼發達﹐年輕人都去了都市﹐留在村裡的大都是老人﹐但他們的日子倒也過得清閑自在。

*老村民望來日沒有禁區 港府稱禁區仍有必要*

沙頭角村村民徐老太太今年快70歲了﹐但每天還在靠收拾垃圾謀生。她說﹐自己最擔心的是不小心把禁區通行證搞丟,希望有一天不再需要每天攜帶通行證。

徐老太太希望有一天禁區全部解禁

徐老太太希望有一天禁區全部解禁



徐老太太說﹕“一路走過來﹐一路都要查。去那邊要查﹐走過來又要查。拿來拿去﹐我擔心會把身份證搞丟。拿出拿進﹐我擔心身份證會拿丟﹐或遺忘在甚麼地方。”

沙頭角商會對特區政府實施的縮減禁區計劃表示歡迎﹐但要求政府定出開放沙頭角村的時間表。商會會長曾玉安說﹐沙頭角村開放後有利於當地的旅遊業和經濟發展。

特區政府表示﹐基於安全原因﹐政府目前還沒有開放沙頭角村的時間表。保安局官員說﹐沙頭角村與中國大陸之間沒有天然的屏障﹐而且走私和非法入境活動時有發生﹐因此有必要在沙頭角村外設置邊防關卡。

*解禁帶來新的機遇*

不過﹐對於單車手鄭先生來說﹐第一階段的解禁措施已經叫他開心不已。

鄭先生說﹕“本身我是喜愛踩單車的。起碼﹐現在多了一個踩單車的地方。對推動裡面的經濟也會有些幫助﹐因為多了遊客﹐當地居民有些生意可以做了。但另一方面﹐當地居民可能會感到多了外人來滋擾。所以需要平衡一下。”

在星期三新解禁的村莊﹐一些村民已經躍躍欲試﹐準備發展旅遊業﹐生態區和環保農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