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探究大躍進期間 中國大饑荒原因

  • 莉雅

中國大躍進期間的照片顯示人坐在密植的稻子上。當時各地競相偽造糧食高產,種下大饑荒惡果。

中國大躍進期間的照片顯示人坐在密植的稻子上。當時各地競相偽造糧食高產,種下大饑荒惡果。

在1958年到1962年中國的大躍進運動期間,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死於非命,包括被餓死、自殺和被打死。研究這段歷史的學者一致認為,大饑荒是一場人為的災難,不過他們對於這場大災難中死於非命的人數以及毛澤東的責任有着不同的看法。

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他們只知道59年到61年的“三年自然災害”,並不知道“大饑荒”的說法。

*大饑荒是人為的災難,而不是自然災害*

在中國大饑荒結束50週年之際,美國勞改研究基金會與傳統基金會星期三共同主辦了有關中國大饑荒的國際研討會。大饑荒的倖存者、勞改研究基金會的創始人和執行主任吳弘達在會上表示,這場大饑荒是一場人為的災難。

他說:“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樣,饑荒往往是人類歷史和社會上的一個自然現象。但是中國的大饑荒實際上並不是大自然造成的,而是由於政治體系造成的,而且這是全世界最大的一次饑荒,可能導致了3千5百萬到4千5百萬人死亡。”

*馮客:至少有4千5百萬人死於非命*

荷蘭出生的香港大學人文學講座教授馮客(Frank Dikotter)在研討會上說,大饑荒不僅是中國最大的災難,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災難。他甚至估計,大饑荒期間非正常死亡的人數至少是4千5百萬。

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客

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客



他說:“基於各種報告,包括調查組、安全部和統計人員以及那些在文革開始前的1964年、65年試圖了解當時發生的情況的人提供的報告,我的估算是,至少有4千5百萬人的死亡是不必要的。在這些死亡的至少4千5百萬人中,高達10%的人是被打死的。‘饑荒’的說法是用詞不當,而應該是種族屠殺。”

中國當代史專家、現任教於美國密蘇里州諾曼岱爾社區大學的丁抒教授專門研究過1960年前後四川省的非正常死亡人數。他在研討會上說,作為中國第一大省和大躍進運動的發源地,在1958年到1962年期間,四川省非正常死亡的人共計在一千萬以上。

除了究竟有多少人死於非命以外,研究這段歷史的人還必需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執政當局為甚麼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中國著名政史類雜誌《炎黃春秋》原副主編楊繼繩是中國少數對有關的原始資料進行研究的學者並發表了全面記錄這段歷史的著作《墓碑》。

基於中共官方的統計數字和文獻記錄,楊繼繩認為,中共當局在大躍進期間犯了三個不可原諒的錯誤,即在糧庫裡有大量庫存的情況下讓大量農民餓死;在農民大批餓死時卻大量出口糧食;還有就是在餓死人最多的1960年繼續大搞大躍進。

楊繼繩(資料照片)

楊繼繩(資料照片)



*楊繼繩:是制度性問題,而不僅是毛個人的問題*

楊繼繩在研討會上表示,這種情況是由中共僵化的政治制度造成的,而不是毛澤東故意讓幾千萬人餓死。

他說:“ 這些錯誤並不是說毛澤東、劉少奇這些人愚蠢,他們沒有智慧,而是因為這個制度沒有糾錯機制。前中宣部部長朱厚澤跟我講了這麼一句話,他說,你在北京天壇大喊一聲,你聽到的迴音都是你自己的聲音。所以毛澤東他們聽到的聲音都是迴音,都是自己的聲音。他想聽甚麼,下面就說甚麼。”

楊繼繩認為,毛澤東由於得不到全面和確切的信息,因此認為餓死人的情況是個別的,困難是暫時的,所以在59年的廬山會議上繼續反右傾,把左的政策推向更左。他認為,如果把別人放在毛澤東的位置,也會犯同樣的錯誤,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毛澤東是膚淺的看法。

*貝克:對於毛來說,共產主義高於人命*

不過,南華早報原駐京辦事處主任貝克(Jasper Becker)在研討會上表示,人們對引起大饑荒的原因存在很多錯誤的看法,其中包括它是由自然災害造成的、由糧食短缺造成的、毛澤東不知道實際發生的情況等等。這位在中國生活了18年的資深記者曾經花了大量的時間研究這段歷史並採訪了數百個人,並在1996年撰寫了《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一書。

這位知名記者在會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毛澤東是一個正統的馬克思主義者。他非常清楚共產主義政策會導致大量的人死亡和饑荒,就像在斯大林時代發生在蘇聯的情況一樣。他認為,即使在中國發生了大量人餓死的悲劇時,毛澤東仍然拒絕承認他所堅信的共產主義信念是錯誤的。

他說:“他非常忠實於他在青年時代就開始追隨的這些共產主義理念。在他看來,只有他一直保持這種信念,而那些意識到這些政策造成的代價並開始對信念產生懷疑的其他人則是他的敵人。我不認為這是一個體制的問題,這是毛在20年代就想做的事情並將它付諸實踐。”

*馮客:沒有‘樂意的執行者’,毛不可能成功*

香港大學人文學講座教授馮客認為,毛澤東當然對大饑荒造成的悲劇負責。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毛是發起大躍進的人,他也是讓它結束的人。你不能談論一個體制而不談論建立這個體制的人。這是毛的體制,他對發生的事情負有全部責任。這是不容置疑的,就像斯大林對蘇聯的古拉格以及希特勒對大屠殺負責一樣。真正重要的一點並不是毛是否應該對此負責,而是不管是斯大林、希特勒還是毛澤東,他們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沒有‘樂意執行者’的支持,沒有這些願意執行這些政策、願意混淆是非好壞的人的支持。”

這位人文歷史學家出版了9本有關中國現代歷史的著作,其中包括他花了4年時間、查看了中國20多個省、市、縣的官方檔案而完成的《毛的大饑荒》一書。該書去年獲得英國非虛構出版物的“塞繆爾.約翰遜”大獎。

針對毛澤東為甚麼會讓幾千萬人白白餓死的疑問,馮客指出,毛在1959年3月25號在上海錦江飯店舉行的秘密會議上說過,“讓一半的人餓死,這樣剩下的一半人就夠吃了”。

*大饑荒與暴力*

他在研討會上特別談到了大饑荒期間發生的暴力。他認為,大饑荒期間存在很多人被打死甚至被活埋的暴力事件,原因很清楚,這就是胡蘿蔔加大棒的原則,而在沒有胡蘿蔔的情況下,當局只能更加依賴大棒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他指出,在這種你死我活的環境下,一個人為了生存,就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別人的利益之上,他的道德觀也因此發生改變。他說,1958年到1962年這段時間不僅是處於中國現代歷史中心位置上的一個黑洞,而且是一個巨大的道德灰色區。

XS
SM
MD
LG